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寿昌的人物事迹,精忠岳飞王贵简介

朱寿昌,字康叔,宋天长同仁乡秦栏人,朱寿昌的父亲朱巽是宋仁宗年间的工部侍郎,寿昌的母亲刘氏是朱巽之妾。朱寿昌幼时,刘氏被朱巽遗弃,从此,母子分离。朱寿昌长大成人之后,荫袭父亲的功名,出而为官,几十年的仕途颇为顺利,先后做过陕州荆、南通荆,岳州知州,阆州知州等,然而他一直未得与生母团聚,时时思念自己的母亲,以至于“饮食罕御酒肉,言辄流涕”,母子分离后的五十年间,他四方打听生母下落,均杳无音讯,为此他还烧香拜佛,并依照佛法,灼背烧顶,以示虔诚。

朱寿昌的父亲朱巽是宋仁宗年间的工部侍郎,寿昌庶出,其母刘氏是朱巽之妾。朱寿昌幼时,刘氏被朱巽遗弃,从此,母子分离。朱寿昌长成之后,荫袭父亲的功名,出而为官,几十年的仕途颇为顺利,先后做过陕州荆、南通荆,岳州知州,阆州知州等,然而他一直未得与生母团聚,思念之心萦萦于怀,以至于“饮食罕御酒肉,言辄流涕”,母子分离后的五十年间,他四方打听生母下落,均杳无音讯,为此他烧香拜佛,并依照佛法,灼背烧顶,以示虔诚。宋熙宁初年,听人传说他母亲流落陕西一带,嫁为民妻,他又刺血书写《金刚经》,并辞去官职,与家人远别,千里迢迢,往陕西一带寻母,并与家人道:“不见母,吾不返矣”,精诚所至,朱寿昌终于在同州找到了自己的生身母亲,当年母子分离时,寿昌尚年幼,五十年后重逢,老母已七十有余,寿昌也年过半百了。原来,寿昌母刘氏离开朱家以后,改嫁党氏,又有子女数人,寿昌视之如亲弟妹,全部接回家中供养,有人将朱寿昌弃官寻母之事上奏宋神宗赵顼,封建统治阶段正需要利用这种孝弟的典型去麻醉人民,以巩固他们的统治,宋神宗得知朱寿昌事后,责令复原职,同时,名公巨卿如苏轼、王安石等争文诗为赞美其事。苏轼曾有诗云:“嗟君七岁知念母,怜君壮大心愈若,不受白日升青天,爱君五十长新服,儿啼却得偿当年……感君离合我酸辛,此事今无古或闻……”。王安石诗云:彩衣东笑上归船,莱氏欢娱在晚年,嗟我白头生意尽,看君今日尽凄然。从此,朱寿昌弃官千里寻母之事遍传天下,孝子之名得于遐迩。

绍兴二十三年八月,王贵病死。

宋熙宁初年,听说母亲流落陕西一带嫁为民妻后,他又刺血书写《金刚经》,并辞去官职,与家人远别,千里迢迢,往陕西一带寻母,并与家人道:“不见母,吾不返矣”,精诚所致,朱寿昌终于在同州找到了自己的生身母亲,当年母子分离时,寿昌尚年幼,五十年后重逢,老母已七十有余,寿昌也年过半百了。

又知鄂州,提举崇禧观,累官司农少卿,易朝议大夫,迁中散大夫,卒,年七十。寿昌勇于义,周人之急无所爱,嫁兄弟两孤女,葬其不能葬者十余丧,天性如此。

七月,金朝都元帅完颜兀术在郾城大败后,率金军主力猛扑颍昌,王贵率岳云、董先、姚政、胡清等与金军激战,大败完颜兀术军。然而当两军鏖斗,胜负难分之际,王贵一度怯战,被岳云制止,战后受岳飞责罚。

寿昌的母亲刘氏离开朱家以后,改嫁党氏,又生有子女数人,寿昌把他们都看作自己的亲弟妹,全部接回家中供养,有人将朱寿昌弃官寻母之事上奏宋神宗赵顼,宋神宗知道此事后,责令官复原职。名公巨卿如苏轼、王安石等争文诗为赞美其事。苏轼曾有诗云:“嗟君七岁知念母,怜君壮大心愈若,不受白日升青天,爱君五十长新服,儿啼却得偿当年……感君离合我酸辛,此事今无古或闻……”。

知阆州,大姓雍子良屡杀人,挟财与势得不死。至是,又杀人而赂其里民出就吏。狱具,寿昌觉其奸,引囚诘之曰:“吾闻子良与汝钱十万,许纳汝女为妇,且婿汝子,故汝代其命,有之乎?”囚色动,则又擿之曰:“汝且死,书券抑汝女为婢,指钱为顾直,又不婿汝子,将奈何?”囚悟,泣涕覆面,曰:“囚几误死。”以实对。立取子良正诸法。郡称为神,蜀人至今传之。

绍兴七年三月,因去年冬天战功,王贵自拱卫大夫、和州防御使落阶官,升正任棣州防御使、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岳飞因并统淮西等,大举北伐的计划被宋廷取消,愤而辞职。王贵与参议官李若虚前往庐山东林寺,敦请岳飞出山复职。

朱寿昌官至司农少卿、朝议大夫,中散大夫,年七十而卒。朱昌寿弃官寻母一事,历代广为流传。天长秦栏旧有朱孝子墓,明弘治年间,曾立碑于墓侧,嘉靖年间,建孝子祠。

朱寿昌字康叔,扬州天长人。以父巽荫守将作监主簿,累调州县,通判陕州、荆南,权知岳州。州滨重湖,多水盗。寿昌籍民船,刻著名氏,使相伺察,出入必以告。盗发,验船所向穷讨之,
盗为少弭,旁郡取以为法。

导读;岳家军的主要战将王贵(?—公元1153年),相州汤阴人,从岳飞起兵随岳飞转战各地,战功卓著。秦桧等人罗织岳飞罪名时,王贵因受张俊胁迫,参与诬陷岳飞。岳飞遇害后,王贵自知处境艰难,引疾辞职。于绍兴二十三年八月病死。宋廷追赠其为宁国军节度使。

导读:宋仁宗年间,朱寿昌弃官寻母,多次奔波,终于在50年后母子相聚,成为中国感人的历史故事。

富弼、韩琦为相,遣使四出宽恤民力,择寿昌使湖南。或言邵州可置冶采金者,有诏兴作。寿昌言州近蛮,金冶若大发,蛮必争,自此边境恐多事,且废良田数百顷,非敦本抑末之道也。诏亟罢之。

绍兴二年闰四月,岳飞在贺州破曹成后,令王贵统兵往郴州、桂阳军招降曹成余党。

朱寿昌官至司农少卿、朝议大夫,中散大夫,年七十而卒。

绍兴十一年四月,岳飞被解除兵柄,王贵继任鄂州驻扎御前诸军都统制,将都统制司移于城东黄鹄山麓。

知广德军。寿昌母刘氏,巽妾也。巽守京兆,刘氏方娠而出。寿昌生数岁始归父家,母子不相闻五十年。行四方求之不置,饮食罕御酒肉,言辄流涕。用浮屠法灼背烧顶,刺血书佛经,力所可致,无不为者。熙宁初,与家人辞诀,弃官入秦,曰:“不见母,吾不反矣。”遂得之于同州。刘时年七十余矣,嫁党氏有数子,悉迎以归。京兆钱明逸以其事闻,诏还就官,由是以孝闻天下。自王安石、苏颂、苏轼以下,士大夫争为诗美之。寿昌以养母故,求通判河中府。数岁母卒,寿昌居丧几丧明。既葬,有白乌集墓上。拊同母弟妹益笃。

绍兴十年,岳家军最后一次大举北伐,中军统制、提举一行事务王贵负责收复开封府以西地区,命部将杨成夺取郑州,准备将刘下于开封府中牟县夜袭金军万夫长漫独化营寨,中军副统制郝晸等克复西京河南府。王贵率军进驻颍昌府,增援董先和姚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