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公主将情人送给母亲武则天身边做卧底,兵马俑的奇异发型竟暗示这个秘密

图片 3

导读:梳“歪髻”的兵马俑与我国南方的楚文化有着微妙的联系,秦始皇曾祖父秦昭王之母芈氏恰恰是楚人,兵马俑可能是后者主政时期的产物。

1974年2月,一群农民在秦始皇陵东侧1.5公里处打井时偶然发现了与真人真马一样大小的兵马俑。从此,一个埋藏了两千多年的地下博物馆被挖掘出来。至今,兵马俑已出土陶俑8000件、战车百乘以及数万件实物兵器;
其中一号坑为“右军”,埋葬着和真人真马同大的陶俑、陶马约6千件;二号坑为“左军”,有陶俑、陶马1,300余件,战车89辆,是一个由步兵、骑兵、战车等三个兵种混合编组的军阵;三号坑有武士俑68个,战车1辆,陶马4匹,是统帅地下大军的指挥部,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而自这一奇迹发现不久,它便被认定作秦始皇陵的陪葬,几乎成为一种“公论”。

导读:武则天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代女皇,人们在肯定她杰出政治才能的同时,也对她荒淫糜烂的生活颇多批评,说她广置面首,宠幸男侍等。那么,历史上的武则天究竟是怎样宠幸男侍的?“初唐四杰”之一骆宾王曾写过一篇《为徐敬业讨武曌檄》,这篇檄文中称:“伪临朝武氏者……昔充太宗下陈,曾以更衣入侍。洎乎晚节,秽乱春宫。”武则天私生活糜烂不堪由此可见一斑。

秦兵马俑中的一部分武士俑,头上盘有一种罕见的发髻,它偏向头顶一侧,与历代汉人的装束习惯大相径庭。通过对比历史文献和考古记录,本书作者大胆推测:梳“歪髻”的兵马俑与我国南方的楚文化有着微妙的联系,秦始皇曾祖父秦昭王之母芈氏恰恰是楚人,兵马俑可能是后者主政时期的产物。

甚至美国《焦点》杂志在介绍兵马俑时也称“中国第一个皇帝秦始皇在2200年前驾崩之前统一了中国,下令修建长城,对中国实行残酷统治。他当时唯一惧怕的是天帝的震怒。他为此下令修建一座庞大的陵墓,让8000名真人大小的彩绘武士守卫。”但近些年来,有学者却对这一“公论”提出了质疑,认为兵马俑的主人根本不是秦始皇,此论一出,立即在学界引起了轩然大波,那么兵马俑的主人到底是不是秦始皇呢,如果不是秦始皇又是谁呢?

武则天14岁时被唐太宗李世民选入宫内为才人,太宗死后,她出家当了尼姑,不久又被继位的唐高宗李治召回为昭仪,后立为皇后。后来,武则天参预朝政,自称天后,与高宗并称“二圣”。唐高宗死后,武则天先后废了中宗、睿宗两个皇帝,自己做皇帝,并改唐国号为周,立武氏七庙。这年是690年,她专门造了一个字,给自己取名为“曌”,意思是日月当空,目无一切。武则天称帝以后,先是定纪元为“天授”,后来又用“天册万岁”、“万岁登封”、“万岁通天”等帝号,在中国古代历史上,还没有一位皇帝如此豪气干云,称得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歪髻”武士不似汉人

对兵马俑的主人是秦始皇这一观点提出质疑的是南京建筑学家陈景元,1961年他曾参与秦始皇陵的保护规划,1984年他就曾发表文章质疑兵马俑的真正主人是否秦始皇,但未得到重视。2006年,他又在《中国科学探险》杂志第2期发表了《兵马俑的主人根本不是秦始皇》一文,首先他对秦始皇藏于骊山脚下提出了质疑。认为现在认为秦始皇葬于骊山脚下,最主要依据是《史记》的记载。《史记·秦始皇本纪》里面说,“九月,葬始皇郦山。始皇初即位,穿治郦山……”,这里面包含了两个意思,一是说秦始皇死后埋在了骊山,二是说他刚一即位就在骊山建造皇陵。

图片 1

作为一种民间习俗,古人对头部的各种装束,历来都给予高度重视。就秦人的衣冠服色而言,从来都是崇尚俭朴、反对奢华的。在《荀子强国》中,有“应侯问孙卿,入秦何见?孙卿曰:……入境观其风俗,其百姓朴,其声乐不流污,其服不挑”的记载。参照这种说法,秦俑头顶一侧,梳起一个歪髻,确是一种典型的奇装。

图片 2

武则天不仅在政治上豪奢专断,而且在生活上也显露出惊人的一面,她像男性皇帝一样纳妾封宫,成天与面首鬼混在一起,让男侍陪寝,过着荒靡淫荡的生活。据文字记载,当时先后有薛怀义、沈南璆、张易之、张昌宗、柳良宾、侯祥、僧惠范等人因“阳道壮伟”而成为她的男侍。她还专门设置“控鹤监”,搜罗天下美男,对外号称专门研究儒佛道三教,实际上就是供其放纵情欲、淫乱享乐的“后宫面首院”。薛怀义,原名冯小宝,本是个市井卖药郎,身材魁梧,能说会道。据《旧唐书·薛怀义传》载:他先是与高宗的幺女千金公主勾搭成奸,后被武则天横刀夺爱。武则天从冯小宝身上尝到了未曾有过的闺房欢乐,脸上重现光泽,焕发出清新的朝气,整个人充满生气活力,连宫女们都能感受到她那久违的令人轻松的温和及体贴。

歪髻的形象,往往是和丑角联系在一起的。在我国西南省份,有的面具艺人,会将古代先人捏成“头梳歪髻、斜眉扯眼、歪嘴咧牙、五官失调”的样子。虽然不能说梳“歪髻”的人群本身真的属于“丑类”,但它至少能反映出他们与汉人之间,确实存在某些风俗习惯上的重大差异。不管怎么讲,“歪髻”这种奇特的发型,在几千年来整个汉文化的发展演变史上,是找不到多少痕迹的。

秦始皇兵马俑挖掘现场

当时宫中经常举行佛事活动,为了掩人耳目,让冯小宝方便出入宫中,武则天命他剃度为僧,任命为白马寺主,并改名换姓,“令与太平公主婿薛绍合族,令绍以季父事之”,让薛绍称其为叔父,冒充大族,朝廷上下则呼为“薛师”。
薛怀义仗着武则天的宠幸,无法无天,大行不法之事,曾因武则天宠幸御医沈南璆,他便气急败坏地将明堂一把火焚毁。武则天明知是薛怀义干的,但也自觉难堪,没有追究,反而命薛怀义主持重修明堂,薛越发骄纵嚣张,树敌益多。一天,薛怀义擅自闯入只有宰相可以出入的南衙,宰相苏良嗣瞧不惯他的嚣张气焰,喝令左右结结实实地搧了他几十个耳光。薛怀义捧着红肿的脸向武则天哭诉,不料武则天反而告诫他:“这老儿,朕也怕他,阿师以后当于北门出入,南衙乃宰相往来之路,不可去侵犯他。”为了这事,武则天的女儿太平公主曾当面劝过她母亲:“为什么不选择姿禀秾粹的人来帮助游赏圣情,排遣烦虑,何必去宠幸那些市井无赖之徒,为千秋万世所讥笑呢?”

经过努力探索,在这个谜团上有了新的发现。研究者在《皇清职贡图》一书上,找到了“土人结髻于右,汉种结髻于中”的明确记载。土人,是指生活在边远地区的一部分被称为“土着”的少数民族。也就是说,头顶偏于一侧的“歪髻”的真正源头,应该是汉民族之外的“土人”或者与“土人”有血统关系的人群。换句话说,如果要找秦俑“歪髻”的根,就要从“土人”或者与“土人”有血统关系的人群中去找。

陈景元认为《史记》的记载未必真实。秦始皇出巡途中死于河北邢台,要回咸阳一条捷径是向南过黄河向洛阳,再到西安;另一条路线如秦俑馆里所记载的:向西经井陉,过娘子关到太原,再向北到包头转至西安。无论是哪条路都不可能短时间内回到咸阳,而在夏天要保证赵高、李斯为“篡党夺权”所要求的“秘不发丧”又保证尸体不腐烂,这样看来,秦始皇的尸骨其实是出不了河北省的,即使到了骊山,也只能做个衣冠冢。而从陕西省文管会1960年代初到当地进行现场调查后所写的调查报告来看,位于现在秦始皇陵北面的大量夯土地基,其上什么都没有,从中可见作为宫殿建筑群主要部分的这一地块当时根本就还没有进行施工建设,内城、外城及封土等,都是死后的工程。而骊山上洪水严重,几乎每隔三年就会下一场暴雨,大开挖的地宫也不可能不顾积水而在秦始皇生前几十年就预修。

图片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