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底之后的反弹,强化公产意识

触底之后的反弹 ——来自协会的心声

  新华网浙江频道9月18日电(记者 刘明洋
冯源)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申报是申报人与履行文化保护职责的行政部门签订的一个保护与传承的契约;而被列入名录的非遗技艺也不再是完全的个人私产,而是国家与民族历史文化传承的共同记忆。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国家非遗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刘魁立17日在参加第三届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舟山论坛时表示,面对我国目前在非遗保护领域出现的重申报,轻保护现象,遵循非遗保护的契约精神、强化非遗技艺的公产意识十分必要。

  整体保护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事业的一个重要概念,具有很强的中国特色,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整体保护以及与之相关的一系列概念和理念是中国对于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理论创新。在十多年的理论探索和实践尝试过程中,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整体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整体保护逐渐成为我们工作的主要理念之一,由此发展出文化生态保护区的重大项目,也引发各地开展具有地方特色的创新工作。遗产的整体性从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一个相对单纯的概念发展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实践中一个内容非常丰富的理论工具,与各地理论与实践结合的努力是密不可分的。

2013年8月27日,《HPA2013情定南京》的文章发出,作为协会的工作人员,我们与所有关注“人类贡献奖”年赛的朋友们一样,感到心里的一块石头落地了。我们终于可以向所有急切渴望参加颁奖典礼的海内外朋友们发出邀请了。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我们传统文化中的典型、范例,保护非遗对于我们振兴传统优秀文化、提高民族文化自觉有着重要意义。刘魁立表示,现在我国的非遗保护实行的是名录制度,符合相关条件的非遗项目都可以进行申报。一旦进入非遗保护名录,那就意味着申报人与履行文化保护职责的行政部门达成了该非遗项目的保护与传承的契约,双方都有遵循相应许诺的义务,虽然这是一种自愿承诺,但也是一张军令状。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整体保护是基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整体性,这是客观的历史事实。因此,非遗的整体保护是遵循客观规律的保护方法。我很高兴,这篇文章以宁波的保护工作为例展示了中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整体性理念及其实践的丰富内容,既对宁波这些年的工作成绩进行了理论提升,也充实了我们一直倡导的整体保护的生动案例。

然而,好事毕竟多磨。

  在非遗保护的实践中,很多申报人信守了诺言,但也存在着背信弃义的现象。刘魁立指出,目前我国非遗申报中存在着狗熊掰玉米现象,申报者过分看重项目名录的级别,在不遗余力不断升级的同时,保护与传承工作却打了折扣。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契约意识的淡薄,存在着对虚荣及其可能带来的经济利益的过分追求。

  中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是从四级名录项目及其代表性传承人的命名开始的,这也是我们一直以来的主要工作。这些项目在地方上是分散的,并不能显示出相互之间的联系。如果我们的工作仅限于此,实际上难以彰显各个项目的代表性。因为如果没有对于地方文化的整体认识,各个项目的代表性意义就容易被湮没。就全国而言,认识到寻找地方文化的整体性特色并由此指导本地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需要一个文化自觉的过程。从本文的介绍来看,宁波显然是领先了一步。从项目保护到三位一体,再到现代保护体系的建设,显然其中贯穿着一种整体观,一种凸显地方历史传统的整体观。宁波的探索生动地说明,地方文化的整体属性与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代表性是辩证的依存关系,我们的文化工作需要两手抓。

2013年10月16日,南京市官员被调查的消息爆出,于是,年赛落地南京的事情也受到了影响。我们的神经又紧绷了起来。面对众多获奖者要求发送正式邀请函和确切的活动时间与地点的请求,我们没有停止努力,没有放弃这个六朝古都,我们一直在主动协调、积极磋商。

  刘魁立表示,非遗保护中契约精神的遵循,不仅包括项目申报单位、组织及个人,同时也涉及文化保护的行政执行部门,因为该契约的执行情况需要有关部门定期地进行检查。我们需要通过上下合力、共建互动的方式,使我们的非遗保护落到实处。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整体保护仍然是一个需要继续拓展、深化的工作,需要研究者与实践者的相互磨砺,也需要全国性的工作与地方工作的相互配合。我们虽然取得了显著的成绩,但是显然还有许多需要我们继续努力的空间。我愿意与本文的研究者与各地的实践者共勉。

但是,结果很遗憾。

  在谈及非遗传承人所掌握的知识与技艺时,刘魁立表示,被列入保护名录的非遗技艺已不再是完全的个人私产,而是一个国家和民族历史文化传承的共同记忆,这就要求被列入传承人名录的非遗继承者们要有私产变公产的文化自觉。虽然非遗传承人拥有相关知识与技艺的获利权利,但也必须履行传承义务,按照相应法规进行利用、处置。

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  (作者系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民俗学会理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