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女谋害皇帝,西阁曝日

秦始皇,中国统一的秦王朝的开国皇帝。史书记载,他有三个名字。一曰嬴政,他是秦庄襄王之子,“秦人赢姓”,由于生于正月,故起名为正,古代通政,因此写作政,所以追根而论为嬴政。二曰赵政,先秦时,有以出生地为姓的习俗。秦始皇以秦昭襄王四十八年正月生于赵国首都邯郸,故以赵为姓,称赵政。三曰吕政,秦始皇又怎么会姓吕?这就牵扯到了秦始皇的身世问题。

嘉靖二十一年十月的一个深夜,北京皇宫内发生了一起中国历史上极其罕见的宫女谋害皇帝案,以杨金英为首的十几名宫女趁明世宗朱厚熜醉睡之机,以绳带套住其颈部,然后左右一起用力拉,意在结果明世宗性命。但由于杨金英当时手忙脚乱,误将绳带系成了死扣,未能将明世宗勒死。事后,杨金英等人全部被处死。那么,这些宫女为何对明世宗如此恨之入骨,又为何不惜铤而走险呢?

图片 1

据《史记·吕不韦列传》记载,赢政的父亲子楚在赵国做人质时,当时赵国的政治投机商吕不韦钻了秦国宫廷的空子。吕不韦先与一个能歌善舞的赵姬同居,知道赵姬有身孕后,让赵姬去勾引秦太子子楚。不久子楚爱上赵姬,吕不韦便把赵姬献给子楚。赵姬足月后生下赢政,子楚于是立赵姬为夫人。后来子楚回国继承王位,死后把王位传给子政。

朱厚熜,嘉靖帝,兴献王朱祐杬之子。武宗于公元1521年3月病死后,由于武宗没有留下子嗣,又是单传,因此皇太后和内阁首辅杨廷和决定,由最近支的皇室,武宗的堂弟朱厚熜弟继承皇位,第二年改年号为嘉靖。

西阁曝日 作者: 杜甫朝代: 唐体裁: 五古
凛冽倦玄冬,负暄嗜飞阁。羲和流德泽,颛顼愧倚薄。
毛发具自和,肌肤潜沃若。太阳信深仁,衰气欻有托。
欹倾烦注眼,容易收病脚。流离木杪猿,翩跹山颠鹤。
用知苦聚散,哀乐日已作。即事会赋诗,人生忽如昨。
古来遭丧乱,贤圣尽萧索。胡为将暮年,忧世心力弱。

这种说法被班固所接收,于是《汉书》直接称赢政为吕政。东汉高诱为《吕氏春秋》作注,他的序记载的情形跟司马迁的记载基本一致:“不韦取邯郸姬,已有身,楚见说之,遂献其姬,至楚所,生男,名之曰正,楚立之为夫人。”唐司马贞《史记索隐》这样解释:“吕政者,始皇名政,是吕不韦幸姬有娠,献庄襄王而生始皇,故云吕政。”

从以上介绍,我们可以看到,朱厚熜之所以能够当上皇帝,是存有几分侥幸和几分幸运的。若武宗有自己的子嗣,朱厚熜想即位想都别想。可叹的是,朱厚熜虽然被历史推到了前台,却由于自己的身体不佳,严重影响了他的宏图大志发挥和施展。

图片 2

这种说法似乎有一定的道理。《史记·吕不韦传》记载,“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时生子政。”期即一周年。就是说子楚娶了赵姬一年后,赵姬才生赢政。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按照这样计算,赢政应该是子楚所生。从两汉到宋元时期,一直都信奉秦始皇私生子之说,未有异议。

有史料记载,嘉靖皇帝的父亲朱佑杬和母亲蒋氏到湖广安陆州后,一共生了四个子女,嘉靖皇帝朱厚熜是最小的一个。他从未见过他的大哥大姐,因为他大哥出生后5天就夭折、大姐也在4岁时病死,而此时嘉靖还未出生。正德二年朱厚熜出生时,他二姐当时4岁。但当他6岁时,这个二姐也病死了,死的时候只有10岁。到嘉靖皇帝13岁时,父亲朱佑杬也病死了,只剩下他和母亲蒋氏相依为命。作为王室人员,何以如此短命?说起来,他们不可谓经济、医疗条件不佳,唯一能够解释的是,家族血缘遗传基因以及水土适应方面出了问题。

秦始皇果真是私生子?这是一个千古之谜,由于年代久远,事实已无法查实。然而有人从动机上开始怀疑《史记》记录的真实性,由于司马迁因祸遭到残酷的宫刑,在他的笔下,历代酷吏、暴君多少被涂上不良的墨迹,所以也不能排除司马迁在记录秦始皇时,因反感而夸大其辞。

15岁开始做皇帝的朱厚熜,挺着一副并不硬朗的身躯开始了打理朝政的繁忙事务,开始了身陷庞大后宫的纵欲生活。可想而知,他是极其疲惫、极为劳累的。是故,此时此刻,有不少大臣便谏言,一种是劝说皇帝清心寡欲,多考虑国家大事,少接近女人,生活要有规律。这种建议,嘉靖皇帝不太能接受,或者说根本不想接受。第二种主意,是建议皇帝想办法强身健体、想办法增强各方面的能力。朱厚熜对此很感兴趣(当然,他感兴趣的不是真正的锻炼身体,而是灵丹妙药)。于是,不断有人给他进献房中术、不断有人给他提供长生不老药。

在明代,便有人开始对《史记》提出异议。明人汤聘尹以秦皇乃吕不韦之子,是“战国好事者为之”。清代学者梁玉绳也提出异议,认为《史记》系从传闻得来,非从考实得来,并从行文剖析,以为司马迁在记述中即有所保留。

自从明朝嘉靖帝迷信丹药,欲求长生不老永享人间富贵,对道家的长生术、炼丹术甚为痴迷后,服用了许多富含铅、汞等有毒重金属和其它毒性物质的丹丸,使得嘉靖帝的神经系统遭到巨大的损害,加上万万人之上的至尊身份,少有人对其劝说约束,结果他的性情变得越来越暴虐,稍有不悦便会打骂身边的侍从,而且尤为喜欢对身边的柔弱宫女施以毒打鞭挞,宫女们惧之如猛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