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买卖牲口,天津旧时商店开张为什么要摇算盘

图片 1

台湾民间的讲究很多,在每年祭祀所信仰的神祗的活动中,所用的祭品,也是很有讲究的。依据神祗的尊卑等级和人的关系远近,而有所不同。比如:

在过去,算盘是人们经常使用的计算器物,更是商人崇敬的物品。当年天津达仁堂药店的柜台上,有一把3.06米长,106位的大算盘,堪称算盘之最。这把现陈列在天津博物馆的长算盘,可以看出商户对算盘的崇敬。

在天津的商业活动中,货物成交价格形成的方式常见的有两种:一种是明码标价,报价后不还价;一种是当面议价,双方可以讨价还价。进行讨价还价,一般是用口语表达,明确清楚。但也有手语暗号进行的。

牲礼即牛、猪、羊、鸡、鱼等,称为五牲:用三牲的即五牲中的三种。祭祀尊贵的神如玉皇大帝、三官大帝等用五牲,祭祀孔子用整牛。祭祀土地、龙王等一般神祗用三牲,一般是猪肉一块,全鸡、全鸭或全鱼,也可以用鸭蛋代替全鸭。

在旧时的天津,凡商铺开张之日,掌柜必在柜台上摇响算盘,拨响算珠。算盘在商家眼中备受推崇。每年正月初二送财神时,商家在财神像前摆列香烛,供果,于门外燃响鞭炮,全家人手持算盘,排列供桌前面,在进香和焚烧浇了酒的黄纸时,全家人一齐猛摇一阵算盘。

解放前的天津码头和市场上的买卖家以及为买卖双方说合交易,从中抽取佣金的牙商掮客,为了巧取钱财,常常将手藏在衣袖中,与对方摸手问价,讨价还价,旁人不知道他们的议价结果,这叫“袖里吞金”。

图片 1

每年在正月初六开市营业时,主东也要安排店伙再摇一通算盘,祈求一年财源滚滚。平常店内没有顾客时,也要拨动算盘,噼啪有声。

牙商掮客们用这种手段垄断交易,降低卖方的价格,抬高买方的价格,从中赚钱。手语方法是:伸出一个到五个手指,分别表示一到五的数目。一只手的拇指和小指同时伸出,表示六。拇指、食指、中指三指一捏,表示七,俗说“捏七”。拇指和食指伸出表示八。食指作勾状,表示九,俗说“勾九”。将一只手的中指夹食指的指尖,表示十。表示十的方法,还可以同时伸出两手,伸出十个指头,或用两手的食指作交叉或十字状。

祖先是比较亲近的,所以祭祖用牲礼猪肉、鸡、鱼等之外,还要加上烹调的菜肴,合成十或十二道祭品,再加上主食的果或面条。

商店每天开门营业的时候也有摇算盘等习俗。百货商店的掌柜首先拿起算盘上下摇动几下,哗啦哗啦响几声,再把算盘放在柜台上,用手拨弄算盘珠。还用鸡毛掸子掸柜台上、货架上的浮尘,以示开门大吉。

买卖牲口必须要用“袖里吞金”,据说如果让牲口听见讨价还价,就会出毛病。这其实是买卖双方或掮客们怕被别的牲口贩子听到了抢生意。就在袖子里比划,嘴里说“这个整”,手里伸出表意的数;“这个零”,手里也伸出表意的手指数。同时还有暗语,从一到九是:门、可、眯、品、拐、晃、摄、哈、句,买卖双方如果不懂,自有马集的马贩子们当“跑合的”。

祭祀其他的鬼物,则只用白米饭和若干碗菜肴。以上的祭品都是荤的,台湾人称之为“菜饭”。但是祭祀佛教的神如佛祖、菩萨等,不能用荤的,必须用素供,台湾人称之为“菜碗”。

中药店的店主一开门,除拨响算盘,掸掉灰尘之外,还要撞响捣药的铜杵臼,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表示开门有人抓药,生意繁忙。副食商店开门营业时,则要把算盘、砝码等准备齐全,把各种货物摆放在适当的位置,把包装纸袋,捆扎绳索准备妥当。

牲口成交后要付给他们“佣金”,其比例是“成三破二”,即买方出3%,卖方出2%,共百分之五的中介费。由跑合的牲口贩子去分。

祭品中,还用茶和酒。祭祀神用酒五杯或三杯,祭祖先用酒五杯、七杯或十杯。祭祀神佛、祖先也用茶水,以三杯为主,也可用清水或干茶代替。祭鬼用酒五杯、七杯或十杯,因为鬼的兄弟多,让他们都能得到享用。

商家崇敬算盘,因而又有了一些关于算盘的禁忌。如算盘五个算珠一面只能朝向店里自己人,不能倒过去给外人——怕财利被外人算计走了。算盘不能翻扣着,不能摔打,不能竖立放置,不能顶在腰间,不能拿算盘打逗,或用它磕打别的东西,不能放在椅凳上,不能坐在屁股下。这些禁忌体现了商家珍惜、爱护算盘的心理,也体现了商家想赢利怕亏损的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