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郑成功逝世后为何要将亲生儿子赐死,一口唾沫救了他一命

图片 3

郑成功进入台湾时,清朝随即施行一道对郑家极具杀伤力的“迁界令”。这个坚壁清野的策略实施得非常彻底,目的是让郑成功粮饷物资来源枯竭,最后迫使其山路五商、海路五商无法经营。少了海外贸易收入支应军费,经济越来越困顿,郑氏只好在台湾努力开拓耕地、发展农业,但农业收入远不如海上贸易,郑家终究无法再与清政府相抗衡了。

作家笔下的“太平轮”

今年年底,吴宇森新片《太平轮1949》将开机,影片讲述的是发生在1949年,造成900多人遇难、震惊中外的太平轮海难的故事。

提出高见策略的是原郑成功阵营将领黄梧,他在清政府对郑成功部属提出优厚的招降条件时,献出郑方重要基地海澄投降。因黄梧熟知郑军内情,向清政府指出:“郑成功之所以能够守金、厦弹丸之地与清政府对峙,是因有沿海人民接济粮饷、油、铁、船。”此一建议果然重重打击了郑家命脉。

1949,战火迷乱,两岸相隔,记忆离散在许多来台湾的作家笔下。1949年离别故乡,到了台湾落地生根60年,悲伤哀怨,往往成为他们上一世纪的符码;最后一班船,成了少年青春的乡愁。有人一辈子再没有回到故土,有人再回少年山河梦土,却再也唤不回花样年华。

居住在福州的91岁高龄的叶伦明老人,是这场海难的36名幸存者之一,也是目前依然在世的2名幸存者中的一个。

黄梧投降清朝后,招降郑方官员200多人、士兵几万人,使郑成功北上的计划受阻,大大助长了清朝的实力。康熙皇帝特别封他为海澄公,位居一等公,是明郑降将中职位最高的,子孙可享有世袭12代的赏赐。

台湾大学外文系教授、翻译家、文学家齐邦媛在《巨流河》一书中,就提到了“太平轮”事件。大约自1948年底起,齐邦媛和朋友就开始忙于“接船生涯”,她记得最后一次去基隆接船是1949年农历除夕前,去接《时与潮》杂志社的总编辑邓莲溪叔叔和她父亲最好的革命同志徐箴一家六口。

昨日,在其侄女叶秀华的陪同解说下,叶老打开了那段尘封的记忆。

1662年赶走荷兰人后,年仅39岁的郑成功病逝台湾,遗命竟是赐死儿子郑经,他的骤逝引发郑氏内部权力出现真空。

[文字摘录]
“我们一大早坐火车去等到九点,却不见‘太平轮’进港,去航运社问,他们吞吞吐吐地说,昨晚两船相撞,电讯全断,恐怕已经沉没。太平轮船难,前因后果,至今近六十年,仍一再被提出检讨,我们当时站在基隆码头,惊骇悲痛之情记忆犹如昨日。”

回忆起62年前的那场生死经历,叶老眼眶泛泪,唏嘘不已:太平轮根本不太平,同船的朋友全部葬身海底,而我因一口唾沫侥幸逃生。

图片 1

图片 2

看见木桶就紧紧抱住了

郑成功的部将黄昭在台南拥立其同父异母的弟弟郑袭,继位为延平王;在厦门的郑经则拉拢掌握海军的都督周全斌,以正统自居;位于金门的元老重臣郑泰则持观望态度,倾向与清方谈判,甚至提出金门、厦门、台湾三岛,比照朝鲜成为朝贡国的办法。

张典婉 《太平轮 一九四九》

1949年1月27日子夜时分,定期往返上海与基隆间的太平轮,与运煤船建元轮相撞,沉没于浙东舟山海域,900多人遇难,仅36人生还。这就是震惊中外的太平轮沉没事件,太平轮亦因此被称为“东方泰坦尼克”。

这时清朝康熙皇帝刚继位,年仅8岁,大权掌握在鳌拜手中,一切还不稳定的状况下,清政府不想开启战端,不断招抚厦门的郑经;只要他愿意剃发,到北京请降,不但赦免违抗的罪责,还给予优厚的爵位、从优叙职。

幸存者说——

62年前的除夕前夜,太平轮最后一趟航班。

郑经不想被招降,又担心自身实力不敌清政府武力,于是假造人员、器械总册,以准备投降的姿态迷惑清方,并和清政府进行谈判;同时出兵台湾打败叔叔郑袭,之后留下部将黄安掌理台湾,自己回厦门。

作家张典婉的母亲司马秀媛就是在一九四八年搭乘太平轮到台湾的,她表示,即使不是受难家属,在台湾也有许多人对太平轮念念不忘:有人一家大半皆死于船难,带着心痛的记忆过了一生;也有人因为到了台湾,在这片岛屿活出了精彩人生。二〇〇五年,张典婉参与《寻找太平轮》纪录片的拍摄、制作,之后开始写作这本书。2009年《太平轮一九四九》在台湾出版,本书通过采访太平轮生还者、受难家属和有关人员,并调查了大量的文献资料,而编辑成书。

图片 3

回到厦门的郑经却面临被孤立和亲信背叛的危机:一方面迁界令使厦门失去物资和情报的来源;另一方面,堂叔郑泰因立场不同,被郑经幽禁后自杀,郑泰的弟弟郑鸣骏和儿子郑缵绪因而带着8000士兵及100艘船,向清将领耿继茂投降;第二年,原本支持郑经的海军都督周全斌、提督黄廷也投降满清。

·漫长的海上漂流,冷湿、无尽地等待,大家只听到彼此的呼吸声,也不敢交谈,生还者李述文自述:

28岁的叶伦明带着20磅左右的羊毛,登上了太平轮,他提前了5天,买到的是三等舱的通铺票。他的妻子正在台湾等着他回家吃团圆饭。

郑泰事件发生后,郑经被施琅和荷兰的联合部队打败,撤出金门和厦门,退守到漳州沿岸的小岛铜山,他的部属大多投降了清政府。1664年3月,郑经终于放弃福建沿海岛屿,撤退到台湾,建国“东宁”,自称“东宁国王”,为保有政权的合法地位并维系郑成功旧部属的向心力,仍继续尊奉南明桂王的永历年号,但不再有西征清朝的想法。

从此茫茫大海,一片汪洋,除听得断续之呼救声及怒涛声外,别无所获。福无双全,祸不单行,落水恐惧,已足使人精神受到极大威胁,而天气冷冻之严酷,直可使活人冻僵,身穿衣裤,全部湿透,加以酷冻,身如贴冰,浑身发抖,牙齿互撞不已。

原定上午启航的船,那天一直到下午4时半才启航。尽管如此,大家还是很兴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2005年1月,在上海档案馆,调出1949年2月22日葛克以证人身份叙述的证词:

启航当晚,叶伦明和几名亲戚朋友在船舱下面吃饭,当他拿着饭盒准备去帮大家盛饭的时候,突然有人从甲板上吐了口唾沫下来。叶伦明抬头一看,一个穿白衣的人一闪而过,他生气地冲上甲板。

我携妻与子女购妥船票于26日上船,原定27日下午2时启碇,不知何故竟迟至4时20分才启碇离沪,行约八小时后于曚睡中船身砰然震动,初以为搁浅,继乃得悉与另一轮船碰撞。建元轮被撞后立即下沉,太平轮尚以为本身无恙,茶房对船员及茶役等,亦告知旅客安心,继续行驶,那时下舱已有浸水进入,余乃挽内子及三小儿随众客挤登甲板,本欲攀登救生艇,奈人已挤满,无法插入,是时余抱长子及次女,余妻抱幼子于怀中并挽余之右臂,立于烟筒左侧,紧紧拥抱,精神早已慌张失措,一切只有付诸天命……

“刚上甲板就听到一声巨响,接着便是一阵剧烈的晃动,撞船了!”叶老说,如果不是那口唾沫,他还在下面的船舱,就可能和朋友们一起葬身海底。

·据说船长立刻将太平轮往岸边驶去,希望能靠岸边,意图搁浅,可是船还未及靠岸,就已经迅速下沉;许多尚在睡梦中的旅客,根本来不及反应,就命丧海底。据生还者徐志浩的描述:

船难发生后,被撞的建元轮很快就沉没了,落水的船员纷纷游向太平轮。叶伦明跑到船边救人,可没过一会儿,他发现太平轮也在下沉。他立刻跑到驾驶室,叫船长开船。

太平轮与建元轮,都是晚上夜行,熄灯急驶,太平轮大副当天已喝醉,交由三副掌舵,三副忘记调舵,等发现建元轮迎面而来,提醒挂灯鸣笛已经来不及,两船相撞时,又没有及时放下救生艇,放下后,也没人割断绳索逃生。

15分钟后,太平轮也沉没了,海面上惨叫声、救命声、哭声响成一片。

·生还者葛克也在法庭中记述:

叶老说,他摸黑看见一个木桶就紧紧抱住了。接着,他努力寻找生还者,有人伸出手来,他就尽量把他们拉上木桶。“我记得我还把一个小婴儿放在小木桶上,后来也不知道飘到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