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陇西丧葬习俗,山西雁门关

解放后,丧葬仪式、送礼习惯、酬谢宴客等大为简化。道士和尚诵经超度、乐队奏哀、主宾赞札等仪式,基本废除,但近年来已渐有不公开举行者。

清代食摞

“铁打的雁门,流水的王朝。”唐朝建立后,依然面临着突厥的威胁。唐朝不修长城,却在雁门一带修筑了一道险峻的关口。这道关口之高,连大雁都飞不过去,因而得名“雁门关”。

出殡时,孝子要拉纤,路过至亲家门口,还要举行路祭。如讲排场,举行反魂时,在家书主后不点主。送葬时,十岁左右的孙子用盘子端上神主乘青围轿在灵前引导,下葬时灵枢抬悬在墓口,才行点主礼,叫悬棺点主。葬毕,由孙子抱神主上轿,两个孙子
(或侄孙)在轿前左右执熏炉,孝子在轿两旁一手把轿,一手执香,女孝子在后,乐队前导,悼联次之,小乐队在轿前,护送到家才行安主礼。

陇西民间有一句俚语,把说媒称为“挣献饭”。话虽然不好听,那“献饭”倒是有讲究的。

金戈铁马,催生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边塞诗歌。有“鬼才”之称的唐代著名诗人李贺就写了一首《雁门太守行》:

旧时的丧葬仪式,视家庭景况而作安排。一般仪式是祖父母或父母逝世后,给穿好衣着,先行拜香,用升子装满粮食,如亡人70多岁,就在粮食上摆80个纸钱,长子身披红衣点一住香,磕一个头,便插在一个纸钱方孔内,如此直到拜完,才抬尸体停灵床,大家在大门外烧纸,设置灵堂,前悬灵帐、伴灵纸,同时请阴阳出殃状,择定安葬日期,隔夜或第三日夜孝子亲视含殓。

“献饭”的内容是“海”字头、“吉”字头或“福”字头的“十二体”正菜,加两碟点心,红事中加两瓶酒,白事中加一瓶酒,外带香、烛、黄表。

雁门关,成为唐朝兴衰的见证者。老将郭子仪,出雁门关,平定了“安史之乱”。名将薛仁贵长期驻守雁门关,防范突厥骑兵南下。仅仅是唐朝,雁门关一带就发生了40余次战争。

点主是把长子左中指针刺出血,新毛笔蘸血点在神主上,原写的“xxx神王”的“王”字上加一点便成“主”。点主者一般要聘请县上或本乡著名文人绅士或行政官担任。这个仪式像今之追悼会上致悼词一样严肃。

据说李世民自向李氏祖籍招募十万陇西子弟兵,回到太原,加紧训练,使之成为一支劲旅,完成兴唐大业,后来又举玄武门之变,登上龙位。还算这小子有心,总没忘了舅母、表嫂对他的关爱拥助之情,便封了舅母为一品诰命夫人,遣使送来凤冠霞帔,并在陇西城内建起一座牌坊以示彰旌。

在这9座关隘要塞里,又以雁门关为首。雁门关因此被称为“中华第一关”。

亲友吊丧时,送香纸,情重者还送挽棘挽联,悬挂灵堂内外。挽幛用绸缎做成,白或黄纸写吊词缝贴在幛上;挽联用白漂布做成,用蓝颜料直接把吊词写在挽联上。也有送钱的,叫做“送奠仪”,这种奠礼,或多或少,都是按“礼尚往来’方式行事。我家有事你送多少,你家有事我也送同样数目,似有共帮互助的意思。

给媒人抬献饭是因为陇西人自古不兴职业媒婆,都是亲友间互相通谊,中间有个月下佬牵线搭桥,并不收谢媒钱财。但做媒总要两边奔走,有道是:做得一桩媒,跑烂三双鞋。免不得在“夸富作亲,成人之美”过程中得编一两句假话说说。思量起来,实在是“成了旁人儿女美事,损了自家先人阴德”。但应人事轻误人重,只得在大事合成之后再向先人供献谢罪,这桌饭自然就该由占了便宜的男方家出了。故陇西人谢媒,一般都是抬一桌献饭加送一双新鞋。

在和平年代,雁门关记录的是官员治理。当年,雁门关两侧时有老虎出没,伤及百姓和商人的性命。镇守雁门关的官员叫马公。他弟弟毛遂自荐,要铲除老虎,为民除害,没想到反而被老虎伤害。马公悲愤交加,为弟报仇,终于将老虎杀掉。当地百姓捐资了一块“马公杀虎处”碑,并将他弟弟的遗体埋葬于碑旁。

给逝者烧纸钱的风气还在流行。过去有烧七七纸习俗,规定从死之日,每七天烧一次纸,称为“一七”、“二七”、“三七”……最后为“七七纸”,俗叫“断七纸”。到百天叫烧百天纸。以后每逢节日或亡大生辰忌辰都要献饭烧纸。特别三年纸节,往往举行较隆重的悼念,叫“烧三年纸”。亲属妇女还在烧纸时放声哭啼,表示怀念之情。

“食摞”长三尺六寸、阔高各一尺八寸,各合成九尊之数。底有宽边云座、内分两层、上有盖。两厢各有如意万字形柱,上连雕花双梁,中通一孔,置铁环以备抬用。四角包嵌有金属饰件,多用松、柏、楠木制作,油漆成朱红或金黄色,红木者最为名贵,民间少有所存。抬“食摞”一般不用扁担,用的是茶杯口粗的硬杂圆木,因从“食摞”的“心眼”里穿过,称为“穿心杠子”。

清朝时期,由于边疆稳定下来,雁门关逐渐失去了边关的作用,城墙逐渐荒废,任风吹雨打,无声地诉说昔日的辉煌。

各种祭礼仪式各不相同,但都要备祭文。大礼繁琐,今已不流行,一般只行家祭礼。

“献饭”,广泛用于婚、嫁、丧、娶各种正规礼仪场合,是祭祀先人的觞飨,不仅当事者家中自己要做,迎娶新娘的新郎家要向女方家抬献,丧葬礼仪中至亲晚辈还要向亡故长者抬献。

无休止的战争,给民众带来了深深的灾难。于是,汉朝、匈奴和亲了。年轻貌美的王昭君,从雁门出塞,嫁给匈奴单于呼韩邪。“昭君出塞”,换来了较长时间的和平。雁门一带出现了“遥城晏闭,牛马布野,三世无犬吠之警,黎庶无干戈之役”的和平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