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共东北战局自此逆转,花木兰身世考

图片 3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杼声,惟闻女叹息。”这是记述了中国古代女英雄花木兰女扮男装、代父从军传奇故事的《木兰诗》,然而这么多年,花木兰到底是哪儿的人却有很多争议。

《智取威虎山》正在全国上映,片中反映了抗战结束后,全面内战爆发,中共军队与土匪座山雕在白山黑水间的一场殊死搏杀。中共军队与东北悍匪在荧屏上厮杀的人仰马翻,往常内战影片中共的宿敌,青天白日大钢盔的国军却不见了踪影。

“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灭,谋臣亡”似乎是历史的铁律,古代帝王,尤其是开国之君无一例外会肃清政治环境,以巩固统治,很多跟随自己打天下的昔日股肱也很难全身而退,其中尤以明朝为甚,开国元勋几乎无一寿终正寝。

日前,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史志办杨玉铭根据民国年间编纂《绥远通志稿》,并查阅汉魏至隋唐有关征战的记载,对照《木兰诗》记述的古地名考证现地名,认为花木兰为隋代胜州属地突厥族人,即今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境人。

影片中,国军仅仅出现了一名戴着大墨镜、酷范十足的军官侯专员,他试图拉拢座山雕投靠国军,共同对付中共,颇有坐山观虎斗,千里之外运筹帷幄的谋士形象。

作为排名第一的明朝开国功臣,徐达为朱元璋建立下的功勋是最大的,他率领大军,将元朝宗室赶到了漠北塞外,其战绩在中国历史上也很少有人能够企及。而徐达的死,和他的战功一样,充满着传奇色彩。他的死后世有诸多演绎:广为流传的一种说法为,徐达长了背疽,据说吃了蒸鹅会加重病情导致死亡,皇恩浩荡,钦赐蒸鹅一只,徐达含泪咽下,不久疽发身亡。此即所谓的食鹅致死说,此说法一直被后世流传。事实果真如此吗?

《木兰诗》存世最早的版本为宋朝郭茂倩所编《乐府诗集》。木兰其人只见于诗集,而无正史记载,有无其人?河南省商丘市虞城县、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均建有祭祀木兰的庙宇,虞城县木兰祠始建于唐代,立有元代纪念木兰的《孝烈将军像辨正记》碑。中国古代为名人立庙树碑,均有特定人物。杨玉铭因此断定,在我国历史上确有木兰其人。

那么,当中共军队进驻牡丹江地区剿匪时,国民党军队去哪了?其实,《智取威虎山》反映的共军剿匪,只是抗战结束后整个东北战局的冰山一角……

《明史·徐达传》载,“十七年,太阴犯上将,帝心恶之。达在北平病背疽,稍愈,帝遣达长子辉祖赍敕往劳,寻召还。明年二月,病笃,遂卒,年五十四。帝为辍朝,临丧悲恸不已。”由此可见,徐达的确于洪武十八年死于背疽。

杨玉铭认为,如果真有木兰其人,那么木兰只能生活在一个特定的时空环境,即一个比较确切的年代和一个与爷娘共处的故里。各地考证木兰的身世,或据典籍有文献,或遗迹有铭文,也并不是空穴来风。

史实:杨子荣兵不血刃活捉座山雕
电影《智取威虎山》根据曲波小说《林海雪原》改编而成,而且在《林海雪原》的文学演绎上又涂抹了更绚丽的色彩。史料记载中的杨子荣活捉座山雕,实际上是一场兵不血刃的战斗,座山雕匪帮总共只有二十余名残匪。杨子荣伪装成土匪取得了座山雕的信任,最终活捉座山雕。后来,座山雕病死在牡丹江监狱中。

依据文献纪录,该传闻出自明朝学者徐祯卿所着的笔记小说《翦胜野闻》,后为清朝赵翼名作《廿二史札记》所误用,遂广为流传。近代学者片面相信野史,而不加以考证即采用,包括着名明史家吴晗。按《四库总目提要》的说法,《翦胜野闻》“书中所纪,亦往往不经”,并不可靠。清赵翼《廿二史札记》转述了这个故事,才说是“赐以蒸鹅,疽最忌鹅”,虽然赵翼本人认为这是“传闻无稽之谈”,但“徐达吃蒸鹅而死”却从此成了一个表现朱元璋阴险毒辣的民间传说广为流传。

图片 1

那历史上是否真有那位侯专员?在杨子荣与座山雕斗智斗勇的1947年初,决定东北战局转折的三下江南、四保临江战役正如火如荼,国军集结于近400公里外的中共南满根据地附近,根本无暇与土匪盟友们在北满一起夹击共军。因此,即使有侯专员,恐怕他也只能”坐山观虎斗”,怂恿土匪给中共”挠挠痒”。

图片 2

由于花木兰其人其事正史记载不详,所以其生卒年和故里有很大争议。那么花木兰到底是哪里人?

尽管顶着国民党滥封的”东北先遣军”的头衔,1947年的座山雕已经是强弩之末。倒退半年前,座山雕想必还是相当”风光”的。1946年上半年,当时的中共剿匪形势并不乐观,多数地区并没有彻底消灭土匪,也未擒获匪首。

这条野史记载之所以不可信,主因有几点。第一,徐达虽然功劳极大,并与李善长同样为朱元璋亲家,但他一生安分守己,从不结党亦不逾矩,他的子孙也未见因是皇亲国戚而骄傲蛮横、违法乱纪的行为,正史上更没有朱元璋猜忌徐达的纪录和动机。第二,朱元璋从未使用过暗杀手法屠戮功臣,即使要暗杀,亦可派御医下手,不必使用这种人尽皆知的低劣的手段。第三,徐达过世时,明朝仍与北方蒙古人对抗中,正需要武将来协助,且当时明太祖尚未展开屠杀武将的行动,相反,为了对抗胡惟庸残留的势力,朱元璋尚须笼络武将,没有必要在此时诛杀最忠心的徐达。而且,蒸鹅造成背疽毒发毫无科学依据。

陕西人说她是延安人,湖北人说她是黄陂人,安徽人说她是亳州人,河南人说她是商丘虞城县人。内蒙古人说她是盛乐人和包头人,河北人说她是完县人……

5月,国民党军队占领四平后直逼松花江,各地土匪频繁活动,意图在背后对中共捅刀,国军极力拉拢土匪,尽管土匪得到的大部分头衔仅仅写在白绸子上,连张蒋委员长的委任状都没有。然而半年过去,46年底东北剿匪局势”风光不与四时同”:东北四大匪首中的三人谢文东、张雨新、李华堂被中共擒获,杨子荣活捉座山雕的这次极小规模的战斗只是大规模剿匪的尾声。

背疽,在古代是一种可怕的疾病,得了之后往往致命,三国时的刘表、曹休、唐朝孟浩然、后唐李克用、南宋宗泽等名人就死于这个绝症。那么,生了背疽吃蒸鹅,就一定会死吗?

杨玉铭说:《亳州志》记载,“木兰,魏姓,西汉谯郡城东魏村人”,在木兰曾经戍边的燕山南麓,今河北省完县尚存元代刻《汉孝烈将军记》碑,记载了汉文帝时单于犯境,木兰代父御敌的事迹。但《木兰诗》中只见“可汗”不见“单于”。“单于”,为汉代北方匈奴部落首领之称,“可汗”则是隋唐时柔然、突厥等北方游牧民族首领之名。

图片 3

按照民间的经验,羊肉、鹅、猪头肉、猪蹄是大家公认的“发物”。其中羊肉性大热,经常外感寒热、体弱多病、病后初愈的人均不宜吃,否则易使旧病复发。关于鹅,《本草纲目》中说:“鹅,气味俱厚,动风,发疮。”看来传说中的“徐达之死”似乎并不是毫无根据的,因此,凡皮肤病、过敏性疾病、热病等,鹅应以不食为妙。

所以木兰的家乡在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与河北省完县,与《木兰诗》反映的历史时代不符。再来看湖北黄陂,古时曾置木兰县。在《湖北通志》、《黄陂县志》因黄陂有木兰庙、木兰将军冢,认为木兰是黄陂县人。2004年,《花木兰》电视剧剧组到黄陂考证也予以确认。

1946年国军的确拉拢过土匪盟友,但座山雕们的火力或远非电影中那般强大。

方舟子曾发表《从“徐达吃蒸鹅而死”说起》一文对这个着名的民间传说进行驳斥。方舟子说,“疽最忌鹅”并没有任何科学依据。所谓背疽,在现代医学看来,是背部发生了大面积急性化脓性感染,是金黄色葡萄球菌侵入多个相邻的毛囊及其所属皮脂腺或汗腺导致的。在今天治疗起来并不困难,用抗菌素和动手术排出脓液,即可望痊愈。而鹅肉的主要成分是蛋白质和脂肪,并不含有能导致病情恶化的毒素,反而能增强患者的营养,因此根本不需要“忌口”。

但黄陂远在江南,与黄河远隔重山诸水,即使木兰所骑骏马能日行千里,也不可能“旦辞爷娘去,暮宿黄河边”。木兰的家乡在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也与《木兰诗》记述的地理位置不合。

疑云:共军剿匪时,国军去哪儿了?

传统中医认为吃鹅能使背疽致死,方舟子说不能,你愿意相信哪一种呢?个人观点,我更倾向传统中医,毕竟,方舟子不是医学专家,仅靠寻章摘句罗列一些似是而非的现代医学观点去否定,似乎站不住脚。而《本草纲目》毕竟是经过千锤百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