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美国文坛惊天骗局,六面密印传递军情

图片 1

六面密印传递军情 见证艰苦游击战争

曾促使尼克松下台:揭秘美国文坛惊天骗局

对冉闵“杀胡令”的看法

传递军情的六面密印。

  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的土地革命战争馆陈列着一枚六面密印(又称六面内章)。六面密印为木质印,印的6面均刻有花纹,其中5面花纹相似,另有1面虽四周有花纹,但中间是空的。这是南方三年游击战争中浙南游击区用于秘密联络的一种印信。   1935年9月,红军挺进师政委刘英(曾任红7军团政治部主任)派专人呈送密印至泰南区,同时附有一封该密印使用方法的说明。   泰南区党委、政府,二位同志:本日我交本队伍手六面内章一颗,付尔区要急应用,内有空面填名字一个,不是大急不要用空面。用别面,即有苏干队到区;有空面印到,即有大队伍来,此印不可失落。如有白匪进功(攻),加盖空面印,到,无论何处,有大队伍来的。切切为要。专此顺达祝尔平安。   西元一千九百三十五年九月十四日第七军团刘英亲付   一面密印虽然很小,但却反映出当时斗争环境的艰苦和残酷,更体现了红军指挥员高超的斗争策略和指挥艺术。   遵义会议后,中央指示苏区中央分局,命闽浙赣省委立即以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突围出来的部队为基础,组成中国工农红军挺进师,进入浙江长期活动。1935年2月,挺进师正式成立,粟裕任师长,刘英任政委,当时“人数五百三十八,长枪四百四十五条,重机枪四挺,轻机枪八挺”,所肩负的主要任务是:深入浙江,开展游击战争,吸引和打击敌人,策应主力红军的战略转移;配合友军行动,保卫闽浙赣苏区;在浙江发动群众,实行土地革命,建立新的苏维埃革命根据地。   当时浙江是国民党统治的心腹地区,没有红色根据地作依托。因此,挺进师深入到白区和敌人长期作战是危险而复杂的。然而挺进师却不畏艰险,运用灵活巧妙的游击战术,如“打回马枪”、“8字形”、“6字形”、“电光形”、“长蛇形”、“分进合宿”、“奇袭夜袭”等,有效地打击了敌人,粉碎了敌人的“清剿”,占领了许多市镇和县城,开辟了新的游击根据地。   密印在当时的环境中,为取得斗争的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1935年9月21日,敌人进攻泰南区,泰南区便使用密印发出了紧急调令。   闽东霞鼎泰中心县第三连第六队调到泰南区希马上到达   紧急   西元一千九百三十五年九月二十一日   调令中“霞”、“鼎”、“泰”分别指霞浦(福建境内)、福鼎(今属福建省福鼎市)、泰顺(浙江境内)。调令上盖着纹面印,并加盖空面印,说明情况紧急。闽东霞鼎泰中心县第3连第6队接到调令后,马上赶赴泰南区,参加反“清剿”斗争。   六面密印既是一枚进行秘密联络的印信,又见证了南方三年游击战争艰苦的斗争。(来源:中国国防报)

  在精心策划那个惊天骗局之前,作家克利福德•欧文并不是个大人物。在寻求“刺激”、“乐趣”等诸多动机的驱使下,他竟然通过剽窃、想像等手法,杜撰了美国传奇人物霍华德•休斯的传记。他骗过了几乎所有关注此书的出版商、媒体和评论家,从而制造了美国当代文坛的最大骗局。有人甚至认为,欧文杜撰的这部传记,最终导致了尼克松总统下台。

图片 1

  最近,76岁高龄的欧文对英国《每日电讯报》讲述了自己策划这个大骗局的来龙去脉。他表示,并不为当年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

云过无痕冉闵的背景是五胡乱华。五胡问题并非五胡忽然入侵华夏,大肆烧杀,是很长时间很多问题的积累。

  1.传奇人物要出自传

晋书里有篇徒戎论,说魏初人寡,西北诸郡皆为戎居,并建议乘着天下统一将戎狄驱逐出去。并使死囚等充实北地,但这个建议并没有实现。首先是匈奴,南匈奴大乱,五单于争立,呼韩耶帅部归降,大汉在割并州以北安置他们。

  “众所周知,1957年之后,我就没有接受过采访,也没有让媒体给我拍过一张照片。看起来我似乎过分热衷于这种消极的方式,但实际上我早就下定了决心,不会让自己去满足人们的那些低级趣味的好奇心……如今,我已经接近生命旅程的终点,我决定改变一贯的做法,让人们瞭解一个真实的我……”

以后匈奴逐步与汉人杂居,在并州、幽州、太原、上党,他们入居诸郡已经很长时间了。他们的首领就是接受大汉印绶的官吏,匈奴人等同编户齐民,只是法定不缴纳贡赋。其次是氐、羌,特别是羌人,西北是他们祖居。随着他们开始农耕,逐渐东迁。羌人没有统一的国家,大聚落几千人,小聚落几百人,各自有号称大人的首领统治。

  这是名为《霍华德•休斯自传》的书稿的部分章节。在20世纪中期的美国,霍华德•休斯的名字可谓无人不知。他是拥有亿万资产的石油大王、好莱坞电影制片人、赌场老板,还是一个狂热的飞行爱好者,曾经进行了充满冒险和刺激的环球飞行。他是女人们追逐的对象,与凯瑟琳•赫本、简•方达等诸多好莱坞女星都有过风流韵事。到了晚年,休斯却开始过一种近似于隐居的生活,行踪诡秘,几乎不在公开场合抛头露面。

因为东汉定都洛阳,缺乏对西北的控制,羌人进入四川、陇西,甚至逼近关中,汉代设护羌校尉管理他们。但是护羌校尉很少能跟恩威并施的,要不妄自尊大,压迫羌人引起反抗,要不没有作为,使得羌之大人十分嚣张。

  因此,1971年底,当这位传奇人物即将出版自传的消息被披露之后,在美国媒体中引发的轰动不亚于尼克松总统访问中国。着名的《生活》杂志甚至评论说,这部自传“将是美国出版的最令人激动和最具有启发性的自述故事”。《霍华德
•休斯自传》定于次年年初出版,在此之前,媒体纷纷接触“为霍华德•休斯捉刀代笔”的作家克利福德•欧文,试图从他那里提前获得该书的部分内容。

东汉中后期羌人已经是帝国的大问题了,羌人反叛不断。东汉末年,羌人、匈奴已经搅入了中原的征战。

  2.事业感情双“丰收”的作家

西凉军阀如董卓,他们的铁骑里就有大量羌兵,而匈奴也参与了平黄巾,而且与西凉军阀一起劫持过汉献帝。但是真正鲜卑搅进来则是晋朝的八王之乱,大抵来讲是司马越联合鲜卑逐部,司马颖联合匈奴、氐羌。五胡也不是民族矛盾,是王朝内斗或者是派系斗争。匈奴起兵响应东海王,主要是匈奴贵族再不起兵,匈奴就是编户齐民了,贵族将失去权力。

  克利福德•欧文出生于纽约,父亲是一位小有名气的漫画作家。成年之后,欧文也成了一名作家。26岁那年,他创作了自己的第一部小说——《在黑暗的平原上》。在随后的几年中,他又完成了多部小说,还有一些关于战争和间谍的非小说类着作。

所以曾有匈奴贵族建议联合氐、羌、鲜卑,共同反晋,重现呼韩耶的荣光。

  欧文的感情生活也如同其作品一样“丰富”。1965年,他在位于地中海的伊比沙岛与瑞士女艺术家伊迪丝•佐默结婚。这是他的第四次婚姻。

但是刘渊不同意,刘渊汉化已久,他本人比较了解汉人,所以他响应了司马颖,并与鲜卑作战。

  20世纪60年代,伊比沙岛是艺术家、作家的天堂。那里不仅风光优美,而且汇聚了不少前去度假的高官巨贾、文化名流以及其他“贪图享乐”的各色人等,为艺术和文学创作提供了源泉。在那里,欧文认识了一个名叫艾尔米尔•德•霍里的匈牙利人,两个人很快成为朋友。

刘渊立国为汉,祭祀的是大汉的三祖五宗,他要建立的是中原王朝,而不是草原帝国,当然刘渊的儿子并不能领会他的深意。

  霍里并非泛泛之辈,他是当时世界上最“成功”的赝品制造者,依靠作假画为生,其仿造的毕加索等大师的画作一度令收藏界难辨真伪。1969年,欧文为霍里创作了一部名为《赝品》的传记,向世人介绍这位“假画大王”的离奇经历。但是,这本传记却导致了两人友谊的终结——欧文在书中将霍里称为“一个令人着迷的骗子”,这令后者非常愤怒。

而氐人石勒则也站在司马颖的一边,这是因为石勒就是被司马越的势力所贩卖的。五胡没有乱起之前,不叛乱的时候,经常受到欺辱与盘剥,这个也有记载。

  3.疯狂的想法令他着迷

大抵东晋是继承的司马越的势力,司马炎和王导是小号的司马越和王衍,所以东晋与鲜卑交好。如刘琨曾用鲜卑段氏的力量对抗刘渊、石勒,刘渊、石勒也始终与鲜卑、东晋、乞活军等为仇。双方彼此报复,相互杀戮。

  1971年初,欧文偶然在美国《新闻周刊》上看到了一篇有关霍华德•休斯的文章,它描述了休斯从位于拉斯韦加斯的一个“隐居地”转移到位于巴哈马群岛上另一个“隐居地”的过程。看罢文章,欧文突然有了一个非常大胆的想法:也许可以伪造一部“经过休斯授权”的传记。如果一切顺利,这本书将成为一部划时代的着作,他本人也可以赚大钱。更重要的是,欧文判定,过着隐居生活的休斯不会站出来公开否认这本书的真实性。

刘渊、石勒的阵营同样也有汉人存在。比如投效刘渊的君子营,就是汉人豪强与士大夫组成。石勒称帝,有百多汉人士大夫劝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