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俗摄影协会在联合国教科文调查中承担文化大国责任,当文化多样性遭遇生物多样性

图片 1

图片 1

5月中旬,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邮件方式邀请中国民俗摄影协会进行有关下一个中期战略(2014-2021年)的问卷调查。这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面向其所属的非政府组织开展的一次问卷调查。中国民俗摄影协会在全球摄影界有着广泛的影响,沈澈会长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重要会议上提出的新想法、新思路多次被采纳,这充分体现了中国民俗摄影协会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的参议权利,同时也反映了中国民俗摄影协会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调查中承担着文化大国的责任。

  本报讯 (记者
王婧姝)由于人类这个物种具有学习和传承知识的能力,使得人类成功地扩散到地球的每个角落,但是这种能力在许多地方导致了生物多样性的破坏,后果很严重。在10月15日至16日举办的中欧文化论坛上,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所长朝戈金提出了文化多样性与生物多样性之间的矛盾,引起中外与会代表的关注。

  接班人不仅仅要会,更重要的是热爱。不仅仅让它成为一种谋生的手段,而是成为一种文化的自觉。这个是相当重要的。

整个问卷涉及到全球背景与挑战、使命宣言、作用与职能、总体优先事项、总体目标、教科文组织计划的实施、管理与组织设计、总部外机构以及与联合国系统共同开展工作、与非政府组织的合作与伙伴关系、与联合系统各组织和政府组织的合作与伙伴关系、与私营部门的合作与伙伴关系等议题。其中,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予以相当的重视。沈澈会长在调查中,提出了建立世界影像数据中心的构想,并希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未来的中期战略中,可以一如既往的支持少数民族的文化抢救、记录和保护活动,中国民俗摄影协会愿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一起为人类文化多样性的繁荣与发展共同努力。

  朝戈金说,人类文化多样性的产生和发展,是人类长期适应特定环境的结果,而这种文化的发展在许多地方又表现为对生物多样性的威胁,乃至破坏。在中国,文化多样性从来就不是一个理论问题,不是一个要不要推行文化多样性政策的问题,而是一个长期以来形成的客观现实。中国有13亿人口,56个民族,操80余种语言,使用39种文字,这还不包括历史上曾经存在过的语言或文字。当然对这个具体数字有些学者有争议,但毋庸置疑,中国这些语言的分布,从自然生态环境和文化形态上看,彼此之间差别巨大。它们分别属于不同的语系,汉藏阿尔泰、南岛、南亚、印欧语系等等。讲着这些语言的人们,他们分别生活在不同的自然环境中,操持着不同的经济生活方式。根据统计,在全世界拥有植物最丰富的27个国家中,有19个国家的国民使用着超过50种以上的语言。中国就属于这19个语言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之一。特定的语言是特定文化的标志物,特定语言和文化又是特定的人群长期适应特定环境的产物,从这个意义上说,语言和文化的多样性是生物多样性的一个自然结果,又对生物多样性起到两方面的作用:在有些文化中,人们的经济社会发展是以大规模开发和利用、有时甚至是以过度开发和利用自然资源为代价的;而在另外一些文化中,又有着强烈的维护自然生态的价值取向。

  对于传统文化的认知度和热爱度,我们已经从以前的淡漠或者不认识加强了。这是非常值得肯定的一件事。但是申请那么多项目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和愿望,我们最终的目的和愿望,是要把我们这些优秀的文化瑰宝很好地保护和传承下去。

附表为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作为联合国官方合作伙伴所承办的活动。

  今天的中国和许多国家,尤其是多民族国家一样,面临着一个重要的挑战,那就是如何在不同的文化和传统之间营造兼容并蓄的多元文化社会,如何在经济增长的同时,有效控制和缓解语言、宗教、文化和种族的冲突,如何在具体的实践中构建符合人类可持续发展的基本原则。当前,多元文化的格局越来越受到来自各个方面的冲击。在经济全球化和文化标准化浪潮的冲击下,中国的汉族和少数民族文化传统的断裂、衰退和消失随时都在发生。以口头传统中特别著名的例子中国少数民族的三大史诗而论,情况就相当严峻。蒙古族的演唱传统在过去20年中走向衰微,绝大多数著名的艺人已经离开了人世。柯尔克孜族《玛纳斯》的传承也面临着新的困境。藏族《格萨尔》的形势可以说是喜忧参半:一方面随着各方面的努力,《格萨尔》的故事不仅在藏族中传唱,也进入了其他民族;另一方面史诗传承的土壤发生了改变,未来的前景也不容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