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享尽人间艳福

美女,能让男子生理冲动;才女,能让才子心绪萌动;美女加才女,能让包括唐德宗在内的所有男人为之倾倒。老实讲,当皇帝确实过瘾,他们有权力,有地位,一言九鼎,看中了哪个女人,一句话的事;别说一个女人,就连同胞“姊妹花”,他们也可以轻而易举地搞到。在中国历史上,嗜好“姊妹花”的皇帝不在少数,刘骜、慕容熙、李煜、皇太极榜上有名;而一次能将才貌双全的五姐妹纳入后宫的皇帝,恐怕也只有唐德宗李适了。

我国饮茶历史悠久,不唯文人雅士,历代许多帝王也颇嗜茶,乃至流传下不少典故。接下来,我们就来共同盘点一下中国历史上那些爱茶成名的皇帝……

煌煌五千年历史,真可谓无奇不有。在唐代,竟然有一位皇帝循循善诱地告诫他的宰相:受点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啊。没想到这位正直的宰相不仅不领情,反而义正词严地给他的顶头上司讲了一番反腐倡廉的大道理,换言之,给其上了一节廉政教育课。结果,皇帝讨了个老大的没趣。

《旧唐书》和《新唐书》都记载了唐德宗将五姐妹纳入后宫的这一史实。《旧唐书·后妃传》称,“庭芬有词藻。生五女,皆聪惠,……皆能属文。长曰若莘,次曰若昭、若伦、若宪、若荀。……贞元四年,昭义节度使李抱真表荐以闻。德宗俱召入宫,……不以宫妾遇之,呼为学士先生。”《新唐书·后妃传》也称,“廷芬,能辞章,生五女,皆警慧,善属文。长若莘,次若昭、若伦、若宪、若荀。……贞元中,昭义节度使李抱真表其才,德宗召入……悉留宫中。……又高其风操,不以妾侍命之,呼学士。”两份史籍,除“贞元四年”和“贞元中”稍有差别外,其余可谓如出一辙。文中提到的“廷芬”,即唐朝文学家宋廷芬。

唐德宗李适(“适”,拼音:kuò,公元742—805年),唐肃宗李亨长孙、唐代宗李豫长子。唐朝第10代皇帝,公元779年即皇帝位,在位26年,享寿64岁,谥号为神武孝文皇帝。唐德宗在平定安史之乱中立有大功,但德宗性猜忌,无力解决朝臣中的矛盾,政局混乱,终其一朝。

这位皇帝,便是唐朝第十代皇帝唐德宗李适。这位宰相,便是时任中书侍郎、同平章事的陆贽,人称内相。

宋廷芬,生年不详,出生在一个饱受儒学浸润的书香世家,初唐着名诗人宋之问之裔孙,贝州清阳人。宋廷芬生有一个儿子,五个女儿。不知什么缘故,五个女儿均天资聪颖,唯独儿子愚不可教。鉴于此,宋廷芬索性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对女儿的教育培养上。宋廷芬饱读诗书,家教有方,五姐妹中尤以若莘、若昭高洁特出,“文尤淡丽,性复贞素闲雅,不尚纷华之饰”,她们曾对父母说“誓不从人,愿以艺学扬名显亲”,意思是发誓不嫁人,而是要像男子一样专心学问,想凭借出色的文学造诣为家争光。在宋廷芬的教育和熏陶下,宋氏五姐妹皆聪明好学,举止大方,能文善诗,才华横溢,一时名动天下。

唐德宗是个嗜茶的皇帝。“皇孙奉节王煎茶加酥椒之类,求泌作诗,泌曰:旋沫翻成碧玉池,添酥散作琉璃眼。奉节王即德宗也。”唐李繁在《邺侯家传皇孙奉节王煎茶》中记载的这段话便是唐德宗嗜茶的一大佐证。唐代有庵茶、煮茶、煎茶、点茶四种饮茶方式,唐德宗应是煮饮的推崇者,煎煮时喜加酥、椒的“重口味”即可说明此点。

据《资治通鉴·唐记五十》记载:给陆贽送礼遭拒的一些官员,心怀不满,埋怨他不近人情,反映到皇帝唐德宗那里。唐德宗也觉得陆贽“清慎太过”,便私下里对陆贽说:“卿清慎太过,诸道馈遗,一概拒绝,恐事情不通,如鞭靴之类,受亦无伤。”这段古语,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你太过于清廉和谨慎了,各道州府官员到长安来,送给你一些礼物,是人之常情,你全都拒之门外,一律不受,这是不合乎情理的。其实,如果送你一根马鞭,一双皮靴之类,收下了,也是无伤大雅的。”

当时的皇帝是李适,即唐德宗。李适,唐代宗长子,唐朝第十位皇帝。生于天宝年间,经历安史之乱,当过天下兵马大元帅的李适,即位之初就立下了发愤图强、中兴唐室的雄心壮志。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唐德宗实施革新,果敢有为。但是,由于措施不力,用人不当,最终导致了发生于建中四年的“泾原兵变”。流亡了十个月的唐德宗回到长安后,变得一蹶不振,起初的锐气已消失殆尽。此后,唐朝的政局虽趋于稳定,但大大小小的叛乱却此起彼伏。元兴元年,李抱真因剿灭朱滔叛乱有功,加封检校司空,不久又被封为昭义节度使。

因酷爱茶,德宗爱屋及乌,对着有《茶经》的陆羽很是赏识。陆羽一生经历了玄、肃、代、德宗四朝,总结自己半生的饮茶实践和茶学知识,写出一部茶学专着《茶经》。虽陆羽未经过科举考试,但德宗仍破格录用无“文凭”的陆羽,诏命其为太常寺太祝(太常寺是中国掌管宗庙祭祀的机构,太祝职司不高,主管祝祷)。

皇帝如此公开教唆自己手下掌管国政的宰相可以放手收受贿赂,真乃千古奇闻!唐德宗之所以会出此自毁长城之言,是因为他本人就十分贪财且聚敛无度。贵为天子的他,除了国库以外,居然还设有“琼林”“大盈”两座私库,储藏群臣进贡的财物。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于是,上行下效,各级官吏贪污成风。地方官员在正税以外,用“羡余”的名义,向老百姓横征暴敛,以至到了“是岁江南旱,衢州人食人”的民不聊生的地步。想想大唐当年之盛世,不能不让人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