写本学成为国学新热点,新零售时代

图片 2

德莫特·莫兰是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主席、爱尔兰皇家科学院院士、国际着名现象学家。卢卡·斯卡兰提诺是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秘书长、意大利优尔姆大学哲学教授。在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召开期间,记者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刘悦笛,与莫兰、斯卡兰提诺围绕“学以成人”的大会主题和中西哲学交流等话题展开对话。

图片 1

图片 2

刘悦笛:让我们从这次世界哲学大会的主题“学以成人”谈起。从历届世界哲学大会的主题演变来看,本届大会的主题似乎颇具东方性,以至于有些西方学者担心哲学由此被狭窄地理解为教育哲学。其实不然。《论语》开篇就讲:“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但这里的“学”,绝不是狭义的学习,而是广义的“成人之教”。应当说,基于这种理解讨论大会主题是具有全球价值的。那么,您如何理解“学以成人”呢?

“言几又”北京中关村今日阅读环球店内景。资料图片

唐代写本《文选序》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莫兰:“学以成人”这个口号既有普通的和日常的意义,也有在儒家传统中更高的意义。“学以成人”至少要涉及对尊敬、服从、良好举止以及良善道德行为的教育。对哲学家而言,那意味着尊重我们思和行所依赖的传统根源。在儒家意义上,“学以成人”也包含着反思成人本质的召唤。它可以被视为一条律令,要求我们学习培育和提升我们的人性。“学以成人”也可以理解为为了自我这个目标来学习。

“自从互联网入局书业后,这个行业就再也没平静过。处于作者与读者中间环节的出版商、批发商和实体书店,应该始终清醒意识到,自己有被整合和取代的危机。”在8月16日举行的2018中国实体书店创新发展年会上,上海三联书店副总经理陈逸凌的一席话,直击当下书业痛点,获得在座众多实体书店同行的广泛认同。

国内第一个以“写本学”命名的研究中心——西华师范大学写本学研究中心近日在四川省南充市成立。在随后召开的学术研讨会上,郝春文、胡戟、荣新江、张涌泉、黄正建、刘安志等数十位写本学学者,就写本学的相关问题进行了学术探讨。

斯卡兰提诺:“学以成人”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共同生活。“学以成人”试图表明,哲学不是要将普遍的学说、伦理学或方法论覆盖多元文化,而是考虑人性,强调作为人的品质,作为人所应当具备的融合和共同生活在多元文化中的能力。“学以成人”将启示我们如何生活在一个复杂多样的世界中。

实体书店回暖?或是政策与资本使然

北京大学荣新江教授从如何界定写本学的角度出发,探讨了重新界定写本学的重要性。他提出,研究写本时代的“书”,其外观及演变格式都是十分重要的,应该建立新的写本学,更新对于写本的界定、鉴定方法等。他认为,写本的两面性是值得关注的,敦煌写本正背面所记载的内容彼此之间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西华师大写本学研究中心主任伏俊琏教授认为,写本最早偏重物质形态,后来开始转变重视其格式与内容;它是一个生命体,不仅具有文学性还反映了记录者的情感。首都师范大学游自勇教授也举例说明了写本材料的直观性、写卷的整体性以及他者视野对于写本研究发展的促进作用。

刘悦笛:当前,世界哲学正处于多元文化的变局当中,特别是在经济全球化语境中,我们应如何看待文化多样性在哲学当中的角色呢?这是由哲学变动所带来的文化分殊,还是因文化多样性所带来的哲学之变?日新月异的科学技术发展,如生物工程和人工智能,也给哲学带来了新的挑战。您怎么看?

总占地1600多平方米,四栋保存完好的徽派“明代高房”,外设“松石境”与“水云乡”两个景观庭院,内设阅读、展览、讲座、品茗等多个空间——2018年6月28日试运营的上海松江朵云书院,因满足公众对古代书院的想象,获得上海市民的高度关注。而朵云书院,仅是上海2018年20多家新开业实体书店中的一家。

写本是与刻本相对应的文献载体。大致在北宋以前,中国文化的主要传播形式是写本。晋代之前,主要用简牍进行抄写,晋代之后,主要用纸进行抄写,可以分别叫作简牍写本和纸写本。宋代以后,刻本成为书籍的主要形式,但写本仍在很大范围内作为辅助形式存在,甚至像《永乐大典》和《四库全书》这样大型的丛书也用写本的形式保存,而民间文书更是大量以写本形式流传保存。与刻本相比,写本具有更为独特的物质形态及流传方式。写本出于一个个单独的个体,千人千面,本无定式,所以写本具有动态的、随意的、个性化的特征,与刻本文献的程式化、批量化和规范化这些“千人千面”的特点形成鲜明对比。

莫兰:我们现在都生活在全球多元文化之中,而哲学面对挑战被要求做出相应的回应。在这届重要的哲学大会上,没有谁会被排斥,没有哪个传统或思想方式会被丢弃。当然,也没有任何一个会议可以涵盖全部。

在北京,24小时不打烊的三联韬奋书店进驻三里屯。在四川,当地将实体书店纳入公益性文化设施加以建设。在深圳,市区财政均加大投入,街道艺术吧不断涌现。当下,实体书店回暖似乎成为一股潮流。

20世纪以来,大量宋以前的写本重现于世。战国到汉晋的简帛文献、敦煌写本和吐鲁番文书的发现,写本时代文献的物质形态、书写习惯、文本构成、编纂方式、庋藏手段以及传播途径等特点都得到了全面广泛的呈现,研究写本的专门之学——写本学便应运而生,引领学术潮流。

不可否认,处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之下,我们很多时候都在使用同样的技术工具,这在某种程度上是必要的。例如,英语是航空业的通用语言,因为你不能做出混乱的飞机飞行指令,这对于科技而言是重要的。但另一方面,世界各地的人们都生活在不同的文化环境当中,哲学必须在文化的多样性与科学技术框架的统一性之间进行调解。这对今天的哲学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不同文化之间进行适当对话的唯一途径就是真正的理性哲学讨论。因为每一种文化传统都有自己的语言、自己的意象、自己的世俗假设,但哲学以论据为基础进行对话的方式能够使我们超越文化间的分歧。

仔细分析这股潮流,不难发现背后有公共文化政策的助推。2016年6月,中宣部、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等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支持实体书店发展的指导意见》,随后《国家“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纲要》颁布。在政策引导下各大城市书店数量显着增长,会上,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印刷发行司司长刘晓凯谈道。

西华师范大学有写本研究的传统,老一辈学者在研究唐宋碑刻、西域古抄本、历代书法写本、民国学者手稿等方面都有一大批成果。近年来,伏俊琏教授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5—11世纪中国文学写本整理、编年与综合研究”,吴佩林教授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清代南部档案研究”,这两个重大项目的研究内容,都以写本为主要形式。其学术团队近年来取得了一批成果,受到学术界的好评。

斯卡兰提诺:文化多样性是一个事实。哲学必须能够解释它,必须将文化多样性纳入其概念范畴。作为哲学家,我们必须处理世界不同地区中的共同问题,我们必须能够向属于不同地区的人言说和写作。这就是我们需要把文化多样性概念融入其中的原因,这将使我们的工作与当代世界的维度相匹配。必须认识到,在复杂的世界里,我们不能只使用一种传统。在过去,西方哲学一直是哲学的核心兴趣,但它已不足以充分解释当代世界。我们需要借鉴不同传统来理解这个非常复杂的世界。

刘晓凯分析,潮流背后还有商业资本的身影——据央视财经频道调查,各地购物中心给予书店的租金价格普遍为商业业态的50%,有的甚至为10%到20%,在新零售业态全面占据传统商业领域的形势下,书店和购物中心,其实都面临着新科技、新功能、新业态的巨大挑战,购物中心的商业、金融资本让利于实体书店,是看好实体书店的引流效应,目的是共同抗击新零售业态带来的冲击。

刘悦笛:本届大会中国哲学研究者参与度极高,他们既注重传统又吸纳外来,同时又在返本开新。这些有益进展使得西方哲学界开始更多关注中国,一些在西方哲学中根深蒂固的理念,例如理性中心主义传统,已开始受到中国哲学“情理合一”的积极挑战。您认为,中国哲学在未来世界哲学格局中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上海三联书店近年来在北京、上海、宁波、余姚等地新开书店的经历,或可证实这一轮实体书店回暖是政府推动加商业资本让利的结果。“我们不少店获得了政府扶持基金,商业地产给的资源也是诱人的。资本在这个过程中的力量若隐若现,因此业内人士常常以资本的思维来谈论书店的流量和估值。”陈逸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