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牛郎织女约会的地方居然就在京城,七十年代的夏天

图片 15

原标题:为什么匈奴拼了命也要南下抢夺阴山?地球知识局

原标题:天下文采|七十年代的夏天

原标题:七夕牛郎织女约会的地方居然就在京城!

图片 1

七十年代的夏天

图片 2每年的农历七月初七,俗称“七夕”,相传是牛郎织女一年一度在“鹊桥”上相会的日子。千百年来这个古老而动人的爱情故事,世代流传,这一天还被现代人誉为中国版的“情人节”。在北京曾有两处与这个动人传说相关的景观。一处在天安门附近,一处在颐和园里。

(⊙_⊙)

张映勤

图片 3天安门附近与牛郎织女故事相关的景观,已消失五十多年了,所以鲜为人知。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扇  子

图片 4朱棣当上皇帝定都北京后,就开始大兴土木,其中建的最华丽的就是紫禁城了。他还自比天上的玉皇大帝,将皇宫比做天宫,在皇城外修了一条东西走向的御河,意为天河,并在上游的玉带河上建了一座织女桥,在下游的菖蒲河上建了一座牛郎桥。上游为天,下游为地,金水桥为“鹊桥”,让他们遥遥相望,每年相会一次。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号:地球知识局

四十年前,在我的印象里,夏天是最难熬的季节。春秋不必说了,冬天外面再冷,屋里都是暖的,总有一个躲避风寒的地方,夏天不行,盛夏三伏,骄阳似火,酷热难挨,人们没处躲没处藏,有时热得昏昏沉沉,夜里连觉都睡不着。

图片 5当永乐皇帝有了兴致时,还在七月初七这天的晚上带着嫔妃们到御河放灯,说是为牛郎织女相会引路,所以民间有“御河桥畔看河灯”之说。解放后金水河东西两侧的菖蒲河和玉带河都被改为暗河,有的地方被铺上了柏油路,有的地方被建成了绿地,长长的御河只剩下现在天安门前金水河一段了。近年,菖蒲河又被恢复原貌,成为京城一处新的景观。

NO.637-阴山匈奴往事

那时,中国人的贫穷是现在的年轻人无法想象的,农村不论,即使是城市,即使是双职工家庭,父母大多挣着几十块钱工资,孩子多的,吃饭穿衣都成问题,孩子少的,生活条件也好不到哪去。收入低,商品匮乏,经济萧条,供应紧张,买什么东西都要凭副食本定量供应,一人一个月半斤油、一斤肉、二两麻酱……家家如此,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有时连两分钱一盒的火柴都要凭本供应,更没有冰箱、空调等产品,连电扇都是难得一见的高档电器。到了夏天,人们消夏纳凉的工具似乎只有手里的扇子了。

图片 6在颐和园昆明湖东岸有一个被喻为牛郎化身的镇水铜牛,在西岸有一处被喻为织女化身的耕织图,它们隔着昆明湖遥遥相望,而十七孔桥正是“鹊桥”,这个景观的来历也缘于牛郎织女的故事。

作者:猫斯图

我小的时候,扇子几乎是家家必备,人手一个。不可想象,没有扇子,夏天如何度过。

图片 7清乾隆十五年(1750年),初建清漪园(颐和园的前身)时,乾隆皇帝也自比天上的玉皇大帝,并传下御旨,要把御园修成“天上人间”,那佛香阁要建得雄伟华丽,象征着天宫里的凌霄殿,昆明湖要宽阔,好比天河,所以,在当初修建颐和园时,布局就暗含福禄寿三种图案。

制图:孙绿 / 编辑:养乐多

最常见的蒲扇,也叫芭蕉扇、葵扇。大似荷团,小如帽子。这种扇子,扇面薄,重量轻,风力足,扇出的风柔和凉快,使用方便。而且价格低廉,备受百姓喜欢。那年头,除了蒲扇,还有折扇、团扇、鹅毛扇,绢的、纸的、塑料的,形形色色,式样繁多,材质各异。人人一把扇子,煽风纳凉赶蚊蝇,成了普通百姓生活一道常见的风景。

图片 8按照布局昆明湖主河道与“银河”,“铜牛”与天牛星座;“耕织图”与织女星座在方向位置上是基本一致的。铜牛的身子朝东,头朝西,正好对着织女图,这样一来就更像天河了,天上有织女(耕织图),地上有牛郎(铜牛),每年七夕牛郎织女在十七孔桥上相会。

对于北方的少数民族来说,阴山是一道令人厌烦的屏障。仅仅只是从高原来到山脉南麓,就已经能够为少数民族带来合适的农业缓冲地带,更别说坡背面富饶的河套平原了。可是阴山却一直存在在那里,让北方民族难以南下。

图片 9

图片 101860年英法联军焚毁“三山五园”,颐和园里的耕织图也遭到毁灭性破坏,只留下乾隆皇帝御题的“耕织图”石碑。解放后耕织图被划出了颐和园大墙之外,成为生产与生活混杂的大杂院。1998年底才被颐和园收回,并逐步按照原貌恢复建设,突出了“耕”与“织”的景题寓意。这里景色优美,如仙境一般,已对外开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11

三伏天,最热的那段时间,我们自然是在放暑假。白天,烈日当空,酷暑炎热,毒烈的阳光晒得地上的柏油马路都发软,走在上面像踩在钢丝床上;蜻蜓热得躲在树叶间,像是怕被阳光灼伤了翅膀。中午,整个城市如同烧透的砖窑,让人喘不过气来。在我的印象中,盛夏那几天整天都处在昏昏沉沉的感觉中,白天,躲在屋里不敢出来,门窗四开,却不见一丝风吹来,经常是热得浑身冒汗,手里的扇子要不停地扇着;夜里,闷热无风难入眠,人们在扇子的晃动中昏昏睡去。

责任编辑:

今日内蒙古的核心城市都集中在这狭窄的黄河沿岸

屋里热得待不住人,吃过晚饭,天色渐黑,左邻右舍的孩子大人纷纷拿着板凳、躺椅到街上乘凉。大街小巷到处坐满了三五成群的人们。天气炎热,又没有电视,没有其他可供人们娱乐消遣的方式,闲来无事,邻居们凑到一块,一手茶缸,一手蒲扇,摇着扇子,闲聊着。国家大事,小道消息,家长里短,说古论今,东家长西家短,三个蛤蟆六只眼,说得有趣。每天晚上,说笑声此起彼伏,我们楼栋门口成了热闹的露天茶馆。几个孩子坐在那,津津有味地听着大人们闲聊,许多课堂上学不到的东西都是从他们的闲聊中知道的。

从战国一直到秦汉之际都一直与中央王朝争夺阴山的匈奴人,最清楚其中的悲喜。

路灯下,一群群的成年男人围在那下棋、打扑克,扇子不停地摇动,一边煽着风,一边驱赶着蚊子。远远望去,忽闪忽闪的扇子像是蝶翼上下翻飞,煞是好看。

今天的文章,让我们调换视角,从匈奴人的眼里看看阴山意味着什么。

夜深人静,环顾全城,多一半的市民都在街上,人头攒动,场面壮观。那些住房窄孩子多的人家甚至把凉席铺在大街上睡觉。从小,我们家的规矩大,管教严,无论多晚,孩子都必须回屋睡觉。天气闷热得像蒸笼一般,待到困意袭来,我们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很难睡一个踏实觉,这时候扇子还是不能离手,扇子一停身上的汗就会冒出来。我清楚地记得,小时候,总有一段时间,热得根本睡不着觉,夜里总要醒来几次。而每天夜里陪伴我们进入梦乡的还是扇子。

阴山的富饶景象

即使天气再热,家家户户也要点炉子做饭。不管是住平房,还是住楼房,不管是人口众多的家庭,还是单身一个的住户,家家户户门口都放着一个炉子,人们烧水做饭,一天都离不开它。清早起来,那真是“家家点火,户户冒烟”,炊烟袅袅,缭绕不绝,直到太阳老高了,笼罩在四近的烟味还没散去。整座城市到处是烟囱林立,一片烟雾迷茫。奇怪的是,烟尘不断,当年的空气质量却胜过今天,从没听说过雾霾、PM2.5什么的。天气本来就热,再围着炉火做饭,家庭主妇们的辛苦忍耐可想而知。姥姥当年主持家政,操持一家人的吃喝,一天到晚要忙着把几张嗷嗷待哺的小嘴喂饱。老人封建,穿衣服严实,极少穿露胳膊的短衫,守着炉子忙活,经常是汗流浃背。姥姥在那做饭,有时我就在旁边给她扇扇子,即使这样,每年夏天老人身上还是会起一片痱子。这种皮肤病现在基本上绝迹了,当年却是司空见惯的常见病。

阴山山脉横亘于内蒙古自治区中部,东段进入河北省西北部。整座山脉连绵1200多千米,这样的宽度使之天然具有成为地理分割线的潜质。从水系来看,这里是黄河流域的北部界线,从气候上看,也是季风与非季风气候的分界线。山南与山北之间由于区别极大的生存环境,诞生出截然不同的文明形态也是必然的。

富有诗意渐行渐远的扇子勾起我无限的怀旧之感,它在儿时的夏天为我带来的阵阵凉意至今挥之不去。

阴山南北与鄂尔多斯南北

冰棍与汽水

图片 12

“冰棍,败火……”

位于蒙古高原之上的民族在非季风带,农业潜力有限,只能依赖干草原支撑少量的畜牧业。当然在战国秦汉年代,蒙古高原的干旱和沙漠化还没有今天这么严重,维系一个强势的游牧文明是现实的。而且当时的匈奴人在中原混战的同时,势力范围急剧扩张,已经取得了阴山南麓的控制权。

“小豆冰棍,三分一根……”

秦帝国忙着一统中原

这是我小时候在夏天经常听到的吆喝声,这声音就像一阵清凉的风刮到心里,对我充满了诱惑,肚子里的馋虫立时被钩到嗓子眼,真想立马冲出屋去,跑到卖冰棍的推车老头那买上一根。

北方的游牧帝国也没闲着

儿时的小豆冰棍,现在想起来,没有比它更好吃的冷食了。到了炎热的夏天,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手里能举着,一根小豆冰棍。可惜的是手里一分钱也没有,我舔着嘴唇,咽着口水,央求着姥姥:“给我买一根吧,就一根。”任凭我怎么软磨硬泡,姥姥从来不为所动,她不说行,也不说不行,就是不搭理我,直到卖冰棍的吆喝声渐渐走远,渐渐消失在马路尽头。

图片 13

姥姥一直疼爱我,我在家里最小,可上面连表哥表姐还有几个孩子,一人三分就是两三角钱,这点钱在当时够买两三斤棒子面的。姥姥操持着一大家子的吃喝穿用,不能不算计着过日子。老人做事从来是一碗水端平,不会破例单独给我开小灶。

《史记》描述匈奴人“儿能骑羊,引弓射鸟鼠;
少长则射狐兔,用为食。”这里涉及的几种生物是匈奴人在羊之外的重要食物补充。但这几种生物在蒙古高原上都很少有存在,高原上生存的沙鼠等啮齿类动物不仅难以捕捉,而且肉食价值和皮革价值都很低。在阴山的南麓持续保持存在,能够有效缓解匈奴可能出现的粮食危机,对人口扩张很有好处。

小豆冰棍,冰凉透心,香甜可口,能吃一根那是多大的享受。我渴望着,幻想着,心中暗想,等我长大有了钱,一定要把它吃个够。

要在阴山北侧找点水可是不容易的

挨到三伏天,热得实在不行了,姥姥这才大发慈悲,给我们几个孩子发放防暑降温费,一人一天三分钱,人人有份,不多不少,够买一根小豆冰棍的。捏着这来之不容易的两三个硬币,我欢天喜地跑到街上去买冰棍。

图片 14

那年头城市里个体经营的商贩基本绝迹了,只有家庭困难的老年人,街道才给起照卖冰棍。这些老头儿老太太的冰棍车有时沿街叫卖,有时就停留在路口的阴凉处,一只漆成白色的木箱子,里面用棉絮包裹着一层层冰棍。我神气十足地递上钱,指定让卖冰棍的给我拿箱子底层最硬的冰棍,硬的冰棍凉,冻得结实。

在阴山南麓的控制力和人口军队的持续扩张相辅相成,很快打造出了一支强大的北方势力。当时的中原人还处在严重的分裂中互相攻伐,而北方民族则已经得到了相对统一的控制,并且对南方非常感兴趣。

揭开包装的蜡纸,我举着冰棍一边走一边慢慢地享用。小豆冰棍上面是一层厚厚的小红豆,颗粒饱满,没有磨成豆粉,下面是红褐色的豆汤冰块,货真价实,又凉又甜,绝对是冰棍中的上品。

根据内蒙古社会科学院李春梅的研究,在公元前367年左右,匈奴就已经拥有了二十万骑兵,其背后则是百万计的牧民。这支军队的规模超过了当时中原各国中任何一个所拥有的机动性部队。即使是胡服骑射的赵国,在面对强大的匈奴骑兵时也要瑟瑟发抖。而为这支军队提供强大经济保障的,正是匈奴人对阴山南麓部分领土的控制。

图片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