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美人在床却碰不得,唐宪宗怎么死的

图片 5

导读:原有的旧氏族势力虽然给天智天皇很大压力,但却还不是他最大的麻烦。天智天皇的噩梦来自于自己的亲弟弟大海人皇子。大海人皇子工作能力很强,智商、情商都很高。兄弟俩原本感情非常好。大海人皇子一直以来都是作为天智天皇的坚定支持者出现的。天智天皇很感激,投桃报李,确定大海人皇子为自己的法定接班人,还把自己的四个女儿都嫁给了大海人皇子。哥哥外加老丈人,亲得不能再亲,关系不可谓不铁。

关于唐宪宗的死因,后世历史学家一般认为是被唐穆宗害死的,裴廷裕的《东观奏记》有详细记载。然而,历史的真相究竟如何?

导读:自古以来,国人皆把“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久早逢甘雨、他乡遇故知”视为人生四大乐事,特别是“洞房花烛夜”,又被看成是“小登科”,让诸多男人为其乐不可支。新婚之日,杯盘交错,酒足饭饱之后,司仪发话了:该闹洞房的赶紧闹,闹完了赶快走人,别影响人家新郎新娘亲热。要说这位司仪确实善解人意,新郎官早已急不可耐地等着和新娘子上床了。

但是,好景不长。一个文学女青年的出现导致了双方的关系出现了巨大的不可修复的裂痕。这个文学女青年就是额田姬。额田姬是个诗人,在日本着名的文学作品《万叶集》中收录了她的长歌三首、短歌十首,是个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美女作家。但搞文学创作只是她的业余爱好,她的正式工作是巫女,即神道教的神职人员。业务专长是在天旱的时候通过祷告来人工降雨,或者是打仗的时候通过祷告让敌人感冒拉稀打摆子。正因为有这个业务专长,额田姬参加了中大兄皇子支援百济的军事行动。

《旧唐书·宪宗本纪》:“元和十五年正月庚子,是夕,上崩于大明宫之中和殿。时以暴崩,皆言内官陈弘志弑逆,史氏讳而不书。”

这是在民间,除了闹闹洞房,再无其他的啰嗦事。可是,古代皇家婚礼就没这么简单了,虽然没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去闹皇帝的洞房,但是,各种各样的规矩礼节,一项一项地进行完毕,估计一轮朝阳已晒到屁股了。我们且来看看皇帝结婚到底是怎么麻烦的。祭拜活动少不了。据《新唐书·礼乐志八》记载,唐朝皇帝大婚相当复杂,洞房可以先进去,却上不得床,先要祭拜神灵,向天、地、祖宗表达敬意。实际上,这种祭拜活动在进洞房前就开始祭了,要入同牢席,婚后数天也都要进行不同性质的祭拜活动。

图片 1

用白话文说,就是元和十五年正月庚子这天晚上,唐宪宗突然在大明宫中死去。皇帝猝死,当时都说是太监陈弘志谋杀了皇帝,但史官却隐讳了这件事不记录,以致于详情不得而知。

到了清朝,皇帝大婚入洞房上床前讲究更多。清皇是满族,信奉萨满教,除了祭拜神灵,还要跨火盆什么的。上床前要到洞房西旁的神堂祭拜神灵。祭祀仪式,由一名萨满老婆子主持。不停地吃饭。唐朝皇帝大婚之日,在新房东房间的西窗下设有餐桌,桌前列有像征夫妻同席宴餐的豆、笾、簋、篮、俎,这意思与民间“以后吃一锅饭”是一个意思。皇帝皇后夫妻俩每祭一次,新人便要一起吃一次饭,这样真的到了上床前肚子也饱了,不至于食色两饥了。

自然不是渡海去送死,因为她是中大兄皇子的密友。额田姬留在海峡这边北九州筑紫的战时指挥部,诚心祈祷日本军队能够胜利。额田姬因为工作原因,经常在皇宫里传播神的光辉,一来二去,就跟中大兄皇子勾搭上了。因为她是巫女,不能结婚,所以只能当地下情人。在参加军事行动的时候,额田姬近距离接触到了大海人皇子,炽热的情感在两人的胸中涌动,他们坠入了爱河。这是一段危险的三角恋,三角恋不容易,更不容易的是要掩盖这段三角恋。

这段记录很是蹊跷。

图片 2

后来,中大兄皇子和大海人皇子都有所察觉。他们明白了,在他们本已错综复杂的关系之间又增加了一层新的关系,那就是情敌。但是,双方都默契地没有撕破脸皮。长期的积怨需要宣泄,最终来了一次总爆发。667年5月间的某一天,天智天皇率领一干人等到野外去打猎,大海人皇子和额田姬都在随行之列。大海人皇子远远地看到额田姬,估计是没见面的时间有些长,心情激动,众目睽睽之下,连连挥动衣袖,招呼心上人。额田姬此时已经厌倦了这种三角恋的关系,想从一而终,她选中的是天智天皇,因此赶忙写了一首诗,派人送给大海人皇子。

首先,太监是“刑余之人”,这种人在正常人眼中,一向是卑贱耻辱的对象,他做下了谋杀皇帝的“大逆不道”之事,为什么史官要“讳而不书”呢?

清朝的皇家婚礼,是皇后先入洞房,然后皇帝亦身穿龙袍吉服,由近支亲王从乾清宫伴送至坤宁宫。揭去皇后头上盖巾后,皇帝与皇后同坐龙凤喜床上,内务府女官在床上放置铜盆,以圆盒盛“子孙饽饽”恭献。这“子孙饽饽”是一种面食,就是一种特制的小水饺。然后,内务府女官、福晋等侍候帝、后吃长寿面。

图片 3

旧唐书中,并没有对此事有更多叙述,只是在《文宗本纪》中载:“大和九年九月癸亥,令内养齐抱真,将杖于青泥驿,决杀前襄州监军陈弘志,以有弑逆之罪也。”似乎认定陈弘志是元凶。

要喝交杯酒。民间婚姻中的交杯酒,在入洞房前就已经完成了,是闹新房的产物。皇帝的交杯酒要在进入洞房后的祭拜活动中开始喝,称为行“合卺礼”。“合卺”,本意是把剖开的瓠合为一体,古时多用之盛酒。把帝、后各自瓠内的酒掺和到一起,共饮,即是“合卺”。在清朝,还要设坐褥和宴桌,由公主、女官恭请帝、后相对而坐,福晋四人恭侍合卺宴。合卺宴上,帝、后对饮交杯酒。这时殿外窗前,有结发侍卫夫妇用满语唱《交祝歌》。合卺礼成,然后坐帐。因为饮了点酒,还可以把双方的情趣调节到位,也算是上床前的一种调情手段。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可是,在旧唐书中,还是有地方透露了不同的信息。

图片 4

《皇甫镈传》载:“宪宗服柳泌药,日益烦躁,喜怒不常,内官惧非罪见戮,遂为弑逆。”此处又象是陈弘志害怕宪宗无故迁怒自己,所以先下手为强。

上床也要讲秩序。行合卺礼后,就是喝了交杯酒后,下面该上床了。但是皇帝当新郎官,那床可不能随随便便就上的,要分先后顺序,也就是要讲秩序。唐朝皇帝纳皇后入洞房是这样上床的:尚仪北面跪,奏称:“礼毕,兴。”帝、后俱兴。尚宫引皇帝入东房,释冕服,御常服;尚宫引皇后入幄,脱服。尚宫引皇帝入。尚食彻馔,设于东房,如初。皇后从者馂皇帝之馔,皇帝侍者馂皇后之馔。

然而,事实真相远比想象来得丰富。

清朝皇帝想上床,要等长寿面吃完了,皇后按规矩先脱光衣服上床,然后皇帝再脱衣上床,共度花烛良宵,开始享受男女的鱼水之欢。有句俗话说,皇帝不急太监急。其实,在皇帝大婚之日,这句话要反过来说:太监不急皇帝急。太监不急,是因为急也没用,连那个玩意儿也没有,洞房春宵与他压根毫无关系。另外,太监实在不敢急,在“唯礼是大”的古代,不把各种程序走完,就让皇帝爬上皇后的床,太监的脑袋恐怕难保。皇帝是真的急,年纪轻轻、血气方刚的,眼看着新娇娘就坐在面前,却看得动不得,心中那种火烧火燎的滋味是可想而知的。

图片 5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后妃传》载:“宪宗懿安皇后郭氏,尚父子仪之孙,赠左仆射驸马都尉暧之女。母代宗长女升平公主。元和八年十二月,百僚拜表请立贵妃为皇后,凡三上章,上以岁暮,来年有子午之忌,且止。帝后庭多私爱,以后门族华盛,虑正位之后,不容嬖幸,以是册拜后时。”

从这这段文字可见,唐宪宗拖延不册立郭氏为皇后,他怕郭家势大,干涉自己对其他小老婆的宠爱,却造成了郭氏的怨气——皇帝的女人总是想方设法要做皇后的,以郭家的功勋富贵,却做不了皇后,能不怨恨?而迟迟成不了皇后,即意味着自己迟迟成不了正室,始终是没有地位的“妾”,而不是作为六宫之主的“妻”,她的儿子也就成不了太子、储君和将来的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