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观轶事,是苏轼的姐姐

不错,欧阳修《苏明允墓志铭》中确实说过:“曰景先,早卒;轼,今为殿中丞直使馆;辙,权大名府推官。三女皆早卒。”苏洵在《祭亡妻文》也说过:“有子六人,今谁在堂,惟轼与辙,仅存不亡。”这些都说明苏洵的三个女儿都早亡,只是第三个女儿苏小妹虽然也早亡,但已经长大成人,并且已经出嫁,所以说,苏小妹这个人是存在的。

秦观的女婿范温为人老成持重,不善于言笑,在歌宴舞席上也有时始终一言不发。一次他参加某贵官家中参加宴会,贵官家中有歌女贴别爱唱秦观的长短句。

北宋词坛有名的才子秦观,字少游,是“苏门四学士”之一。传说秦观娶北宋著名文学家苏东坡的妹妹苏小妹为妻时,曾被苏小妹出的上联难倒。

需要说明的是,尽管苏小妹很有才,“女幼而好学,慷慨有过人之节,为文也往往可喜”,但她并没有留下什么诗作,元人撰辑的《排韵增广事类氏族大全》卷三有苏洵之女诗二句:“乡人嫁娶重母党,虽我不肯将安云。”事实证明,这是苏洵《自尤》中的句子,不是苏小妹所写。《苏轼年谱》中也没有说苏小妹有诗。可见,有关苏小妹的诗作都是后人杜撰上去的,子虚乌有。

这首《满庭芳》是秦观31岁时在会稽所写,当时的会稽太守姓程,秦观在那里做客,住在蓬莱阁上。

原来,苏小妹也是才思敏捷的一位才女。新婚之夜,新郎官秦观因为高兴,喝多了。正准备兴冲冲地进入洞房时,苏小妹突然双手将门关上,并随口吟出上联:“双手推出门前月”,要秦观对出下联才能进入洞房。这可急坏了新郎官儿。

历史上关于苏小妹的故事,比比皆是,但大多出自野史和小说,正规史书上记载并不多,于是有人得出结论,苏小妹并不存在。近读苏洵《自尤》诗,发现苏小妹不但真有其人,而且非常有才,只是命运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好,没有嫁给秦观,而是嫁给了苏洵妻子的娘家侄子程之才,18岁就连病带气,一命呜呼了。

词中用典不少,“蓬莱旧事”中蓬莱指传说中的海外仙山蓬莱山,也可指秦观所住的蓬莱阁,“旧事”指欢乐的往事,“青楼薄倖名”来自唐代诗人杜牧《遣怀》中的诗句“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倖名”,“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来自隋炀帝的诗句“寒鸦千万点,流水绕孤村”。

秦观因为酒喝多了,脑子有点不够用,徘徊在院子里冥思苦想了半天,迟迟进不了门。旁边的看到这一幕的人,马上把此事告诉了苏东坡。苏东坡隐身假山后面,见妹夫迟迟对不出下联,渐渐来到花池旁出神,就捡起一块小石子向花池里扔去。只听“咚”地一声,一下子惊醒了秦观,秦观兴冲冲地说道:“有了!”随后吟出下联道:“一石惊破水中天”。见秦观吟出如此绝妙的下联,苏小妹很是高兴,自然高兴地打开房门,让秦观入了洞房。从此苏东坡飞石助秦观的佳话也相继传开,流传至今。

至于说苏小妹嫁给了秦观,更是无稽之谈。秦观在《徐君主簿状》中说:“女三人,曰文美、文英、文柔……以文美妻余。”这说明秦观的妻子是徐文美,不是苏小妹。苏洵在《自尤》诗中也说,“汝母之兄汝叔舅,求以厥子来结姻”,“乡人嫁娶重母党,虽我不肯将安云”。这里的“母党”就是指苏洵妻子的侄子程之才,这些都说明苏小妹嫁的是程之才不是秦观。

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漫赢得青楼、薄倖名存。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苏洵在《自尤》中详细记载了三女苏小妹嫁给程之才之后的不幸生活,字里行间溢满了深深的自责。“一朝有疾莫肯视,此意岂尚求尔存。忧惶百计惟汝母,复有汝父惊且奔”,苏小妹在程家生病后被父亲苏洵接回来医治,稍有好转,程家借口她“不归觐”,抢走了苏小妹生的孩子,“婴儿盈尺未能语,忽然夺去词纷纷”,被夺去亲生骨肉的苏小妹一气之下,旧病复发,三天之后便一命呜呼了,“病中忧恐莫能测,起坐无语涕满巾。须臾病作状如故,三日不救谁缘因”。当然,苏小妹在《自尤》中的称呼都是“八娘”不是“苏小妹”,但“苏小妹”就是“八娘”,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很多在座的宾客听闻都笑得前仰后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