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传统端午节回归于民比申遗更重要,别因拿非遗赚钱毁了遗产

图片 4

2013年5月9日,对于嘉兴老年大学摄影班的学员来说是个特别的日子。

  端午节马上就要到了,现在我们提到端午节现在最先想到的是什么?我想大多数的人第一反应就是:放假!是的,自从端午节被国家定为法定假日,将以假期的形式出现之后。这个在我们生活中似乎渐行渐远的传统节日,仿佛又重新回到了我们眼前。

图片 1

上午,应老年大学的再次邀请,中国民俗摄影协会副会长郑意川老师又一次来到老年大学中级班授课,郑老师同大家一起分享了很多有意义的摄影作品,给大家讲解了拍摄的理念,解答了部分学员在拍摄中遇到的问题。同上次授课一样,大家纷纷要求取消课间休息,甚至两个小时的课程都还觉得太短暂。

图片 2

  非物质文化遗产不是GDP!不要因为拿非物质文化遗产赚钱而最终毁了这些珍贵的遗产

图片 3

任重道远

  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辽宁大学教授乌丙安在中国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保护论坛上大声疾呼:非物质文化遗产不是GDP!不要因为拿非物质文化遗产赚钱而最终毁了这些珍贵的遗产。

郑意川老师授课

  端午节马上就要到了,现在我们提到端午节现在最先想到的是什么?我想大多数的人第一反应就是:放假!是的,自从端午节被国家定为法定假日,将以假期的形式出现之后。这个在我们生活中似乎渐行渐远的传统节日,仿佛又重新回到了我们眼前。

  乌丙安说,非物质文化遗产依法保护的概念已进入我们的生活,这是令人可喜的,但更应该看到目前保护理念和现实生活还存在的差距,让依法保护这个理念更深入到全社会,并成为我们每个人的自觉行动。

图片 4

  曾几何时,我们迷失在了现代化都市的快节奏生活中,什么都讲究简单、高效,从而开始对传统不屑一顾。不过,折腾一圈回来,身心疲倦的我们很快发现,我们是多么需要那个渐渐远去的传统家园,于是,返璞归真、回归大自然又成为了现代社会的一个潮流。

  因为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历史和现实,现有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都是先上马、然后再制定相关的保护行政法规,依法保护总是有一定的难度。这是乌丙安大声疾呼时所强烈感受到的不安境况。乌丙安说,依法保护就需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法,我国的近邻日本和韩国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六十年代已分别颁布了非遗保护法,我国非遗保护法的制定晚了一些,目前已通过国务院的审议,进入全国人大审议的阶段,这是令人期待和高兴的。

郑老师给学员签字

  如何从节日传承与创新中感受文化的自信与共享,在日益浮躁的现代社会中归还传统节日的亲情与宁静,比申遗更为重要。

  但是,在一些地方,非遗保护的状况却不容乐观。乌丙安说,有的地方搞非遗开发、打造,还找到我,让我给他们的非遗项目定个GDP。这简直是在胡闹!譬如说祭祖这个非物质文化遗产,也要靠祭祖这个仪式来挣钱,只要能挣钱,就哭了一回再哭一回,哭个没完,这哪是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呀!

下午,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长沈澈老师应邀抵达老年大学研究班,听说沈会长要来,摄影班的学员们一传十,十传百,都赶到了学校,偌大的教室座无需席,座位不够就站在教室后面,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

  端午节在我国有着2000多年历史,也成为首个列入世界非遗名录的民族节日,其操作手法为今后我国智慧申遗树立了典范。但从端午及其他一些文化遗产的申遗历程和保护管理中,暴露出我国在文化保护方面,还面临着一些令人担忧的问题和挑战。如各地同类民俗恶性争抢、保护人才匮乏、维护经费窘迫、开掘内涵不力等。我国不少文化遗产消亡速度快得惊人,一大批老艺人去世,使得不少民间技艺濒临灭绝。湖北省著名曲艺家谭少泉说,以曲艺为例,不只是传的问题,关键还有承的问题。因此,非遗保护任重道远。

  我们要做的工作是如何更科学、更好地去保护非遗,而不是用另外的一种方式去打造

沈会长给大家讲什么是“乐龄”,告诉大家,我们曾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现在是“最美丽的夕阳”,我们要拿起手中的相机,加入“抢救性纪录文化遗产行动”的行列,为世界多元文化的纪录、传播、共享,贡献我们的余热!沈会长还说:现在的我们最有时间、最有健康、最有想法,所以,我们要“分享文化、体验生活、休闲养生,让我们的生活更精彩”!一席话说到了大家的心坎里,课堂上便纷纷要求入会,一位78岁高龄的老人家激动地说:“我要入会,你们有什么活动赶快组织起来,我要参加。”本应该四点下课后的班车大家都不坐了,一直听沈会长讲到五点多。最后,沈会长同大家合影留念,并喊出“乐龄快乐”的口号!

  端午节为何要申遗?中国民俗学会名誉会长、国家非遗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乌丙安前几天在新落成的秭归屈原祠接受采访时说,申遗就是要把古老传统的端午节还给老百姓,让老百姓从中享受尊严和幸福。

  乌丙安对这种眼里只有GDP而没有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理念的行为十分不满,他一口气就数落出一大串靠开发、打造非物质文化遗产来提高GDP的做法:泼水节天天都在泼,赵云故里各地在争,张飞故里各地也在争,连孙悟空故里也在争,天知道孙悟空生在哪里?还有,孟姜女哭长城两地都在争哭倒的城墙倒在哪边了。乌丙安提高了声音:我是反对非遗打造的!我们要做的工作是如何更科学、更好地去保护非遗,而不是用另外的一种方式去打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