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向中国被毛泽东戳破,玛雅文明湮灭之谜新探

日媒:日本1955年曾欲签相互防卫条约要求美军撤出遭拒

基辛格:美企图将“祸水”引向中国被毛泽东戳破

玛雅文明湮灭之谜新探

东京消息L据日本《读卖新闻》报道称,日本在1960年美日安全保障条约修订之前的1955年,当时首相鸠山一郎曾希望与美国签署《相互防卫条约》,要求美军撤出日本,但未获美方理会。

《党史博采》文章:亨利·基辛格是美国著名学者和外交家,在实现中美关系正常化的过程中,充当过极为重要的特殊角色,是两国最高级会谈的先行官。他与毛泽东有过多次热情的会见,进行过长时间的真诚而无拘束的谈话,毛泽东给他留下终生难忘的印象。

1839年,探险家史蒂芬斯率队在中美洲热带雨林中发现古玛雅人的遗迹:壮丽的金字塔、、富有的宫殿和用古怪的象形文字刻在石板上的高度精确的历法。

  考古学界对玛雅文明湮灭之谜,提出了许多假设,诸如外族入侵,人口爆炸,疾病,气候变化。。。。。。各执已见,给玛雅文明涂上了浓厚神秘的色彩。为解开这个千古之谜,20世纪80 年代未,一支包括考古学家、动物学家和营养学家在内的共45名学者组成的多学科考察队, 踏遍了即使是盗墓贼也不敢轻易涉足的常有美洲虎和响尾出没的危地马拉佩藤雨林地区。 这支科考队用了6年时间,对约200多处玛雅文明遗址进行了考察,结论是:玛雅文明是因争夺财富及权势的血腥内战,自相残杀而毁灭的。

  玛雅人并非是传说中那样热爱和平的民族,相反,在公元300–700年这个全盛期,吡邻城邦的玛雅贵族们一直在进行着争权夺利的战争。互雅人的战争好像是一场恐怖的体育比赛:战卒们用矛和棒作兵器,袭击其它城市,其目的是抓俘虏,并把他们交给已方祭司, 作为向神献祭的礼品,这种祭祀正是玛雅社会崇拜神灵的标志。

  玛雅社会曾相当繁荣。农民垦植畦田、梯田和沼泽水田,生产的粮食能供养激增的人口。工匠以燧、石、骨角、贝壳制作艺术品,制作棉织品,雕刻石碑铭文,绘制陶器和壁画。商品交易盛行。但自公元7世纪中期开始,玛雅社会衰落了。随着政治联姻情况的增多,除长子外的其他王室兄弟受到排挤。一些王子离开家园去寻找新的城市,其余的人则留下来争夺继承权。这种“窝里斗”由原来为祭祀而战变成了争夺珠宝、奢侈品、王权、美女。。。。。。 战争永无休止,生灵涂炭,贸易中断,城毁乡灭,最后只有10%的人幸存下来。

  公元761年杜斯。彼拉斯城的王宫覆灭可视为玛雅社会衰落的一个起点。杜斯。彼拉斯是方园1500英里内的中心城邦。它遭到从邻近托玛瑞弟托城来的敌人的攻击。一个装有13个8岁至55岁的男人的头颅的洞证明该城被攻占时遭到了斩草除根的大屠杀。8天后( 这些精确的细节被记录在石头刻板上),胜利者举行了“终结典礼”,砸烂了王座、神庙和刻板。一些贵族逃到附近的阿瓜迪卡城—这是一个巨大裂缝环绕的天然要塞。他们在那里苟延残喘了40年,最后还是遭到了敌人的攻占,陷入了灭顶之灾。公元800年,阿迪卡已是一座鬼城。 公元820年以后,玛雅人舍弃了这片千年间建立了无数城市的佩藤雨林,再也没有返回这片文明的发源地。玛雅文明的毁灭已成为历史,但它提供的警示,值得人类永远记取。

  今日,仍有200万以上的玛雅人后裔居住在危地马拉低地以及墨西哥、伯利兹、 洪都拉斯等处。但是玛雅文化中的精华如象形文字、天文、历法等知识已消失殆尽,未能留给后代。

  

日本外务省公开的外交文件指出,1960年美日安保条约修订之前,首相鸠山一郎希望美日以签署《相互防卫条约》以替代安保条约。

高深莫测的主席

这份外交文件是1955年7月27日所拟订的试案《日本与美国之间的相互防卫条约》,有9条条文。其中第2条记载“日本要维持并发展抵抗武力攻击所需的个别自卫力及集体自卫力。”条约的适用范围则是从旧的美日安保条约所订的远东地区扩大到西太平洋。

1969年,理查德·尼克松当选美国总统后,通过各种有效的途径,谋求访华,以实现中美两国国家关系正常化。可是,1970年5月,美国政府悍然出兵入侵柬埔寨。中国政府对此迅速作出反应,5月20日,毛泽东发表《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的声明。读过毛泽东的声明后,尼克松愁眉不展,满腹心事,以为刚见缝隙的中美关系的大门,又将重重封闭,自己为此所作的努力,将要付之流水。他心烦意乱,立即让基辛格研究毛泽东的声明,基辛格毕竟是国际问题专家,自有独到的理性思辩,他很快便送来自己的见解和分析:

有关日本要求美军撤出的条文列在第5条。内容记载“美国陆军及海军的所有地上部队在日本的防卫计划完成的年度结束后90天内,完成从日本撤退的作业。”

实质上,……那是一篇非常空洞的声明。……它没有提出什么威胁,没有承担什么义务,对你没有进行人身攻击,在有争议的双边问题上避免表态。从策略上看,毛的声明是要达到这么几个目的:

1955年8月30日,在美国访问的日本外相重光葵向美国国务卿杜勒斯((John Foster
Dulles)提示这项美日互相防卫条约草案,强烈要求美军逐次从日本撤出。但是杜勒斯表示“现在不是能好好交涉的时候”。

——利用你在柬埔寨的行动大肆宣传。

报道引述日本大学教授信夫隆司的话指出,日本于1951年签署旧金山和约重返国际社会,但是1955年时,美国仍具有压倒性的影响力,旧美日安保条约内容还有美军可镇压日本内乱的条款,或许是日本民众想完全从美国获得独立的爱国心促使这项新条约方案的拟定,但1955年时,要美军撤出日本、并想拥有集团自卫权,实在不可能。

——以毛的个人威信加强中国人对西哈努克的支持。

基辛格的分析可为一家之言,也有不无道理之处。然而,四个多月后,当毛泽东传递另一重要信息时,他却和尼克松一样,也是姑妄听之,如风过耳。1971年10月1日,中国举行例行的国庆活动,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接见美国著名记者斯诺和他的夫人,斯诺夫妇分别站在毛泽东身旁,共同观看广场上人潮涌动的游行队伍,新闻记者立即拍下了毛泽东和斯诺夫妇在一起的照片。《人民日报》在第一版头条位置,发表了这张照片。可是,如此重要的信息却被尼克松和基辛格忽略了。这一切使基辛格感到思维的愚钝,后来,他在回忆录里感叹道:

他们传过来的信息是那么拐弯抹角,以致我们这些粗心大意的西方人完全不了解其中的真意。十月一日,中国国庆节那天,周恩来把美国作家埃德加·斯诺和他的妻子领到天安门城楼上站在毛旁边检阅一年一度的国庆节游行,而且照了相。这是史无前例的。没有哪一个美国人享受过那么大的荣誉。这位高深莫测的主席是想传达点什么。斯诺自己后来谈论这一事件时指出“凡是中国领导人公开做的事情都是有目的的”。事情过后我才终于理解到,毛是想以此为象征,表示现在他亲自掌握对美关系。

但是,这在当时真是一种远见卓识。我们在关键时刻理解不到他的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