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烈女竟如此疯狂,北魏将军朱荣篡位始末

图片 2

再看一个《明外史》中的例子。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从杜牧的诗序来看,杜秋娘做过唐穆宗李恒的儿子李凑的保姆兼文化课老师。唐朝后期政局非常混乱,等到李凑长大之后,唐朝已经换了三个皇帝:宪宗李纯、穆宗李恒、敬宗李湛,这时候的皇帝是文宗李昂。杜秋娘真的很有两把刷子,在她的谆谆教诲之下,李凑不仅饱学,而且人品贤良,在朝野中声望甚高。

不药而卒的胡氏死而复生的陈氏

尔朱荣召集百官迎接皇帝车驾。十二日,百官捧着皇帝的玉玺、印绶,准备法驾,从河桥迎接孝庄帝元子攸。十三日,尔朱荣派骑兵抓获了胡太后和小皇帝,把他们送到河阴。胡太后对尔朱荣说了很多恳求的话,尔朱荣拂袖而起,下令把胡太后和小皇帝沉入黄河。

杜秋娘本就是江湖飘零身,李锜虽然年纪足够做她的祖父,但总是嫁鸡随鸡,嫁谁跟谁吧。没想到杜秋娘生命中的真命天子倒不是这头老牛,而是一个真正的天子–唐宪宗李纯。

综合上述材料,我们不难发现,虽然早在战国时期就有人提出过“男女授受不亲”的口号,但直到唐代,男女之间的界限却并不像后世那样森严,后妃可与臣子见面,同事之妻可与别的男子交谈,皇帝可派大臣去爱妃如厕的地方促驾,大臣也可以把皇帝的妻子拉下宝座,光武向称“端严守礼”,但却令姐姐与臣子相见,曹孟德素来严明,却愿把故人之女介绍给在座的男性来宾,师母与门生论事,妻子与门卫辩言,平阳公主仗义,指挥家奴,收编流寇,成号令三军之元帅,至于安禄山与杨贵妃姐妹频繁往来,关系暧昧,已见诸戏剧,此类例子,所谓俯拾俱是。

尔朱荣的军队抵达河内,尔朱荣派王相秘密进入洛阳城,迎接长乐王元子攸。四月初月九,元子攸与他的哥哥彭城王元劭、弟弟霸城公元子正悄悄地从高渚渡过黄河。初十,在河阳与尔朱荣会合,将士们都称他万岁。十一日,大军渡过黄河,元子攸即位后,任元劭为无上王,元子正为始平王,尔朱荣为侍中、都督中外诸军事、大将军、尚书令、领军将军、领左右,封为太原王。郑先护平时与元子攸交好,听说他已即位,就与郑季明一起打开城门,迎接尔朱荣的军队。李神轨抵达河桥,听说北中已经失守,就立刻逃了回来。费穆抛下军队,先投降了尔朱荣。胡太后把元诩的后宫嫔妃召集起来,命令她们都出家,自己也削了头发。

秋娘也老了,关于秋娘还乡,杜牧写的非常煽情:“四朝三十载,似梦复疑非。潼关识旧吏,吏发已如丝。归来四邻改,
茂苑草菲菲。清血洒不尽,仰天知问谁。”

“内外各处,男女异群,不窥壁外,不出外庭。出必掩面,窥必藏形,男非眷属,互不通名。”——这段出自《女论语》上的话可以一言概括之,那就是“男女授受不亲”。不了解中国古代历史的人,差不多都把纸上写的,当成实际上已经做了的。于是,在不知不觉之间陷入了一个误区。

尔朱荣为北魏车骑将军、仪同三司,以及并、肆、汾、广、恒、云六州讨虏大都督,手握重兵,朝廷也很忌惮他。尔朱荣听说胡太后立了小皇帝,大怒,对元天穆说:“皇上驾崩的时候已经十九岁,天下人还称他为小皇帝,况且现在立一个还不会说话的小儿统治天下,想求得长治久安,怎么可能?我准备率领骑兵奔赴国都,哀悼皇帝,剪除奸佞小人,另立一位年长的皇帝,怎么样?”元天穆说:“如果这样,那是伊尹、霍光于今日重生。”

图片 1

《明史·烈女传》载:“陈节妇,安陆人。适李姓,早寡。孑然一身。归父家,守志坐卧小楼,足不下楼者三十年。临终,谓其婢曰:‘吾死,慎勿以男子舁我!’家人忽其言,令男子登楼举之,气绝窬时矣,起坐曰:‘始我何言,而令若辈至此?’家人惊怖而下。”

胡太后得知后,非常恐惧,把王公大臣全召进宫商量。宗室大臣都很痛恨胡太后,没有人说话。只有中书舍人徐纥一个人说:“尔朱荣这个胡人,敢起兵进犯朝廷,文武禁军绝对可以制服他。只要守住险要关口,以逸待劳,就能打败他们。”胡太后认为徐纥说的对,任命黄门侍郎李神轨为大都督,率领军队抵挡,副将郑季明、郑先护率领士兵守护河桥,武卫将军费穆屯兵小平津。

杜秋娘家世已不可考,虽然在唐朝,京兆杜氏是有名的世家贵族,门第高贵,但从现有的资料上来看,杜秋娘应该不是出身京兆杜氏的。杜秋娘虽然容貌倾国倾城,但因家庭出身不好,为了糊口,杜秋娘只好去做了歌伎,在江湖上飘泊渡日。

这种为了严男女之大防的酷烈举动是前代史书中所罕见的。

于是尔朱荣上书朝廷,对元诩暴死的原因表示了怀疑,要求太后让他回到京城,参预国家大事,调查元诩的死因,诛杀朝中奸佞,另选合适的皇室成员继承皇位。尔朱荣的堂弟尔朱世隆,当时任直阁。胡太后派他去晋阳慰问尔朱荣。尔朱荣想把他留下,尔朱世隆说:“朝延怀疑兄长,才派我来,现在把我留下。就会让朝廷能预先防备,不是好办法。”于是送尔朱世隆回去。

也许她经常北望,远眺长安,那人世间最尊贵的皇宫,那里有她一生都难以抹尽的、刻骨铭心的记忆。这些记忆都化做一片片云朵,飘散在空中,慢慢的散去,不留一丝岁月的痕迹。

《明外史·烈女传》载,有一个名叫柴氏的女子,是夏县孙贞之妻。崇祯四年冬,一伙流贼迫近夏县,柴氏与丈夫一起避入山中。那伙土匪搜山时柴氏与丈夫不幸被抓住。贼兵见柴氏生得年轻美貌,不由欲火攻心,一个人上前捏了捏她的手,号称“刚烈”的柴氏立刻用牙将这个不认识的男人捏过的肉咬了扔掉,另外一个贼兵又扳了一下柴氏的胳膊,柴氏又如法炮制,一口咬掉了胳膊的那块肉,结果,被贼兵用刀活活砍死。

尔朱荣跟元天穆商量,认为彭城武宣王元勰有功,他的儿子长乐王元子攸一向有很高的声望,想立元子攸为帝。尔朱荣又派侄子尔朱天光与亲信奚毅、奴仆王相到洛阳,与尔朱世隆秘密商量。尔失天光与元子攸见面,详细陈述尔朱荣的心意,元子攸答应了。尔朱天光等人回到晋阳,尔朱荣仍然犹豫不决,于是用铜为皇室的子孙铸造铜像,只有元子攸的铜像铸造成功。于是尔朱荣从晋阳起兵,尔朱世隆逃出京城,在上党与尔朱荣会合。

杜秋娘虽然出身歌伎,但她却绝不是个花瓶,她也是有些政治才干的。李纯性格刚毅,他打算以重典治天下,秋娘知道后就劝李纯:“仁者无敌,当以仁德治天下,古之盛世,周成康、汉文景,皆可以为陛下所效仿,不宜学秦朝暴政。”李纯没想到这个小娘子居然有如此政治见识,大为叹服。

再看一个《明史》中的例子,陈氏。

北魏胡太后再次听政以后,宠信小人,政务荒废,恩德不施,威信不立,结果国内盗贼四起,朝廷控制的疆域一天比一天小。梁大通二年二月,北魏孝明帝元诩突然去世,胡太后立皇女为帝。过了几天,又立前临洮王元宝晖的长子元钊为帝。元钊当时才三岁,胡太后想更长久地掌权,看中他年幼,所以才选中他。

李纯从来没亏待过秋娘,只是从来没有给过秋娘一个正式的名份,原因可能是秋娘的歌伎出身。当初唐高宗李治要立武则天为后的时候,群臣就以武则天家出素族为由竭力反对,李纯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违,毕竟为了一个女人得罪朝臣,大不划算。

宋代虽然产生了程朱理学,但《宋史·烈女传》中所载之烈女,对于男女之大防,也并没有达到明代以后那样几近疯狂的程度。

图片 2

自古做皇帝的,谁都不愿意有人威胁到自己的帝位,皇权至高无上,容不得他人染指,至亲至爱也不行。李昂盯上了李凑,正好大太监王守澄的狗腿子郑注摸透了李昂的心思,上书诬告李凑,说他想当皇帝。李昂在盘算:李凑是自己最年长的弟弟,而自己的儿子都太小,万一自己早死,难说李凑不敢夺位,就下诏贬李凑为巢县公。随后李昂又假腥腥的安慰李凑,说什么国法如此,兄弟你也不要怪哥哥太无情了,李凑无兵无权,只好让哥哥当猴子玩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