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基友出头致当朝丞相惨死,被疑篡权者

图片 3

封侯拜相,这在古代是书生们的终极梦想了。而这事的缘起,还得从汉朝说起。

要说中国历史上最着名的饭局,当属咸阳城外的鸿门宴。楚汉相争,项羽在鸿门设下饭局,宴请刘邦。他有大把的机会杀掉对手,结果呢,先是项庄舞剑,后是樊哙闯帐,接着是张良献玉,最终活生生放走了对手。如果那次饭局上项羽的心再狠一点,就没有汉朝了,历史将完全变成另外一副面孔。

天启皇帝心灵手巧,善于机械设计,精于建筑家具的制造,喜欢做木匠活,具有这方面的天才是事实,这极有可能跟魏忠贤对他从小的教育有关系。因为老魏并非从小进宫,而是在成年以后才当的太监,对世俗间的的事很了解,社会经验极为丰富,所他不但经常给朱由校讲外面的事,还自己掏腰包买一些市面上奇奇怪怪的玩具,让小朱由校大开眼界,从而对木匠活和机械制造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也说明朱由校是个很聪明的人。据说他亲自设计打造家具,完成之后让太监拿到宫外的市场上去卖,当听说卖了个好价钱以后,非常开心,感觉自己的技术和聪明才智得到了市场的承认。他还亲自设计一些高、精、尖木制自动机构,相当有技术含量。在紫禁城的大殿重修加工的过程中,天启皇帝亲临现场进行指导,提出的意见相当专业,在这些领域里他很有天份,也是个人爱好,但说天启皇帝为了做木匠就不理朝政,这是对事实的歪曲。

刘邦当皇帝之后,大封功臣,封王的不在少数,封侯那就更多了。虽说刘邦这厮刻薄寡恩,但也不是一点人情没有的。天下需要治理,这大臣尤其是丞相,那得从功臣里面提拔。大家脑袋别再裤腰带上跟着我打天下,想要的那不就是荣华富贵嘛!

一顿饭成就一个朝代的事情,还发生在晋朝。那时西晋覆亡,士族大家渡江到了江南,群龙无首,坐以待毙。还是曾经当过朝廷重臣的王导有主意,在建邺郊外新亭的士大夫饭局上,他对哭哭啼啼的大臣们说:“哭什么啊,我们应该帮助皇室恢复神州嘛。”在他的倡导下,大家拥立了晋元帝,才有了东晋。

《酌中志》里也说天启“一边经管鄙事,一边倾耳注听”,并没有因为专注兴趣就荒废了紧要的国事政务,是很认真地在听。其实天启皇帝对管理朝政很用心,而且他很喜欢学习,是个很聪明的人,他当上皇帝以后重用魏忠贤,除了是对他充分信任以外,也是形势行逼,是不得已而为之,现在看来也应该说这是一个非常英明的决定,也让老魏的才能得到了充分的展示。

汉朝的第一任丞相是萧何、第二任是曹参,曹参之后就是周勃、陈平俩人轮着来了,哥俩比较和谐,你方唱罢我登场,就像普京和那个什么夫似的。

王导经常有饭局。还记得西晋石崇夸富,让美人劝酒,谁不喝就杀那个劝酒的姑娘的事吗?那天死活不喝导致3个姑娘被杀的强人,叫王敦,是王导的堂哥,而当时王导就坐在王敦旁边。目睹3个女孩被杀,王导很不落忍,劝王敦喝酒。王敦说:“他杀他家的人,和我有什么关系!”

天启皇帝刚登基的时候,面临内困外交的局面,辽东与满清的战事吃紧,而国库又相当的空虚,朝廷内党争激烈,“东林党”一帮文人不是今天弹劾这个就是明天弹劾那个,乱作一团,光会耍嘴皮子,为了自己的集团争利益你争我夺的,没干多少正经事。难怪在第三十六回里,宝玉忽然发了神经,对文官武将大发一通议论,让人莫名其妙,他是这样批文官的:

这些人,原本就和刘邦一起创业过来的,该有的地位都有,该有的待遇也都有。但汉武帝这傻眼了,老家伙们都死没了,新来的丞相没有爵位,这也不能到我这待遇就下去了,可老流氓死的时候说了,无功不能封侯。汉武帝也很为难,最后只能以工作需要为由,给公孙弘封了侯,但属于他独创的乡侯。在这之前,侯爵里面是没有这个等级的。封侯拜相从公孙弘开始,但实质上,第一个享受这种待遇的并不是公孙弘,而是申屠嘉。

这哥俩的性格从饭局上就能看出来。后来王导平安做官很长时间,王敦却谋反起兵,死后被戮尸示众。

“那文官更不可比武官了,他念两句书污在心里,若朝廷少有疵瑕,他就胡谈乱劝,只顾他邀忠烈之名,浊气一涌,即时拚死,这难道也是不得已!还要知道,那朝廷是受命于天,他不圣不仁,那天地断不把这万几重任与他了。可知那些死的都是沽名,并不知大义。”

申屠嘉是个武士,据说力大无穷,能挽硬弓强弩,也是和刘邦一起打天下的老军头。只不过功劳不大,地位也不高。灭项羽的时候,申屠嘉才是个班长或者排长之类的,等到建国之后,灭淮南王英布的时候,申屠嘉也刚刚是个连级或者营级干部而已。等刘邦死了,汉惠帝刘盈当皇帝的时候,申屠嘉得到了提拔,当以淮阳郡守。按说地位不低了,但和其他元老们一比,那就是一个小瘪三。这也没什么奇怪的,申屠嘉原本在创业的时候就没多大的功劳,在那个大神云集的时候,根本那都显不出他来。好在这老家伙能活、能靠,我就硬挺着,早晚靠死你们,我就不信好事轮不着我。

唐太宗李世民肯定知道鸿门宴,所以他为保长治久安,宁可错杀大将,也不放过嫌疑。他听了谣传,说以后有个姓武的人要夺他天下,便暗暗留了心。有一天吃饭,喝着小酒,酒令是说出自己的小名,结果大将李君羡说自己小名叫“五娘子”,引起了皇帝的猜疑。后来,李世民终于找了个图谋不轨的罪名,把李君羡杀了。李世民当然没想到,真正改变历史的人,正在他的宫中藏着,他都没怎么正眼瞧过她——武才人,后来的武则天。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现在我们才回过味儿来,感觉这很象是在骂那些误国的“东林党”人!虽然天启皇帝在继位的时候“东林党”人帮了很大的忙,但朱由校慢慢明白“东林党”人不但只会没完没了地党争,是吵架高手,而且他们的政治主张是有问题的,所以认为坚决不能重用这帮人。那当时天启皇帝与“东林党”之间最大的矛盾在哪儿呢?主要集中在国家的税收上,一个国家如果财政不足,那什么事也干不了。在明朝早期,可以组织七次大规模的郑和下西洋这样的活动,那时有很多闲钱可以花,真可谓国力雄厚。可到了天启年间,连在辽东与满清作战的军费都捉襟见肘,为什么呢?原来那个时期地球处于小冰河时期,北方农业严重歉收,而“东林党”人却一直坚持以农业为本,要求重点收农业税,这加大了农民的负担,尤其是常年受灾地区的北方农民苦不堪言,这样就很容激起民变,极有可能给国家和社会造成动荡,所以形势相当危险,对国家的政权产生极大的威胁。在崇祯朝天下大乱、破产的农民成为流寇四处洗劫,最后导致大明亡国的惨痛结果,也就是说如果不采取强制措施,崇祯亡国的情景就会提前上演,所以为了避免这样情况恶化,天启皇帝认为坚决不能采用“东林党”的政治主张,可“东林党”人在朝中的势力非常大,天天唱反调,这是个头疼的问题。

这话还真说着了,经过了诸吕之乱之后,汉文帝刘恒当上了皇帝。刘恒这个人宅心仁厚,不像他那个死爹似的。登基之后,不能光大赦天下啊,这工资待遇啥的得提提啊。汉文帝比较念着当初和他爹一起打天下的这些人,就说,凡是跟我爹一起创业过来的,现在官职是两千石以上的,一律封侯。

到了宋朝,饭局依旧起着改变历史的作用,不过文明了些,吃饭不带杀人了。宋太祖请石守信、高怀德一干大将吃饭,边吃边和他们探讨如何避免失眠,最后把失眠的原因归结到担心“黄袍加身”重演上。大家都是明白人,赶紧交权。“杯酒释兵权”以后,宋朝的基业稳固下来,唐末几百年来的内乱才算停止。

我们都知道明朝中期就开始了资本主义萌芽,从明代着名小说《金瓶梅》中西门庆的身上就可以看出这一点来,江南的商人和资本家越来越富,然而他们却几乎不用上任何税,“东林党”人为了各自的利益坚决反对对江南商业、盐业、采矿业征税,这就是皇帝与他们之间的矛盾。如何对付这帮一个个满腹经纶、灵牙俐齿而又心怀鬼胎的“东林党”人呢?说实在的,实在不太容易对付,“东林党”是一个文人集团,皇帝一伙毕竟人少,讲道理说不过他们,而且这帮人是“朋党”,接帮结伙,势力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