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州一带的蚕花廿四分,旧时天水地区的民间婚俗

旧时在浙江省的桐乡、吴兴、德清一带,流传着这样一种风俗:每年清明节,附近农村的蚕农,特别是养蚕女,都要到山上走一走,轧轧闹猛,俗称“轧蚕花”。那些未婚男女青年把它看作社交的好机会,自然要往人堆里去轧一轧。

在我国的浙江省杭州、嘉兴、湖州一带的蚕乡,蚕农之间盛传着一句充满吉利色彩的口语——“蚕花廿四分”。
“蚕花”,既可作为蚕桑生产的代用词,又是蚕农祈望蚕茧丰收的惯用祝颂词。至于“廿四分”,也是一个象征丰收的数字。

大约从明清时代开始,天水地区迎娶新娘子的花轿上常贴“狮”字或狮子画,以御百害。轿门上挂一水壶,装满水,谓之“长命水”。在水壶里再插上葱蒜或其他有生命力的吉祥草数根。

据说,人越多,轧得越热闹,这一年的蚕花就越兴旺,凡到这里轧过蚕花的女子,将来养蚕一定能获得好收成,因此,每年清明,到含山的蚕农像潮水一样涌来。含山虽然不高,但景色秀丽。山上松柏苍翠,山下有弯曲的环山河。七层宝塔耸立山顶,山神庙、观音殿依塔而建。

蚕的一生要蜕四次皮,每蜕一次,叫作一眠,经过头眠、二眠、出火、大眠之后,便要上簇作茧。每到大眠时,蚕农要把眠蚕过秤记数,待到采了茧子再次过秤,进行比算。如果一斤大眠蚕采一斤茧子,就叫一分蚕花,一斤大眠蚕采八斤茧子,就是八分蚕花,若能采到十分以上,就已经是相当好的收成了。所以“蚕花甘四分”,便成为蚕农寄托美好心愿的一句口彩了。

当地人称女性性器为“水门”,暗含其生育旺盛。壶中插的葱蒜等物,皆多根须,再配之以水门,表示多子多孙,后代不断。

据传,有一年清明节,蚕花娘娘在作村姑,将含山踏遍。从此,山上留下了蚕花的喜气,谁要能够脚踏含山之地,就可以把蚕花喜气带回去。因此,这一带的蚕农每年清明都要到含山走一走,久而入之,便形成了清明“轧蚕花”的习俗。

为了附合和验证这句好口彩,每到清明养蚕之前,蚕农们都要去赶龙蚕庙会,或者到含山轧蚕花。人们从香市回来,都要买几朵彩纸或彩绢扎成的

新娘下轿时,新郎家的嫂子把一“柽子”塞进新娘子怀里。柽子取“圣旨”谐音。柽子上用红线拴一铜镜,一把尺子,一把剪子,分别称“照妖镜”、“量天尺”、“金蛟剪”,专门用来驱百邪、避百害、防百病。相传为周公所传。后代信仰周公,遂衍为习。

蚕乡的清明节一般有三天,叫头忙日,二忙日,三忙日。轧蚕花从清明开始,要延续三天。这期间,人们从四面八方汇集含山,有趣的是,蚕乡女子每人都要买一朵纸扎的“蚕花”插在头上。据她们说这蚕花是西施美女传下来的。

“蚕花”戴在头上。据说,戴过蚕花的姑娘和阿嫂,将来养蚕一定能获得好收成。有时蚕娘还要在神潭“汏蚕花手”,以图养蚕缫丝一帆风顺。

天水地区的婚俗紧紧围绕生育繁衍的思想主题创造了一系列婚姻习俗形式。秦安、甘谷、武山等地婚俗文化蕴涵深厚,是研究传统婚俗的极好的资料。《秦安县志》载:迎亲时,男方家里张灯结彩,门户一律贴上朱红楹联。富裕人家要扎彩门,请乐队。女方邻里要赠东西为出嫁女子“添箱”。迎亲人数必为单数,花轿上贴有“雀屏”字样的红横额,轿帘上贴有“狮王在此”的红条幅,用红绸挽花,从轿顶直垂轿的四角。富裕人家还选福寿双全的妇女一人另坐大轿一同前往迎亲。

轧蚕花的女子头上插起红红绿绿的蚕花,便欣喜地挤进人群,开始了名副其实的轧蚕花。她们随着人群轧到山顶,首先要到山神庙或观音殿中去参拜一下,祈求神仙保佑她们蚕茧丰收。从庙里出来,便向山顶北侧小水潭走去,这水潭名叫仙人潭,人们来到这里,总要捡一块小石头丢向水潭中心。当地流传着这样一首民谣:“击中仙人潭,回家养龙蚕,蚕花廿四分,谢谢蚕神仙”。其实这也是一种占卜习俗的残痕。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则身背红布“蚕种包”,沿山绕行一周,自然也是希冀得到蚕神的保枯。

“蚕花廿四分”这句口彩,表现在蚕乡的婚事中,又形成一种奇异的风俗。每当姑娘出嫁时,妆查中总少不了丝绵胎,陪嫁的每件物品上,都要系一绺红色丝绵作装饰。它象征着新娘嫁到夫家后,种桑养蚕,淘米做饭,就象万年青一样,常青不衰。

到了女家,先向其祖宗“神主”磕头行礼。新娘或坐轿,或骑马骑驴,但忌用草驴和骡子。新娘胸背后佩戴镜子,意在避邪。沿房门口放一火盆,让新娘从火盆上越过。闹洞房之夜,新郎揭去新娘的盖头,伴娘为其脱去朱衣,新娘开始梳妆。先由新郎为她梳理头发之后,再由伴娘给新娘挽起高髻,名之“纂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