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远征叙利亚,罗马远征高卢

第四节

   
现代企业的领导人常叹言没有好的管理书目可读,其实殊不知中国的古典着作中蕴藏了多少宝藏。拿《三国演义》来说,虽然是一部文学着作,但却蕴含了太多的管理哲学与领导艺术,其中最值得企业领导人借鉴的六大领导艺术如下:

第三节

罗马远征高卢

高卢战争指的是公元前58年~前51年罗马统帅恺撒在高卢进行的8年征战。

古代罗马人将意大利的卢比孔河和比利牛斯山以北、莱茵河以西、直至大西洋的广大地区称为高卢。其中,阿尔卑斯山以南、卢比孔河以北的波河流域地区称山南高卢。这里早已归属罗马,逐渐与意大利的其他地区同化;阿尔卑斯山以北、莱茵河以西的广大地区,包括今天的法国、比利时、卢森堡、荷兰、瑞士的一部分称为山北高卢。这里居住着自由的高卢人,其居民可分为3部分:别尔盖人、赫尔维提人和凯尔特人。各部落正由原始社会末期向阶级社会过渡,彼此之间矛盾深、战争多。高卢战争主要指恺撒对山北高卢的征服。

凯撒大帝头像

公元前58年,恺撒到高卢任总督,去时带了4个军团,以此兵力征服比意大利还要大的高卢地区是非常困难的。为此,恺撒采取以夷制夷,分化瓦解,各个击破的办法。在此之前的高卢地区,有3个主要部落一直斗争不断,他们是埃督伊人、谢克瓦尼人和阿维尔尼人。前者与罗马互为同盟,后两者倾向于莱茵河对岸的日耳曼人。公元前60年左右,日耳曼部落领袖阿里奥维斯图斯率军渡过莱茵河,并帮助谢克瓦尼人战胜了埃督伊人,于是,谢克瓦尼人不得不把自己的一部分土地让给阿里奥维斯图斯。随着日耳曼人的突入,居住在现今瑞士西部的赫尔维提人想穿过罗马在高卢的行省,寻求新的自由的土地,恺撒断然拒绝,并将人马开到行省的北疆,以阻挡赫尔维提人。赫尔维提人便选择另一条道路,穿过了谢克瓦尼人和埃督伊人的地区。恺撒获悉,留下副将拉频弩斯坐镇他筑下的防御工事,自己急忙赶往意大利,在那里征召起两个军团,又把正在阿奎来耶附近冬令营里息冬的3个军团带出来,就率领了这5个军团,拣最近便的道路,越过阿尔卑斯山,迅速赶向外高卢。恰巧埃督伊人派使者向恺撒求援,于是,罗马统帅恺撒决定向赫尔维提人开战。

赫尔维提人用连接在一起的木筏和船只横渡阿拉河,当3/4的赫尔维提人已完全渡过,还有约1/4的人留在阿拉河的这边时,恺撒率领3个军团直扑尚未渡河的那部分赫尔维提人。对方身负重荷,猝不及防,被杀掉大部分,其余的都四处逃散。不久,恺撒的骑兵与赫尔维提人的骑兵交了一次手,结果恺撒军不利。为此,恺撒命令自己的队伍暂不应战。

赫尔维提人在远离恺撒的营寨罗里的一座山下安下营寨。恺撒一面派人侦察,一面派拉频努斯占领山顶,自己则把军队带到最近的一座山上,在那儿布下战阵。赫尔维提人首先向凯撒军的后队发起进攻。恺撒立即派骑兵前去抵挡,同时,又把4个老的军团分成3列布置在半山腰里,把新从高卢征召来的2个军团和全部辅助部队安置在山顶上,再把全军的行囊集中放在一起,由处在高处的部队负责守卫。赫尔维提人带着他们自己的全部车辆向恺撒军追来,并把辎重集中在一起,驱走了恺撒派去抵挡的骑兵,迅速组成极密集的方阵,向恺撒军的前列冲过来。恺撒首先把自己的坐骑送到距离军队很远的地方,然后把其它将士的马也都这样送走,以使大家面对同样的危险,没有逃脱的希望,以最大激发军队的士气。他在鼓励了大家一番之后,立即命令投入战斗。罗马兵居高临下,掷下轻矛,很快驱散了敌人的后阵,对方散乱开来。罗马兵乘机拔出剑来,朝对方冲杀过去。许多高卢人的盾被轻矛击中,铁矛头弯了,紧拑在盾里,拔不出来,拖着盾作战很不方便。于是,高卢人索性抛掉盾牌,露着身体作战,受伤累累,支持不住,开始向一座小山逃去。罗马军紧追不舍,对方的后军部队15000人立即掉过头来攻击罗马人的侧翼,并包围了罗马侧翼军。已退上山的赫尔维提人见此情景,重新立定下来,投入战斗。战斗十分激烈地进行着,在辎重附近战斗的高卢人,把车辆排列起来当作堡垒,站在高处向进攻的罗马人投射矢石,还有的则躲在战车和四轮车之间,朝上发出梭镖和投枪。但最后罗马军仍然击败了对方。赫尔维提人不得不与罗马人结盟。

接着,恺撒准备消灭日耳曼人的势力。公元前58年夏,在罗马的影响下,各高卢部落在比布拉克铁召开代表大会。大会向恺撒请求保护他们不受日耳曼人的侵犯。日耳曼人的首领阿里奥维斯图斯拒绝执行罗马的要求,于是恺撒便向日耳曼人宣战。

日耳曼人身材魁伟、勇敢非凡、武艺也十分精熟。罗马军队中出现了惊恐的情绪,恺撒设法克服了这种情绪,使罗马人有了投入战斗的巨大热情和渴望。

起初,日耳曼人在离恺撒营地6罗里的一座山上安扎下来之后,并不急于与罗马人交战,而是阻截高卢人对恺撒的给养。恺撒积极行动,部署兵力,把自己的军队分成3列,一直向敌人的营寨推进,迫使日耳曼人把军队开出营寨来。全军四周都用自己的四轮车和辎重车团团围住,使罗马作战军队没有脱逃和幸免的希望。

恺撒的命令一下,罗马军立即向敌人猛烈进攻,而日耳曼人的推进也极为突然和迅速,使罗马人向对方投掷轻矛的机会都没有。于是,罗马士兵只得抛掉手中的矛,用剑迎战敌人。日耳曼人结成方阵,迎接罗马人的剑击。罗马士兵跳到敌人的方阵里,用手拉开盾,从上往下刺向敌人,击溃敌军阵列的左翼。右翼敌军不久也被击败,敌人开始逃跑,来到莱茵河边。一些人泅水渡河,一些人乘小船逃命,阿里奥维斯图斯也乘上一艘小船逃掉。其余的人被罗马兵追上杀死。罗马人第一次到达了莱茵河,从此,莱茵河成为罗马高卢领地的东部边界。恺撒使一些小的日耳曼部落留守在莱茵河左岸,以对抗右岸的日耳曼人。这种以夷制夷的政策,后来被罗马帝国的统治者沿用。

恺撒在公元前58年取得的胜利使他实际成为全部中央高卢的统治者。但还有一些部落仍不向凯撒屈服,别尔盖人即是其中的一个。于是恺撒在公元前57年率8个军团进攻别尔盖人。

恺撒率军渡过阿克松奈河,在此安下营寨,使营寨的一面受河流的掩护,避免后方受敌人威胁;又在河上的一座桥边布置下守卫,再派部将萨宾弩斯带6个营留守河的对岸,并建造一座有12罗尺高的壁垒和18罗尺深的壕沟防卫着的营寨。

别尔盖人在距恺撒营寨不到2罗里的地方扎营。由于别尔盖人兵多势众,而且向有骁勇善战的声誉,因此恺撒决定避免与之正面交战,只是每天以骑兵与对方发生一些摩擦,试探对方实力。之后,恺撒命人在自己扎营的山的两侧各挖一道大约为400罗步的横截的壕堑,壕堑两端都建有碉堡,把他的作战机弩炮等布置在里边,以免敌人趁机从侧面包围过来。最后,恺撒将2个军团留在营中,必要时以作援军,其余6个军团在营寨前布下阵列。

两军之间有一片不大的沼泽,双方均无涉过沼泽的打算。此时,两军的骑兵正战斗着。恺撒趁罗马骑兵占上风时,率军队返回营寨。别尔盖人急忙赶到罗马营寨后方的阿克松奈河,企图从渡口渡向对岸。恺撒获悉,急派其所有骑兵、轻装兵、射石手、弓弩手从桥上过河,赶到阿克松奈河,开始了一番激战。正在渡河的别尔盖人被杀掉大半,其余一些被矢矛击退,已渡过河的一批人被罗马骑兵围歼。别尔盖人军心大乱,开始溃退。恺撒先派骑兵骚扰对方,摸清虚实之后,命拉频努斯率3个军团攻击别尔盖人。杀死一大批人,直到日落西山方停止追击。罗马人返回营寨。

由于别尔盖人的失败,其他一些部落相继屈服于罗马。公元前57年至公元前56年冬,在当今法国的布列塔尼省和诺曼底省地区发生了起义,起义迅速蔓延到从里格尔河到莱茵河的全部沿岸地区。起义者等待布列塔尼的凯尔特人和莱茵对岸的日耳曼人帮忙。恺撒认为这正是控制这些地区的大好机会,于是决定插手。他派自己的副将拉比耶努斯率骑兵去莱茵河,以镇压别尔盖人的不满情绪并阻止日耳曼人渡河;再派3个军团去诺曼底;自己则率主力进入味内提人的地区,这里是起义的主要发源地。由于起义者拥有强大的舰队,恺撒的陆上兵力不足以对抗。于是罗马人在罗亚尔河上建造了一些小船,再加上与罗马结盟的凯尔特公社的船只,组成了一支舰队,由恺撒副将布鲁图斯率领。罗马人巧妙地将镰刀绑在长竿上,切断对方船只上的将帆桁与桅杆系在一起的绳子,使敌人的舰队不能航行,从而消灭了对方的舰队,截断了起义者来自海上的援军帮助和粮食供应,起义运动被镇压下去。

至此,全部高卢被征服,并被宣布为罗马的行省。公元前56年春,恺撒返回意大利。路卡会议决定,恺撒续任高卢总督5年。于是,恺撒重回高卢地区任职。

为了巩固自己在高卢行省取得的成果,恺撒认为,莱茵河对岸的日耳曼人和布列塔尼亚的凯尔特人是罗马新行省边界上经常的威胁。于是,在公元前56年至公元前55年的春天,日耳曼人携妻子儿女渡过莱茵河下游,以寻求居住的空地时,恺撒借谈判之机消灭了大部分日耳曼人,少数人过河之后在苏刚布利人的部落里落脚。恺撒渡过莱茵河,企图恐吓日耳曼人并阻止日耳曼人以后再犯莱茵边界。但因苏刚布利人己撤退到内地,恺撒只得在莱茵河右岸停留了18天,然后返回。

公元前55年秋天,恺撒又借口布列塔尼亚人多次帮助过高卢人而对之开战。他率领2个军团在岛上登陆,遭到当地居民的强烈反抗,而罗马舰队又受到风暴袭击,许多船被撞得粉碎,其余的一些,由于失掉了缆绳、铁锚和其他索具,也不能再用来航行。恺撒不得不回师。

公元前54年春天,恺撒再度出征。他率领800只船只组成的舰队和5个军团渡过海峡。布列塔尼人在其首领卡喜维劳恩努斯的组织下进行抵抗,但终于被击败,被迫臣服,并向罗马人交出人质,保证日后交纳贡物。公元前54年至公元前53年冬天,在别尔盖人居住的地区爆发起义,罗马的2个军团几乎被起义者全歼。恺撒闻讯,急忙赶来救援,将起义者残酷镇压下去。

公元前53年至公元前52年冬天,高卢爆发大规模起义,阿维尔尼人部落的维尔琴盖托里克斯成为反罗马派的领袖,起义者宣布维尔琴盖托里克斯为阿维尔尼人的国王和全高卢的领袖。

正在意大利的恺撒火速赶回高卢。他集中自己的队伍打击起义者。自己亲率6个军团突入阿维尔尼人的地区,并且迅速进抵其首府盖尔哥维亚附近。维尔琴盖托里克斯在城内储集了大量的粮食,又在自己的城下筑有设防营地,使恺撒围攻不成而撤退。

随后,恺撒与从塞纳河流域方面退下来的拉频努斯会师,联合向南推进,维尔琴盖托里克斯率骑兵进攻罗马军。骑兵被分成三支,两支列好阵势,摆在两侧示威,一支开始拦在头里,截阻罗马军。恺撒也将自己的骑兵分成三支,前往迎战,同时将辎重拉回到军团中间。经过一番较量,高卢骑兵被击溃。

公元前52年,在高卢中部的阿列吉亚城的附近,双方进行了一次决定性的战役。战前,罗马人在阵前挖了3道宽阔的壕沟和无数的陷阱。每条壕沟之间的距离为100公尺,中间一条灌满了水。壕沟后面耸立着壁垒,壁垒上面每隔25英尺建立一座多层楼塔,最上层可以了望,下面几层可以隐蔽很多士兵和各种投掷武器。壕沟内侧是栅栏,再后面为罗马军营。罗马人试图以此阻止高卢人。

高卢人在维尔琴盖托里克斯的指挥下,首先抢占高地,然后用泥土和树枝填满了壕沟和陷阱,迅速接近罗马人的壁垒。随后,一个大队由勇士排成龟甲阵勇猛地冲向罗马人的栅栏跟前,弓箭手和投掷手又从高地向罗马军营投射武器,很多罗马人被箭和标枪杀伤。

恺撒看见起义军快冲到栅栏时,立即命其后卫部队绕过山地,从后面迂回到高卢人的营地,焚烧其军营。起义者立即后撤,被罗马军击溃。之后,起义军退回阿列吉亚城内,开始设防营地。恺撒则令士兵筑造围墙,包围了阿列吉亚。

维尔琴盖托里克斯派自己的骑兵冲出封锁,各人都回到自己的国土,招募战士,组织粮食供应。因为在阿列吉亚有卫戌部队8万多人,加上城内公民,人数不少。而现在粮食只够30天之用的了。很快,从四面八方集合起来的高卢大军20万人来援救阿列吉亚了,高卢人在一个地方突破了罗马人的防线,但很快被拉频努斯击退。饥饿迫使高卢人投降罗马。维尔琴盖托里克斯后被处死。

到公元前51年,高卢的起义都被镇压了下去,山北高卢并入罗马版图,至此,高卢战争结束。

高卢战争中,恺撒展现了其卓越的军事天才,虽所属兵力不多,但他大量使用雇佣军,以夷制夷,因而能够打败高卢人。在整个战争中,恺撒共征服了300多个部落,占领800多座城市,和300多万人作战,其中歼灭100万人,俘获100万人,并夺得了大量的战利品,取得了重大胜利。

罗马远征高卢的胜利,为罗马共和国带来了深远的影响。大量的奴隶与财富源源流入罗马,刺激了罗马奴隶制经济的发展,丰饶的高卢地区从此归属于罗马版图,使罗马的疆土扩展到莱茵河西岸和比利牛斯山脉以东,并远至不列颠。同时,高卢战争的胜利,给恺撒带来了极高的荣誉,为他在罗马政治舞台上叱咤风云、独揽大权奠定了雄厚的基础。

    一、感情投资,长线收益

罗马远征叙利亚

叙利亚王国不断向外扩张,与埃及、马其顿发生冲突。自公元前276年至公元前195年,与埃及发生了5次争夺地中海霸权的战争,继而又与罗马争战,历史上称之为叙利亚战争。

亚历山大死后,其部将塞琉古据有巴比伦一带,其后数年又与亚历山大的另一部将安提柯争夺叙利亚,使自己的地位日益巩固,于公元前305年称王,号塞琉古一世,统治西亚和中亚广大地区,叙利亚为其统治中心,故又称叙利亚王国。叙利亚王国的统治沿袭波斯帝国的专制政体。在中央有庞大的官僚机构,地方设有25个郡,由总督管民政,将军管军事,财务官管税收。在边远地区设立要塞城市,屯兵驻守。

第二次马其顿战争期间,叙利亚国王安条克三世便乘机扩张领土,越过赫勒斯滂海峡掠取了马其顿的色雷斯地区,这与当时正向东扩张的罗马利益发生冲突。第二次马其顿战争结束之后,罗马成为希腊的主宰。罗马在希腊的所作所为很快引起希腊人的极大不满,于是,罗马同盟埃托利亚首先起来反对罗马。同时,他们又派出使节到叙利亚,劝对方出兵希腊,打败罗马人,希望叙利亚成为希腊真正的解放者。安条克三世是个很有野心的人物,他想借此机会吞并希腊,于是,他答应了希腊使者的请求,派兵对罗马作战,叙利亚战争爆发。

公元前192年春天,安条克三世率领1万名步兵、1000名骑兵、600头战象组成的大军,在色萨利东部沿海登陆。罗马方面则组织2万名步兵、2000名骑兵和15头战象来抵抗。罗马军向东行进,渡过亚得里亚海,很快进入色萨利。安条克三世见对方势力强大、来势凶猛,自己恐不是对手,连忙派人回国增调援兵。同时,他自己则率领身边的队伍抢先占据希腊中部的温泉关,企图凭借这个难以通行的峡谷阻击罗马人,并等待援军。而罗马人则趁夜间对方未注意之时,快速行进,爬过高山悬崖,找到叙利亚人的后方,突然向其进攻,把对方打得大败。安条克三世带着500骑兵,头也不回地逃跑,先到了优卑亚岛的卡尔基斯,再从那里渡海向东,逃到了小亚细亚沿岸的以弗所。叙利亚的同盟者也纷纷叛离,归顺罗马,最后只有埃托利亚仍坚持抵抗。

罗马元老院决定组织强大的海军,趁势渡过爱琴海,向小亚细亚进军。公元前190年,罗马执政官小西庇阿率领大军向叙利亚开拔。为了解除后顾之忧,罗马与中希腊的埃托利亚缔结了6个月的停战和约。当安条克三世败逃回去之后,他料定罗马会迅速来进攻叙利亚。于是,他在赫勒斯滂海峡北岸的塞斯托斯和南岸的阿比杜斯修筑了海陆防御体系,以阻止罗马人向小亚细亚进攻;同时,又在色雷斯的莱西马基亚储藏大量军需,以保障战地供给。

罗马海军于公元前190年夏天渡过爱琴海,到达开俄斯附近。司令李维命令一部分船舰留下,抓紧训练、演习并制造各种器械,另一部分船舰则随他到海峡前去迎接陆军的到来。安条克三世获悉这一情况之后,立即决定袭击留在开俄斯的那部分罗马海军,并略施一计,由叙利亚海军大将书信一封,寄至开俄斯附近的罗马军营中,谎称自己准备向罗马人投降,相约在萨摩斯附近见面。罗马人果真将舰队驶往萨摩斯,他们不知叙利亚舰队一直尾随其后,而且叙利亚陆军已抢先占领萨摩斯。因此,罗马海军一靠近相约地点,立即受到突如其来的袭击,慌忙弃船向陆上逃去。不料又碰上叙利亚步兵的刺杀,罗马人大吃苦头。只有7条有火容器设备的船舰逃跑了,因为叙利亚人害怕火,没有船敢靠近它们。其余的20艘舰船被毁被获,大部分人员被杀被俘。

罗马海军司令李维闻讯,立即回渡希腊。他将所有船只集合起来,向以弗所进发。他命令一部分士兵准备在海上与叙利亚海军决战,另一部分在敌海岸登陆,准备袭击对方的补给。9月,双方军队在以弗所的海面上相遇。此时安条克三世正驻守在莱西马基亚,他听说罗马人将一种系在长杆上的盛有火的铁容器作为武器,投掷到了叙利亚军舰上,使叙利亚人受损不小,顿感恐慌。同时,安条克三世又考虑到罗马陆军很快会到来,那时一定进攻赫勒斯滂海峡,将对他形成夹击之势。于是,安条克三世主动撤离了莱西马基亚,进入小亚细亚的腹地,在那里集结大量陆军待战。罗马趁势夺取了莱西马基亚,并获取了安条克三世原来贮存在此的大量粮食、钱财和武器,顺利渡过无人防守的赫勒斯滂海峡。

公元前190年12月底的一个早晨,两军在开俄斯以东、赫尔木斯河以南的马格里西亚平原上作战。双方迅速配置自己的队伍。安条克的军队总数为7万人,最强的是1.6万人的马其顿方阵形式排列的重装步兵,置于队伍正中,分为10队,每队1600人,前排50人,纵深32排。每队的侧面有战象22头。方阵的外表像一条城墙,而战象是城上的堡垒。再在其两侧分别配置骑兵,共1.2万人。此外,右翼还配置有轻装部队、轻装骑兵和骑兵弓箭手;左翼是同盟国和其他部落组成的混合部队和轻装骑兵。在队伍最前列安置有带镰刀的战车和骆驼,弓箭手、投石兵、标枪兵和轻盾兵紧随其后。安条克三世和他的儿子塞琉古分别指挥队伍的右翼和左翼,腓力指挥中央象队。

罗马军则兵分左中右三部分排列。左翼靠近河边,有1万人左右的罗马军团。军团兵后面是1万意大利同盟军,这两部分军队都列成三行战斗队形。再后面是帕加马同盟军和小亚细亚的3000轻步兵;右翼的兵力约3000人,由罗马、意大利和帕加马的骑兵组成;中间为轻装部队和弓箭手,战象殿其后。执政官小西庇阿、多米提乌斯和帕加马的欧米尼斯分别任中央、左翼和右翼指挥。全部兵力共3万人。

安条克三世先声夺人,他亲率叙利亚右翼骑兵向前推进,突破罗马军左翼,对方急忙调头退却,致使后面兵力混乱,跟着后撤,安条克三世追赶他们很远。与此同时,叙利亚军的左翼和中央却遭受失败。罗马右翼军在帕加马王欧米尼斯指挥下,开始出击。欧米尼斯命令投石手和弓箭手和其他轻装部队包围带有镰刀的战车,向马射击。很多马匹受伤之后,惊恐地拖着战车四处冲撞,使原先配置在战车防线后面的骆驼队伍和重铠甲骑兵相继混乱。加上大雾天气,叙利亚人不辨你我。欧米尼斯继续追击,身着重铠甲的骑兵行动缓慢,被罗马人迅速追上杀死。被配置于中央的叙利亚方阵军没有机会冲锋,也没有机会疏散他们的密集队形,四面八方受到敌人武器的攻击。他们伸长密集的长矛,向罗马人挑战,想与对方肉搏战。但罗马人只是包围着他们,并不接近他们,并不断用标枪和箭袭击他们。叙利亚人因方阵队伍密集,无法挡开和躲避罗马兵的投射器,损失惨重,不得不向后退却。但却使方阵内的战象受惊失控,乱窜乱冲,不可驾驭,践踏死不少人。加之欧米尼斯率右翼罗马军协同小西庇阿作战,方阵军迅速溃散,狼狈而逃。

安条克三世指挥叙利亚右翼穷追罗马左翼兵很远,这才发现自己远离主战场太远,于是停止前行,迅速返回。途中与罗马右翼和中央军相遇,交战一会儿之后,安条克三世率军奋力冲杀,返回主战场。眼前一片惨败景象:他的士兵、马匹、战象横七竖八躺在血泊之中,大队人马已溃散。他无力再战,慌忙逃跑,第二天退回叙利亚。

马格尼西亚一役,安条克损失5万多人,战象大部被杀,15头被捕捉;而罗马方面仅损失300多人。安条克不得不向罗马求和。双方缔结和约:叙利亚放弃在色雷斯和小亚细亚的一切领地;遣还战俘,交出所有的战象,只准保留10艘战舰,其余全部交出;赔偿巨款,交出迦太基名将汉尼拔。叙利亚全部接受。

罗马远征叙利亚的胜利,对叙利亚王国来说,是一次致命的打击,从此它退出了西亚,失去了昔日的重要地位。安条克三世在马格尼西亚战役中失败的原因主要在于:在战略上,他犯了两个致命的错误,即轻易放弃莱西马基亚及那里的粮食与武器等重要军需品;不该轻易撤掉赫勒斯滂海峡的防线,使罗马人畅通无阻地渡过海峡。在战术上,兵力部署不当,他不该把最强大的步兵方阵紧缩在中央,使之无用武之地,最后被罗马人歼灭。

长期的争霸战争消耗了叙利亚的国力。早在第一次叙利亚战争之后,帕加马便宣告独立。第二次叙利亚战争之后,大夏和安息也相继独立。马格尼西亚战役之后,叙利亚王国各地又出现了人民的反抗斗争。公元前171年,耶路撒冷人民掀起反抗斗争;公元前176年,犹太人起义,反对安条克四世宣布犹太教为非法。公元前142年,犹太宣告独立。安条克七世时再次将犹太征服,但在远征安息时全军覆没,自己则战死沙场;公元前127年,两河流域以东已不再受叙利亚王国控制。公元前2世纪中叶以后,叙利亚王国内讧不断,动荡不安,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公元前64年,罗马的庞培率大军兵临西亚,叙利亚王国灭亡,叙利亚沦为罗马的一个行省。

    《三国演义》第四十二回说道:长坂坡一役,刘备被曹操打得丢盔卸甲、仓惶逃命,连爱子阿斗也陷落敌阵。当赵子龙冒死救出阿斗来到刘备面前,把阿斗交给他时,刘备却将其丢在一旁:“为汝这孺子,几损我一员大将!”赵云忙向地下抱起阿斗,泣拜曰:“云虽肝脑涂地,不能报也!”

   
这个刘备摔子的故事可谓妇孺皆知。无独有偶。曹操也有一个类似的故事,不过这个故事不像刘备摔子般为人熟知。

   
《三国演义》第十六回说道:张绣降而复反,曹操幸亏典韦死拒寨门,才得以保全性命,其长子曹昂、爱侄曹安民也死于乱军之中。脱险后,曹操设祭祭奠典韦,“哭而奠之”,并对诸军将士说,“吾折长子、爱侄,俱无深痛;独号泣典韦也”,结果,“众皆感叹主公之爱士,过于亲子”。

   
刘备的这一做法,令赵云马上“向地下抱起阿斗,泣拜”,并且让赵云感到在刘备的心目中,他的位置比阿斗更重要,从而令赵云一生对刘备忠心耿耿,包打天下。

   
曹操的这一做法,令他的众手下“皆感叹主公之爱士,过于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