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宗林夺徐章垿诗歌大赛头奖,除了提示时间

图片 4

原标题:古代人晚上为什么要打更?除了提醒时间,还有几种特殊的用途

原标题:欧洲夜史:人类对夜晚态度之变迁

原标题:吕宗林夺徐志摩诗歌大赛头奖,原来衡阳诗人这么多!

提到打更这一件事情,相信大家在古装剧中没少看到和听到吧,一个人或者是二个人传来敲锣声,而且口里喊话“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可能许多人心里有疑问了,为什么古代晚上要打更呢?晚上人都睡着了,打更不就是把人给吵醒了吗?

  除了季节的变换导致夜的长短发生变化,黑夜本身并无变迁可言,昼夜交替是自然规律,亘古不变。夜的变迁发生在与人类的关系中,从长久以来作为恶的化身,到近代以后成为现代生活方式所必需的一个时段,人类对黑夜的态度伴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而发生转变。

一个老人坐在门前的小板凳上,眯一会儿

图片 1

小猫也趁机,眯一会儿

其实吵醒人是肯定的,但在古代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打更是有规律的,绝不是乱敲乱打。在古代一般打更分五次,而且一次是隔二个时辰打一次更。从晚上7点开始打落更,晚上9点打二更,依次到了凌晨的3点打五更。

历史上,人类对黑夜的感情十分复杂,黑夜常常与恐惧联系起来,令人产生长夜漫漫的感觉。

时光也跟着,眯一会儿

与现代人相比,古代人没有闹钟和手机,所以根本不能知道晚上是几点几分,但在白天他们好根据太阳来判断大致的时间。这也就产生了打更的第一种说法,就是为了提醒人们正常的作息时间。而上面分5次打更就是最好的体现,起到了提醒时间的作用。

从希腊神话中我们可以读出黑夜恶的本性。据赫西俄德说,纽克斯是夜神,她生了厄运之神、横死之神和死神。尽管没有和谁结婚,黑暗的夜神还生了诽谤之神、悲哀之神、折磨凡人的涅墨西斯,继之,生了欺骗女神、友爱女神、可恨的年龄女神和不饶人的不和女神。恶意的不和女神生了痛苦的劳役之神、遗忘之神、饥荒之神、忧伤之神、争斗之神、战斗之神、谋杀之神、屠戮之神、争吵之神、谎言之神、争端之神、违法之神和毁灭之神,所有这些神灵本性一样。由此可见,黑夜在希腊神话中几乎是万恶之源。

群山,稍微向后,移动了一下

图片 2

到中世纪,黑夜的负面形象并没有发生变化,尤其是在基督教支配下的欧洲社会,由于魔鬼和巫术,黑夜恶的性质更加突出。在当时的作品中,经常会看到如下论述:魔鬼在夜色的掩护下出没,黑夜属于魔鬼,而魔鬼是上帝的敌人。巫术是教会另一个痛恶的对象,中世纪巫术盛行,而巫术也属于黑夜,如同金斯伯格《夜间的战斗》所揭示的那样,“本南丹蒂”与巫师的战斗就发生在夜里。人们把黑夜当作魔鬼、阴谋的同义语,即便在现代英语中,夜仍有黑暗、罪恶、悲伤等含义。

——景耕《静处》

古代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到了晚上如果是没有事情的时候睡着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但如果是有一些事情需要晚上在特别的时间来办呢,万一睡着了不就错过了吗?那打更人就很好的解决了这一传真的作用,比如哪一家人起火了,当大家都睡着的时候打更人就能给人们敲锣提醒,这就是打更的第二个最有用地方。

其实,夜晚与白天一样,是一种自然现象,无所谓善或恶。人们赋予黑夜以恶的性质,乃是因为人的恶劣面往往在看不见的黑暗中展开,夜色为鸡鸣狗盗、杀人越货之事提供了天然的遮蔽,因此背上了恶的名声。黑夜具有恶的本性,是人们情感投射所致。

所谓一方山水养一方人。地处湘中南的衡阳因“雁到衡阳不南飞”的说法,很早便有了“雁城”之称,千年来,衡阳背枕南岳钟灵毓秀的南岳衡山,湘水穿城而过,奔流入长江。时光岁月的流转中,山水之间的这片土地上孕育出独特的文化,蔡伦、王船山等文化巨人脱颖而出,石鼓书院在很早便是中国古代四大书院之一,成为湖湘文化发展与兴盛的圣地。

图片 3

图片 4

而且在这过程之中打更人还充当着另一个用途,就是提醒着人们注意盗贼,从一定程度上来讲是很好的预防了晚上偷盗事件的发生。打更人的存在不仅仅是起到提醒时间这么简单,最重要的还是充当着一个警钟的好处。

伴随着近代城市化的兴起,城市中出现夜生活,这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人们对黑夜的负面看法。这种生活方式以酒馆、咖啡馆、音乐厅、剧院、俱乐部为载体和平台,为人们提供娱乐休闲以及社会交往的机会;这些场所大都具有经营性质,一些活动(如音乐、戏剧等)由专业人士提供,参加活动的人往往是需要付费的。在这里,黑夜不再漫长而需要打发,反而成为一天中最有生活情调的时段,为了享受这种生活方式,人们等待夜幕的降临。

在这样一个文化气息浓厚,历千年不衰的背景下,衡阳一直是一个不缺诗人的地方。说起衡阳的诗人,最为大家所熟悉的,应当是有“诗魔”之称的衡南籍诗人洛夫,早年入伍参军,后随之迁到台湾,最终定居加拿大。湖湘文化潜移默化的影响,加之两岸、海内外分离的浓浓乡愁,成为洛夫最重要的灵感来源与作品母题,他的作品《魔歌》成为中国诗坛的经典文学作品之一,而他的《漂木》让他提名诺贝尔文学奖,从而在世界文坛占有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