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溜三国,居鲁士大帝的远征

第一节

历史的真实,是一种真实感,建立在知识、教育和时代氛围上。水煮三国已有,编排出醋溜三国未尝不可,只是过桥红楼,红焖水浒,白斩西游,食料固然是好,烹调不得法,乱炖一通,只怕也入不得口。诚然,众口难调,但厨子只可以此自省,不可以此自许。

第四节

居鲁士大帝的远征

居鲁士大帝是古代波斯帝国的缔造者。在居鲁士大帝连年的远征中,所创建的波斯帝国疆域辽阔,从爱琴海到印度河,从尼罗河到高加索。在铭文中,他骄傲地说:“我,居鲁士,世界之王,伟大的王。”

亚述帝国灭亡后,新巴比伦王国和米底王国共同主宰西亚,但它们也只是昙花一现,旋即被伊朗高原东南部的波斯帝国所吞并。波斯原为米底属国,至公元前6世纪中叶居鲁士一世兼并米底,进而击败吕底亚,兵取两河流域,遍占西亚,建立了帝国。

公元前553年,居鲁士起义反抗米底。为了说服波斯人追随自己,他命令全体波斯人带镰刀集合,让他们在一天之内将超过3公里见方的土地开垦出来。在完成这项任务之后,居鲁士发出第二道命令,让他们在次日沐浴更衣后集合。居鲁士宰杀了他父亲所有的绵羊、山羊和牛,并准备了酒和各种美食犒劳波斯全军。第二天,波斯人聚集在草地上,尽情饮宴。此时,居鲁士问他们是喜欢第一天的劳苦还是第二天的享乐。听到大家都选择了后者,居鲁士说:“各位波斯人啊,如果你们听我的话,就会享受无数像今日这般的幸福;如果你们不肯听我的话,那就要受到无数像昨天那样的苦役。”波斯人奉居鲁士为领袖,起兵攻打米底。

征服米底的战争持续了3年,公元前550年,居鲁士终于攻克了米底都城,正式建立波斯帝国。居鲁士属于波斯人的阿契美尼德家族,因此他所创立的帝国也被称为阿契美尼德王朝。

波斯的西方强邻吕底亚的国王克洛伊索斯看到居鲁士日益强大,非常担心,想趁波斯立国未稳,出兵将它灭掉。在出征之前,他派人去着名的希腊德尔斐阿波罗神庙祈求神喻,得到的神喻是:如果他出兵进攻波斯,他就可以灭掉一个大帝国。大喜过望的他再次请求神喻,得到的回答是:“如果一匹骡子变成米底国王,你这个两腿瘦弱的吕底亚人,就必须沿着多石的海尔谟斯河逃跑。”既然米底国王永远不可能是一匹骡子,克洛伊索斯于公元前547年大胆出兵,攻打波斯。

克洛伊索斯焚毁了他遇到的第一座波斯城市普特里亚,闻讯赶来的居鲁士在这里与吕底亚会战。吕底亚军队中配备长矛的骑兵在技术上占了上风,但居鲁士的军队在数量上占有绝对优势。双方互有伤亡,未分胜负,克洛伊索斯于是决定退兵。

出乎克洛伊索斯的意料,居鲁士为了防止他集合更多的军队进攻波斯,竟然主动出击,攻入吕底亚本土。仓促应战的吕底亚人与波斯人决战于首都萨迪斯郊外的辛布拉平原。吕底亚人仍旧想依靠长矛骑兵取得优势,但居鲁士却想出了妙计。他将随军运载粮食和行李的骆驼集合起来,配备骑手,走在军队的最前面,步兵和骑兵紧随其后。吕底亚的马队遇到骆驼,立刻转身逃窜。据希罗多德所着的《历史》解释说,马害怕骆驼,在看到骆驼或闻到骆驼气味时就受不了。吕底亚人毕竟是西亚最勇武好战的民族,他们跳下马来和波斯军队肉搏。最终吕底亚人溃败,逃回萨迪斯城。

围攻两周之后,波斯军队攀爬绝壁,攻入萨迪斯,吕底亚王国灭亡。亡国之君克洛伊索斯至此才明白德尔斐神喻的真正含义:他出兵攻打波斯后被摧毁的正是自己的帝国,而骡子则隐喻居鲁士,因为他是波斯人与米底人的混血儿。

至此,西亚三大强国已去其二,只剩下美索不达米亚的巴比伦王国。居鲁士并不急于进攻巴比伦王国,而是用了6年多的时间征服东伊朗和中亚地区。公元前539年,居鲁士借巴比伦内部不稳之机出兵。

巴比伦城以异常坚固而闻名,但因为内部的分歧,巴比伦城的大门为居鲁士洞开,他进入巴比伦的道路上铺满了象征和平的绿枝。巴比伦是如此富足,以至于其一地就可供应居鲁士大军4个月的粮食,而帝国其他地方加在一起才够供应一年中其余的8个月。

居鲁士执行宗教宽容政策,他允许被征服者供奉自己本族的神祇。半个世纪以前,巴比伦人曾经两次进攻耶路撒冷,焚毁了犹太教的圣殿,将犹太权贵和工匠虏回巴比伦,史称“巴比伦之囚”。当犹太人哀叹何时才能结束流亡生活的时候,却得到居鲁士的诏令,允许他们回耶路撒冷并重建圣殿。

波斯的威胁总是来自东西两边,但它没有能力在两线同时作战。在西线稳定之后,居鲁士才得以抽出精力对付来自东北方的游牧民族。公元前530年,他出兵征讨里海东岸广阔草原上的马萨格泰人。他们由寡居的女王托米丽司统领。居鲁士扎下营盘,只留部分军队守卫,自己带领大部队悄然后退。马萨格泰女王的儿子率部劫营,杀死留守的波斯军人后,在原地饮宴。居鲁士回兵歼灭敌军,俘虏了女王之子,后杀死王子。女王派使者告诉居鲁士:“我凭着马萨格泰人的主人太阳发誓,不管你多么嗜血如渴,我也会叫你把血喝饱的。”

双方的大战是居鲁士一生经历过的最残酷的战斗。在双方弓箭手射完所有的箭之后,两军展开肉搏厮杀,最终的胜利属于马萨格泰人,波斯军队几乎全军覆没,居鲁士阵亡。马萨格泰女王找到居鲁士的尸体,割下他的头颅,放进盛满血的革囊。她以此实践自己的誓言,让居鲁士“饱饮鲜血”。

居鲁士的遗体最终归葬故都帕萨尔加迪。他赢得了永久的尊敬。200年后,灭亡波斯帝国的亚历山大大帝从希腊东征到此,不仅没有毁坏他的陵墓,相反还下令加以修葺。居鲁士陵2500年来屹立不倒,在陵墓旁的一根柱子上,一段铭文至今仍清晰可见:“我是居鲁士王,阿契美尼德宗室。”

最初仅有10个部族的波斯又是怎样形成一个强大的奴隶制帝国的呢?在居鲁士的对外征战中,史学界认为有三点客观原因存成了他的成功。其一,国际环境有利于波斯的独立与扩张。波斯周围的诸奴隶制国家都处于衰落阶段,统治集团内部的权力争夺与自由民的纷纷破产使得其国力大大衰弱,这为波斯人的对外扩张提供了有利的条件。其二,逐个击破的战略方针使波斯的扩张战争迅速取得成效。其三,在经济上保持各地区的奴隶制关系,团结内部,并与各地区奴隶主广泛结盟。上述三点使居鲁士的远征卓有成效地开展,并使波斯迅速形成一个强大的奴隶制帝国。

 

亚述的对外扩张与远征

亚述的征服战争,是指公元前9世纪至公元前7世纪的亚述几代国王,凭借精良的装备、强大的兵力、严密的军事制度,不断用兵,东征西讨,在西亚历史上首次建立了一个规模空前的军事帝国,而进行的一系列征服战争。

亚述人是西亚塞姆语系的一支,约于公元前3000年代中后期,在两河流域北部以亚述城为中心建立国家,实行贵族寡头政体,尔后过渡到君主制。该国延续2000余年,在与周边各国抗衡中,曾两度中兴,但旋即衰落,至公元前9世纪,始以强国姿态步入帝国时代。亚述纳西帕尔二世与沙尔马纳塞尔父子可称之为帝国初期有为之君,在开疆拓土方面战功赫赫,但很快处于守势。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时期,他改革军事,再起争霸,将帝国带入极盛时代。

其后,沙尔马纳塞尔五世、萨尔贡二世、辛那赫里布、阿萨尔哈东、亚述巴尼拔均以征服他国、镇压叛乱为务,西占叙利亚、埃及,北击乌拉尔图,南取巴比伦,东占埃兰,使帝国版图囊括西亚、北非,成为世界历史上第一个军事帝国,并维持鼎盛态势达百余年之久。

亚述纳西帕尔二世的扩的张战争

亚述帝国的开国之君当数亚述纳西帕尔二世,他在位25年,远征14次,扫平两河流域北部周围10余个城市国家,并不断向西推进,征服叙利亚、黎巴嫩及腓尼基,使帝国版图直达地中海。他生性残忍,一生嗜好挖俘虏的眼睛,他曾杀死450头雄狮、390头野牛、200只鸵鸟、30头大象。公元前858年,其子沙尔马纳塞尔继位,继续扩张,终生未离鞍马,在位35年,发动了32次侵略战争。当时,叙利亚诸国与北方强国乌拉尔图联合,形成南北夹击之势,他上台后即不断进攻乌拉尔图,兵锋直抵该国中心凡湖一带,此后又与叙利亚地区强国大马士革领导的各国联军4次交锋,最后一次投入12万兵力,仍无进展。直到公元前842年,乘其不睦之际,再度用兵,于城郊一战,斩其步兵16000、骑兵480、俘战车1121辆,并于次年攻陷大马士革,重新平定了叙利亚。在东南方,他征服巴比伦,洗马波斯湾。

帕拉沙尔三世的扩张战争

公元前8世纪中期,军事将领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登上王位,他凭实力乱中夺权,是位经验丰富、足智多谋的君王。他上台之初,即审时度势,对传统的军政体制和统治政策作了改革。为防止地方势力坐大,他将原来较大的总督区划为较小的行省,任命省长治理,另派专员监督政务,加强中央对地方的控制。对被征服地区居民,改变传统的斩尽杀绝政策,实行强制移民,命令他们迁居指定地区,分散安插,这既保存了人力,又使其不致为患。在军事方面,他实行募兵制,组建常备军;实行军事移民,培养一个职业世袭的武士阶层,组成地方兵团,以戍守地方或备征调;为扩大兵源,在部分被征服居民征兵;创建工兵、辎重兵新兵种,首次使工兵成为一独立兵种;并以铁制武器取代铜兵器。通过上述改革,他不但加强了中央集权,增强了国力,稳定了被征服的居民,而且组成了一支组织完善、兵种齐全、装备精良、兵员充足、战术高明的劲旅。他用这支精兵重启争霸,将亚述带入了极盛时期。

提格拉特`帕拉沙尔继位之初,亚述四面临敌,尤以北面的乌拉尔图和西陲的大马士革为首。为此,他采取了各个击破的战略。公元前745年,他平定巴比伦内乱,树立了亲亚述的政权,稳定了后方。次年,他首先征服了东北的米底各部落,斩断强敌乌拉尔图的左膀;再次年,西征北叙利亚各国同盟,再断乌拉尔图的右臂。公元前743年,兵锋直指乌拉尔图,两军战于幼发拉底河上游的康马甘地区,乌拉尔图几乎全军覆没,其王只身骑母马逃走,传为笑柄。亚述收复了幼发拉底河沿岸地区,并乘胜深入敌境追击,俘敌72950人。公元前736~前735年,亚述再次北伐乌拉尔图,直捣其国都吐施帕,虽因地势险要未能攻克,却使之仅余孤城一座,一时不足为患。

公元前742~前740年,亚述西征,迫使叙利亚各国臣服。公元前739年,以大马士革、以色列为首的西方19国联合叛乱,亚述军在黎巴嫩山区大破联军,各国再次请降。公元前732年,提格拉特`帕拉沙尔四征叙利亚,兵临大马士革城下。亚述军以连为单位布阵,每连第一排为5辆战车,第二排是15名骑兵,第三排置25名重装步兵,50名轻装步兵布置于两翼和后面。摆好阵势,在杀声震天中展开厮杀:战车对战车、骑兵对骑兵、弓箭手互相对射,战斗十分激烈。亚述方面取得了优势,使敌人开始退却,亚述步兵随即出击,其青铜盾和头盔使敌人的箭被弹飞、刀斧变钝,他们则不断射出排箭和石弹,使大马士革军溃不成军,狼狈逃回城里坚守。亚述军以树木在城周筑起栏杆,将该城围起来。次年,提格拉恃`帕拉沙尔见相持不下,遂令攻城,以20架投石机不断发射重石猛击南墙,使之松脆,再以攻城槌撞松脆处,终于撞坍一个缺口,亚述兵从此杀入,展开了激烈的巷战,最后平定了该城。此役,亚述军烧杀无度,仅在北门,被斩下的人头即堆成一座小山。2万居民被俘。大马士革王遭擒,据说他曾被带到亚述王面前,亚述王一言不发,只凶狠地瞪了他一眼,便挥剑砍下他的脑袋。

正当亚述在北方和西陲用兵时,东南方的迦勒底人夺取了巴比伦的王位。公元前729年,在巴比伦祭司集团的支持下,亚述出兵赶走了篡位者,并与巴比伦结盟。至此,其版图包括叙利亚、腓尼基、巴勒斯坦、小亚细亚东部,使帝国腹地从两河流域北部直达波斯湾。因此,提格拉特`帕拉沙尔被称为帝国的“中兴之主”。

萨尔贡二世的掠地兼并战争

公元前727年,沙尔马纳塞尔五世继位。他曾两次西征,打败叛邦腓尼基城市推罗及其同盟者以色列。但由于他的经济措施触犯了贵族、富贾和祭司的利益,招致不满,结果在一次宫廷政变中,被一军事将领萨尔贡取而代之。萨尔贡二世即位之初,周边形势极为不利,北方的乌拉尔图国力恢复,正在拉拢邻近小国,以期反攻;西陲叙利亚诸国与埃及联合,举起反旗;东南之迦勒底人首领梅罗达克`巴拉丹登上巴比伦王位,并与东方强国埃兰联合,不服管辖。但萨尔贡二世富有军事才能,善于利用敌人内部矛盾、选择有利战机予以打击,通过一系列征讨,平定了叛乱,并进一步扩张了版图。

公元前720年,萨尔贡二世首先南征,进攻巴比伦与埃兰联军,却未能消灭其主力,遂转锋西征,攻陷了以色列首都撒马利亚,并平定了大马士革。随即大破推罗、加沙与埃及联军,占领了整个叙利亚地区,迫使埃及法老称臣纳贡。公元前741年北伐乌拉尔图,俘敌20170人,逼其王自杀。这时,巴比伦王梅罗达克`巴拉丹因施行某些措施与巴比伦贵族不睦,而其盟国埃兰内乱又无力支援,萨尔贡二世见有机可乘,便于公元前710年兵分两路进攻巴比伦,城郊一战,巴拉丹兵败,负伤逃往埃兰,亚述军俘敌9万余众,再次平定了东南部。萨尔贡二世作战灵活,有力地维持了帝国的鼎盛态势,有的史学家称之为“亚述的拿破仑”。

辛那赫里布镇压属地动乱与进攻埃兰的战争

萨尔贡二世死后,其子辛那赫里布即位。此时,巴拉丹率部从埃兰返回巴比伦,继续与亚述对抗。辛那赫里布遂领兵征讨,与巴比伦、埃兰联军战于两河平川之地,由于指挥得当、装备精良,亚述军大破敌军,三度征服巴比伦,俘获208000人。此后,又平定腓尼基与犹太国的叛乱,但远征埃及却劳而无功。正当他用兵西陲之际,巴比伦再度叛乱,由埃兰领导的反亚述联盟席卷东南之地。辛那赫里布见巴比伦反复无常,便几度兴兵打击,其中一战歼敌10万。至公元前689年,他终于攻陷巴比伦,将之化为废墟。辛那赫里布虽然战功卓越,但晚景凄凉,被互争王位的儿子们杀死于神庙之中。

阿萨尔哈东重新威服四邻与进攻埃及的战争

公元前680年,辛那赫里布之子阿萨尔哈东即位。由于埃及一再唆使叙利亚诸国叛乱,他相继给予沉重打击。公元前671年,他亲率大军远征埃及,攻克其国都孟菲斯,取得了“下埃及、上埃及和埃塞俄比亚王”的尊号。但两年后,埃及再次叛离,阿萨尔哈东镇压不成,病死于军旅途中。

亚述巴尼拔征埃平叛与灭亡埃兰的战争

公元前668年,亚述巴尼拔继位,承其父志,率领22个属国的军队前往埃及镇压,夺回孟菲斯,攻克上埃及首府底比斯。3年后,再次征服叛乱的埃及,并洗劫了古都底比斯。10年后,埃及再度独立,亚述巴尼拔因为正在对付东面的强敌,鞭长莫及,只得不了了之。当时,其弟萨马什苏姆肯统治巴比伦,与埃兰联合公开反叛。公元前652年,他率兵征讨巴比伦,围城达4年之久,终于攻克之。接着便攻打最后也是最顽强的敌人埃兰。埃兰国土包括伊朗高原及中亚一部分,境内多山,国力亦强,不易征服。但亚述巴尼拔至公元前639年,终于俘获其王,平定埃兰全境。

亚述人近2个世纪的南征北战战果累累,在亚述巴尼拔统治下,亚述帝国达到了其最大版图,东临伊朗高原,西抵地中海,北达高加索,南接尼罗河。

在漫长的几个世纪里,新亚述历代诸王四面出击,建立起了一个北临乌拉尔图,南达波斯湾,西抵地中海沿岸和埃及,东接伊朗,地跨西亚北非的奴隶制大帝国。然而在似乎发展到鼎盛之际却突然灰飞烟灭了,再也未能像从前那样从废墟上重新站立起来。由于亚述帝国不重视农业生产,以攻城略地、猎取战利品立国,一旦攻城不克、掠地不得,便会闹饥荒。正因为如此,亚述诸王只得不断地征服,每攻陷一城,即大肆抢劫,将一切财物,悉尽刮走;每降服一国,则迫其进贡,贡金之多,令人吃惊。为了巩固战果,亚述实行恐怖政策,动辄杀人十数万,毁城灭国。亚述王不但残杀战俘,对敌国国君与贵族的处罚也更为残忍,或用短枪刺进其眼、用绳穿透其腮,拉着示众;或生剥其皮,尔后投入火炉;或将其剁成肉块等。亚述诸王的不断征服,使帝国臻于极盛。另一方面,由于横征暴敛,手段残忍,又使被征服国难以诚服,他们随时背叛,不断消耗着亚述的国力,终于使这个庞然大物由盛转衰。

公元前633年,亚述巴尼拔死,其后诸王缺乏才干,难守父业。这时,兴起了吕底亚王国,南部的迦勒底人建立了新巴比伦王国,伊朗高原上出现了新兴的国家米底,新巴比伦王国与米底王国南北夹击,不断进攻亚述。公元前614年,联军攻陷亚述城,两年后又引水攻克其国都尼尼微。至公元前605年,扫清亚述残余势力,这个主宰西亚近300年之久的军事帝国灭亡。

日本的《三国志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