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歪曲文化遗产的内涵,重视我们的口头传承

图片 2

  人类的知识传承主要有口头传承和书面传承两种方式,而口头传承的历史要长得多。对一些民族而言,历史记忆、知识体系、信仰传承、文艺创造等大都保存在口头传承之中。可以说,文化既保存在文字中,也保存在口头上。

图片 1

图片 2

  相对于语言,文字是第二性的,是从语言中发展起来的。换句话说,语言可以没有文字,文字却不能没有语言。在人类文明的演化过程中,口头文化长期扮演着重要的信息传递角色。当然,书写的作用也不容小觑。在文字发明和使用的环境中,人类文明和技术获得了高速发展。文字虽然依附于语言,但一经问世和广泛使用,就具备了某些特殊属性。学界往往把没有文字的社会称作前文字社会或无文字社会,以区别于大量使用文字的社会。

城镇化不是要消灭乡愁,而是为了让乡愁变得更美。

  6月8日是国家第八个文化遗产日,为让广大市民珍视辽宁丰富多彩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自觉参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省文化厅在辽宁省博物馆市民文化广场举办了辽宁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宣传展示活动,通过图片展现辽宁非遗项目的风貌,以及全省非遗保护工作的历程和精彩瞬间。同时,位于辽博二楼的青少年教育基地还请来小朋友们用陶泥捏塑C形龙等有趣活动。

  在历史上,文字有被神圣化的倾向,掌握文字的人往往被人敬重。制度化教育基本上是以抄本、刻本和印本上所记载的知识为核心的,这在一定程度上强化了将书本知识神圣化的趋势。而民众在千百年间形成的口耳相传的知识,长期得不到应有的关注。在今天的教育制度和知识体系中,虽然有民俗学、文化人类学等关注民众知识和文化的学科,但总体而言,重上层精英文化、轻底层民众文化的倾向一直没有得到有效矫正。好在从20世纪中叶开始,越来越多的学者意识到,以往偏重书面文化、轻视口头传承的倾向,给整体把握人类文明进程和知识体系带来了诸多弊端和限制,应予纠正。这种认识上的转变,与人文学术整体性地眼光向下交相呼应,形成了人文学术的某些新趋向和新领域,如口述历史口头诗学等。

乡愁是对传统的怀念,是对过去岁月的思念。她不是城里人的专属,更不是知识分子的专属,而应当属于所有人。

  活动当天,沈城市民还在辽博三楼报告厅聆听了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组副主任、中国民俗学会荣誉会长乌丙安教授的讲座,并与非遗专家进行面对面交流。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号召国际社会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就是重新认识和估价民间文化的有效举措。它出台了《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和在其框架内推动设立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为首的两个名录和一个名册,以推动形成全球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热潮。人们越来越认识到,人类文明的赓续须臾离不开口头文化在代际和族群之间生生不息的传承,海量的民间知识和民众智慧是人类持续发展不可或缺的文化因子。

乡愁是对故乡的思念,愁代表着浓浓的情感。在当前城镇化浪潮的推涌下,乡愁更成为所有中国人内心最为柔软的一部分。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处故乡。这个故乡与你血脉相连,你是从那里诞生并成长。可以这么说,我们所有的人都有一个做过农民的前辈。对故乡的感情就是对前辈的感情,对泥土的感情。

  传统节日的文化内涵不能歪曲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际哲学与人文科学理事会主席)

推而广之,人类社会从农耕文明走向现在的工业文明,所有的人类在内心最深处都藏着一个村庄的影像。那是对血缘亲族的回忆,是对家族历史的认同。这是任何人事都无法阻拦的情感。所以,我们能理解,为什么中国人叶落总要归根,为什么要衣锦还乡,为什么在春运一票难求的情况下,无论如何都要返回故乡团聚。家族荣誉、亲缘感情将他们紧紧联系在了一起。可以想象,一旦故乡没有了,那些盛满回忆的村庄不见了,有多少人会成为情感上的孤儿,成为缺失故乡的人。

  已经85岁的乌丙安教授仍奔波在保护文化遗产的工作中,虽然9日他还要去北京讲课,但他仍挤时间赶到了辽博,参加文化遗产日活动。他对记者说:文化遗产,尤其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一是不能过度开发,二是不能歪曲使用。他特别举例说明,每年农历七月初七是传统的七夕节,也是我国传统节日中最具浪漫色彩的一个节日。可现在,很多商家却将七夕节当成情人节来大肆进行商业炒作,这种做法不仅不利于传统节日的保护,而且将传统节日的文化内涵给歪曲了。包括媒体在内,都应该多宣传中国传统节日的文化内涵,对如何过传统节日有个正确的引导。七夕节之所以能列为第一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就是因为它是有中国特色的节日。我们应该珍惜,千万不能把自己的东西丢了。

无法找到乡愁的边缘人

  要更好地依法保护文化遗产

城镇化浪潮是世界性的趋势,它带来的是一个国家国民的素质和文明的整体性提高。然而全球性的城镇化浪潮,终归要让很多人从此成为没有故乡可回的人,成为无法找到乡愁的边缘人。

  谈到快要到来的端午节,乌丙安教授说:辽沈地区的端午节还比较正统,如今南方有一些大城市的端午节已不如北方城市。不少小学生只知道儿童节,而不知道端午节。今天可以看到,辽沈地区已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关注非物质文化遗产了,这是件好事。我们所面临的重要工作就是将基础工作做好,促进老百姓的对文化遗产的保护激情,鼓励他们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积极性。传统的节日应还节与民,让老百姓参与保护自己的文化。经过十年的努力,全国申报文化遗产的线索达到了上亿条,辽宁也有几百万条。

目前城镇化带给乡村的最为明显的变化,莫过于村民身份的多元化。由于城镇化的发展,一些村落土地被征用,村民们被迫进入社区住进楼房,成为没有土地的市民,突然没有土地可耕种的农民除了得到几套房子成为收租公(婆)外,大多数成了有闲阶级,于是大量的村民无所事事,赌博、游乐成了打发时光的最主要手段。还有些地方,因为靠近城市,城镇化后让许多农村剩余劳动力涌进城市,他们成为城市建设中的产业工人,但他们实际上并没有改变自己的农民身份,干着工人的活却没有享受到产业工人在城市中的待遇。他们的真实身份就是农民工,即拥有农业户口、被人雇用去从事非农活动的农村人口。随着城镇化的不断深入,农民工阶层已经成为不容忽视的弱势群体。他们的贡献有目共睹,但他们的自身利益却没有得到很好的维护,尤其是他们在远离乡村后,身份开始模糊,长期的城市生活,让他们有意识地接近城市的生活方式、适应城市的生活节奏,但因为曾经在乡村生活的经历和乡村文化的影响,使得他们还不能很快地融入城市的生活。他们的言谈举止和生存都成为迥异于城市人的特殊群体,同时也成为城市文明的边缘人群。

  目前,国外已抢先申报了文化遗产端午节,而且还对中国的祭孔、春节、汉字等表示出极大的欲望。乌丙安教授表示,很多文化遗产,中国有外国也有,谁都可以申报文化遗产,而我们所要做的工作就是,既要积极抢救文化遗产,也要更好地依法保护文化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