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安阳殷墟大司空村东南地发掘取得重要收获,四川金堂崖墓考古清理出近30座成汉时期墓葬

图片 4

  近日从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获悉,四川省成都市金堂县十里村崖墓考古项目清理的50余座两晋崖墓中,有近30座可确认为成汉时期墓葬。五胡十六国时期,以成都为统治中心、神秘而短暂的成汉政权揭开面纱。

图片 1
发掘区航拍图

图片 2

 

 

 

  项目领队龚扬民介绍,2017年7月至2018年3月,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对项目施工范围内崖墓群进行抢救性发掘,共清理东汉中晚期至两晋时期崖墓90余座。

  2017年殷墟大司空村东南地考古发掘,主要是配合豫北棉纺织厂棚户区改造进行的基建发掘。野外工作始于2016年11月,至2017年10月初结束。共发掘40个探方,揭露面积3800平方米。

 

 

图片 3

  本次发掘区域内层位关系比较简单,共分五层:第①层为扰土层,厚20~30厘米。第②层为明清文化层,土质较纯净,厚度25~55厘米。第③层为唐宋文化层,厚40厘米左右,包含少量白瓷片和商代灰陶片等;开口于此层下的G1自西南向东北贯穿整个发掘区,并向东北方向延伸,G1打破第④层和⑤层。第④层为商代文化层,黑粘土,厚25~40厘米,商代遗迹多开口于该层下。第⑤层为红褐土,质硬,厚20厘米左右。

成汉墓葬出土的镇墓俑。(图片来源: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

 

 

   遗迹

  东汉为陶棺,两晋为木棺

 

 

  商代遗迹现象主要有道路、房基、灰坑(或窖穴)、水井和墓葬。其中,商代的道路和房基,是本次发掘最重要的收获。

  成汉(公元304年—347年)也称成,是中国历史上五胡十六国时期的“十六国”之一。

 

 

  商代道路共发现两条,编号L1和L2。L1开口于G1下,自西南向东北方向贯穿整个发掘区。宽3.2米,路面上有两道车辙,轨距约1.5米。L2开口于⑤层下,分布范围与走向与L1相同。L2分上、下层:上层宽8~10米,下层宽6.5~6.75米。路土中杂有石子、碎陶片和沙土。路两侧有供排水的路沟。L2直接叠压生土上。从层位和路土包含物判断,L1和L2均为商时期,其中L2起始年代可能较早,不排除洹北商城时期就已启用的可能。

  元康六年(公元296年),氐族首领李特率民入蜀,5年后在绵竹聚众起义。李特死后,儿子李雄继领部众,攻下成都,据有益州。

 

 

  共清理商代房址12座,分别编号F1~F12。房基主要分布于L1和L2的东西两侧,F7、F9分布于道路的西侧,其余房址分布于道路的东侧。其中,F7规模较大,保存状况较好。

  公元304年,李雄称王,国号为“成”,都成都;公元338年,李寿杀李期自立为帝,将国号改为“汉”。史书连称为“成汉”。公元347年,成都为东晋权臣桓温夺取,成汉灭亡,共历五主43年。

 

 

  F7,为南北向长方形,向西延伸至探方外。开口于③层下,距地表1.1米,夯土残厚0.8~1.5米。南北长31.5米,东西宽不少于14.3米。房址面发现有两列南北向柱础,共37个,多数有础石。房址夯土中预埋3组排水管道,均西高东低,把水排向东侧道路边的路沟中。值得注意的是,排水管道的西侧都在房屋中终止,且多与房基中的蓄水池相通,并非为西侧庭院中排水而设。这种特殊的排水设施,说明F7的功能较为特殊,很可能与庖厨有关。从空间位置上看,F7恰是2004年发掘的“C区建筑基址群”的东屋,再次证明了杜金鹏提出的商代“东厨制度”的存在。

  墓群位于成都市金堂县十里村6组,分布于毗河东侧浅丘斜坡上。墓葬皆坐东向西,总体呈南北向分布。墓葬自上而下可分为三层。其中第一、二层墓葬时代为两晋时期共50余座,以成汉时期墓葬占主体,有近30座。第三层墓葬时代为东汉晚期,以东汉晚期墓葬占主体,共40余座。

 

 

图片 4

  东汉晚期墓葬由墓道、封门、墓室、侧室(龛)组成。墓道平面略呈长方形,多带砾石排水沟。墓室多为前后室,部分墓葬带侧室。葬具多用陶棺,多数墓室内凿有原岩石灶,部分墓室后壁阴刻阁楼、方胜等画像题材。

2017ASF7第3号陶水管道

 

 

  两晋墓葬结构简单,墓葬由墓道、封门、墓室组成。墓道平面略呈长方形,排水沟中不见砾石。墓室多为单室,大部分墓室中存长方形棺台,部分墓葬带侧龛及后龛。从棺台上碳灰痕迹判断,葬具多为木棺。部分墓葬在后壁角落凿原岩石灶。

  F5、F10和F11分布在道路东侧,保存相对较好。其中,F5在南,呈东西长方形,东西长10.3米,南北宽7.5米;F10居中,略呈南北长方形,南北长7米,东西宽6.75米;F11在北,亦呈东西长方形,大多延伸到发掘区外,东西长不详,南北宽5米左右。三者恰组合成一组平面呈“凹”字形的建筑,缺口朝向西侧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