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中挖出清代诸葛武侯祠石碑,广东东莞一

当地有关文物专家介绍,民国出版的《续修南郑县志》证实当时汉中城内确建有诸葛亮庙,但记载只是片言碎语。而此次新出土的《诸葛武侯祠碑序》残碑,则完整地反映了该座诸葛亮庙的兴废变迁过程,对文物部门研究三国文化和诸葛亮提供了十分有力的实物佐证。

波斯远征希腊邦联

希波战争,指的是公元前495年至公元前449年期间,波斯帝国为扩张领土对希腊人发动的3次侵略战争。战争历时16年之久,最终希腊人顽强抵抗,打败波斯帝国,取得了希腊诸邦的独立。

公元前6世纪末,希腊诸城邦形成初期,即受到来自东方的挑战。此时的波斯,经居鲁士、大流士一世的文治武功,已成为囊括西亚、北非的大帝国,正以强劲的势头西进。公元前513年,大流士一世集中战舰两三百艘、步兵7万人,西渡博斯普鲁斯海峡,进击西徐亚人,经一年战争,占领色雷斯、黑海海峡,降服马其顿,不仅从北面直接威胁希腊诸邦,而且断绝了希腊与其供粮基地黑海沿岸一带的联系。

公元前500年,小亚细亚的米利都等希腊殖民城邦发生反抗波斯的起义,战争迅速蔓延,米利都向希腊本土求援,斯巴达拒绝予以帮助,而雅典则派出了25只战舰前往支援。波斯镇压起义后,便以雅典出兵为借口,兵伐希腊。

波斯第一、二次远征希腊

公元前492年,大流士一世命其婿玛尔多纽斯为将,统兵首征希腊。此次进军,沿色雷斯海岸水陆并进。水师行至希腊东北部的阿托斯海角时,遭风暴袭击,损失惨重,几乎全军覆灭。受此意外之灾,加之陆军不断受到色雷斯人的袭击,玛尔多纽斯只得撤兵东归。首征无功而返。

第一次远征希腊失败后,大流士积极备战,命地中海沿岸城市修造战舰,同时派员前往希腊索取表示降服的水与土。希腊北部多数城邦献了水、土,以示归顺,但雅典将其使臣抛入深渊,斯巴达则投之于井。大流士闻讯大怒,于公元前490年派兵遣将,率600艘三列桨战船,从萨摩司出发,越过爱琴海二征希腊。据统计,此次兵员约为步兵2.5万、骑兵1000人。其作战计划是攻克雅典、孤立斯巴达,进而征服全希腊。波斯军兵分两路,一路在马拉松登陆,这里地势平缓,利于骑兵行动,同时可诱雅典军北上;另一路在摧毁优卑亚岛北部的厄律特里亚、达到战略威慑的目的后,直攻雅典城东南郊的帕列隆,欲乘雅典精兵北上、城内空虚之际,与城中亲波斯的“第五纵队”里应外合,攻克雅典城。

雅典闻敌军兵临马拉松平原,一方面向斯巴达求援,同时以米太雅得为首的主战派征集了1万名铁甲长矛步兵,另加普拉提亚援军1000名,火速开往马拉松,布阵于其西部山麓,居高临下,以便于进攻和迂回。由于雅典十位将军战和不定,而波斯方面因其偷袭帕列隆的军队尚未就位,故相持8天无战事。第9日,雅典得知波军已攻陷厄律特里亚,很可能从海上直趋雅典城,始决定速战速决,以便回师守城。次日晨,雅典军发动进攻,从三面包围了波军。波军挤在一起,秩序大乱,大败溃逃,雅典军乘胜追杀至海边。波军登船逃走,被俘7只战舰。波斯军队既兵败马拉松,待要从海上进攻雅典城时,又丧失战机,只得退兵回国。马拉松一役,据希罗多德记载,波军阵亡6400人,而雅典仅战死192人。此战,是希腊人有史以来第一次凭借自己的力量击败波斯,极大地鼓舞了希腊人的士气。

大流士闻马拉松败北,十分恼怒,积极准备再战。但不久,埃及爆发了叛乱,波斯大帝大流士在镇压埃及起义的过程中去世,他的儿子薛西斯即位。执政伊始,薛西斯便在军事、政治、外交等方面显示出了卓越的能力,在短暂的休整之后,薛西斯纠集将士,准备渡赫勒思滂海峡,取道色雷斯、马其顿,通过陆上行军再次远征希腊半岛,一雪马拉松战役中的前耻。波斯此次远征投入的总兵力约为15万。

在波斯备战的10年中,希腊也积极备战。一方面,富有卓识远见的雅典将军铁米司托克列斯认识到海军的重要性,说服雅典人用银矿收入组建了一支200艘三列桨舰的舰队;另一方面,不愿臣服波斯的斯巴达、雅典等31个城邦也消除旧怨,在一致对外的基础上联合起来,于公元前481年组成了以斯巴达为首的联盟。但希腊联军在数量上仍处劣势,陆军11万、战舰400艘。由于双方均积极备战,致使波斯的第三次远征显得异常激烈和艰苦。

温泉关战役。当波斯军队水陆并进时,希腊联军开始讨论防御计划及设防于何处,设防地点的选择,既要适合寡兵易守,又要使敌方无法利用其数量与骑兵的优势,故必须是隘口和狭窄海面。基于此,希腊联军决定派陆军防守中希腊的温泉关,派海军驻守优卑亚岛北端的阿特米西海角。陆军由斯巴达国王李奥尼达率领,全军约七八千人,主力是300名斯巴达重装步兵;海军共324艘三列桨舰、9艘五十桨舰。两军相距不远,形成一道海陆防线。联军的作战计划是阻止波军从陆上南下,迫使其海军进攻,欲诱其进入阿提卡与优卑亚岛之间的欧波亚海峡,利用海面狭窄而歼灭之。波斯的计划是海陆同时进攻温泉关和欧波亚海峡北端入口处。双方海军对峙后,波斯派腓尼基舰队200艘绕过优卑亚岛,以期从该岛南端入口处进入海峡北上,南北夹击敌舰,不料行至该岛东南海面时,遭风暴袭击全沉海底。希腊方面得知敌方行动后,率先进攻。波方见敌仅乘少数战舰前来攻击,以为他们发了疯,自谓取胜如探囊取物,他们列成圆阵从四面八方包围了敌人。希腊人将舰尾聚拢、舰头指向敌舰,呈辐形列阵。激战至夜幕降临,两方始罢兵,波斯战舰被俘30艘。此后两日交兵,互有伤亡,胜负未分。

在海上大战之时,陆上战斗亦在激烈地进行。薛西斯兵抵温泉关,逞雄威4日,以期敌逃走,至第5日,见守军仍陈兵以待,始令进攻。最先进攻的是米底部队,结果死伤无计,败下阵来;另一些人继续攻击,他们人数虽多,但能战的却很少,所以大败而归;最后薛西斯令其精兵上阵,由于地窄,而且矛短,亦无法取胜。斯巴达方面,以方阵迎敌,并使用较高明的战术,其中一种是转身佯败,引敌追进,再返身掩杀,杀敌无数。次日波军进攻,也毫无进展,正值薛西斯无计可施之时,一希腊叛徒告密,为波军指点了一条隐蔽的通道,致使波军一部迂回至希腊军背后,形成前后夹击之势。当此之际,李奥尼达见难以坚守,便令联军大部撤回,自率300名斯巴达人、700名特斯皮亚人和400名底比斯人断后,展开了猛烈的反击,激战中,李奥尼达阵亡,为争夺他的尸体,双方4次攻杀。战至最后,守军全部牺牲。波军虽夺关口,伤亡却达2万之众。希腊海军惊闻温泉关失守,已无再战必要,遂回守萨拉米湾。

萨拉米海战。波斯军队占领温泉关后,立即挥师阿提卡。这时,希腊联军作了一个痛苦的决定,陆军放弃阿提卡,退至科林斯地峡筑垒防御,至于海军,斯巴达主张放弃萨拉米湾,将舰队开往科林斯地峡附近海面,以配合陆上防守。但雅典海军主将铁米司托克列斯极力主张在萨拉米决战,因为若在科林斯地峡海面决战,无异于在大海上与数量占绝对优势的敌舰作战,显然不利,而在海域狭窄的萨拉米湾,敌方将无法利用其数量优势。他最终说服了联军统帅。但当波斯陆军攻陷雅典城并向科林斯地峡进攻时,海军内部又为设防地点而争吵不休,铁米司托克列斯为迫使他们就地作战,同时为诱敌进攻,便施诈降计,给薛西斯写信,诡称联军正向伯罗奔尼撒半岛撤退,如速来攻击,就能防其后撤,并趁其内部分歧而全歼之。薛西斯中计,未听取有人建议的或围而不攻、或直攻伯罗奔尼撒半岛的良策,命舰队立即进军,派200舰迂回至萨拉米湾西端出口,防敌舰后撤,其余一字排开,断其东出之路。希腊海军突遭围困,别无选择,唯有一战。波斯海军进攻时,由于地狭船多,秩序大乱,直至希腊海军378只战舰井然开进时,仍未恢复。双方混战伊始,雅典舰坚且快,它们擦敌舰而过,先撞断其桨,使之无法操纵,尔后掉头撞击其中部,伤敌舰甚众。波斯战舰见势不妙,便向后退,而后面的船为表示勇敢,拼命向前冲,结果与逃回之舰撞在一起,乱成一团。经七八个小时的苦斗,波方败退,沿途又不断遭到伏击。薛西斯惊闻惨败,恐希腊海军乘胜东击,断其归途,遂御驾回朝,仅留玛尔多纽斯率陆军30万退守希腊北部,以期卷土重来。是役,波方损失300余舰,希腊方面仅40艘。此战是希波战争的一场决定性战役,它使波斯丧失了制海权,希腊方面转守为攻。

普拉提亚战役。公元前479年春,玛尔多纽斯诱降雅典不成,便发兵南下。雅典人又一次全部撤到萨拉米湾的船上,同时向斯巴达求援。波军重占雅典城后,再次劝降。雅典500议员中有一位表示应该投降,结果被当场砸死;妇女们也自动行动起来,砸死了其妻儿老小。决战之心虽大,但斯巴达却迟迟不发援军。雅典在积极备战的同时,派人谴责斯巴达只求自保、不顾盟邦安危,若再不发兵,雅典将与波斯联合。斯巴达受此警告,始派步兵1万人、希洛特轻装侍从队3.5万人以及盟军前往救援。玛尔多纽斯闻希腊联军将至,又见阿提卡多山,不利骑兵行动,遂火烧雅典城,兵退底比斯。希腊联军北上,至普拉提亚的阿索波司河南岸与敌隔河对阵。此时,希腊联军重装步兵为38700人,轻装步兵69500人,加上各邦侍从队,共11万人,而波斯大军30万人。以后几日,双方展开混战,玛尔多纽斯阵亡了,波斯军队顿作鸟兽散。雅典军一举击溃敌人,并乘胜反攻。经此一战,波斯30万大军,除4.3万人逃走或幸存外,余者悉被歼灭。希腊方面,阵亡约1360人。

普拉提亚战役是希腊联军在陆上取得的决定性胜利,标志着全面反攻的开始。与此同时,希腊海军在小亚细亚的米卡尔海角,全歼逃亡于此的波斯残余舰队,彻底挫其反攻能力。

公元前478年,雅典与爱琴海各岛及小亚细亚的希腊诸邦结成雅典海上同盟,此后在雅典率领下,同盟舰队逐岛反攻。公元前468年,于小亚细亚南岸的攸里梅敦河口一战,大败波斯海陆军,俘敌2000人,全歼拥有200舰的腓尼基舰队。公元前449年,再破波斯海军于塞浦路斯岛附近。

双方签订和约,波斯承认小亚细亚希腊诸邦独立,放弃对爱琴海和黑海一带的统治权。希波战争至此结束。

历时16年之久的希波战争,双方都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后,希腊人取得了战争的最后胜利。经过希波战争之后,波斯帝国便一蹶不振,宫廷阴谋与地方叛乱迭出,后在亚历山大的铁蹄下波斯帝国灭亡。

 广东东莞市横沥镇田坑村有个奇人黄吉瑞,厚厚的一本《三国演义》,经过他近十年时间的“浓缩”,变成了一本薄薄的只有四十多页的《三国战略图解》。

汉中市博物馆工作人员讲,经过考证,汉中城区诸葛庙经过太平西征军后,毁坏极为严重,清光绪年间,诸葛亮庙殿堂彻底坍塌,在得到府县官员的捐资和募化后,重修正殿6间,娘娘殿3间,添修东官厅3间,抱所房2间,同时碑文还注明修建庙宇时还亏缺的钱串数等。

第二节

记者通过田坑村委会得知黄吉瑞老人于去年已经逝世了。村委会一位退休干部告诉我们,他曾经看过黄吉瑞编绘的《三国战略图解》,里面更直观、更形象地解构三国的里里外外,是另外一本更加通俗的《三国演义》读本。

近日,汉中市博物馆在维修古汉台东大门时挖出了一块石碑,经文物专家鉴定后认为,该碑是造于清代后期的诸葛武侯祠石碑。这块石碑的发现,为研究三国文化和诸葛亮武侯祠提供了有力的实物佐证。

黄吉瑞的二儿子黄达仁夫妇介绍,父亲是个地道的“三国迷”,在读书的时候就把《三国演义》和《三国志》读得烂熟。参加工作后,黄吉瑞利用工作之余,从最初仅仅是看《三国演义》中故事情节,慢慢地开始研究和三国时期有关的历史事件,将《三国演义》中的故事与历史资料相对应,核实里面的历史内容的真实性,并收集了许多有关“三国”的史料。一本三国,他父亲已数不清看了多少遍,看得书页都变黄发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