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帝国的对外扩张与远征,拜占庭远征波斯

第三节

    三国故事,历史悠久,脍炙人口,是古人智慧和血汗的结晶,曾多次被搬上戏剧和影视舞台。今年暑期档推出的电影《赤壁》又一次将我带回了三国的情境中,虽然只有上半部分,但我还是有一种一睹为快的冲动。

第二节

阿拉伯帝国的对外扩张与远征

阿拉伯对外扩张战争,是指公元7~8世纪,阿拉伯帝国哈里发国家为了扩大其统治范围,以“传播伊斯兰教”和“展开反对异教徒的圣战”为借口,强行吞并亚洲、北非和西南欧大片领土的行动。四大哈里发国家时期,阿拉伯人以疾风扫落叶之势,征服了西亚,席卷了埃及。倭马亚王朝时期,阿拉伯统治者继续攻城略地,扩张领土,终于建立了一个横跨亚、非、欧三洲的大帝国。

从6世纪起,阿拉伯西部成了拜占庭帝国和波斯帝国争夺的对象。长期战争使阿拉伯西南部遭到严重的破坏。到7世纪,阿拉伯地区,土地荒芜,到处是一片荆棘瓦砾,城市一片萧条,商业急剧衰落,南北货运锐减。公元610年,麦加城古莱西部落中商人穆罕默德创立伊斯兰教。伊斯兰教的兴起对结束阿拉伯民族分裂状态、建立统一国家起到了重要作用。在穆罕默德的宣传下,城市居民、农民和手工业者,很快接受了伊斯兰教,并在麦地那建立了神权国家。后来,穆罕默德利用穆斯林教徒和麦地那的武装力量,征服了阿拉伯半岛的许多地区,到632年穆罕默德逝世时,整个半岛已经大体统一。团结、统一的阿拉伯国家,在伊斯兰教团结对敌、进行“圣战”旗帜的指引下,迅速走向对外远征扩张的道路。

7世纪初,拜占庭帝国和波斯帝国因彼此间长期战争以及外敌入侵、国内人民反抗斗争,已是精疲力竭,国力十分虚弱。这便给阿拉伯建立统一国家和成功进行对外扩张战争,提供了极其有利的客观条件。穆罕默德死后,艾卜`伯克尔继任,改称“哈里发”。艾卜`伯克尔经过征战,统一了全阿拉伯。于是,趁着拜占庭帝国和波斯两大强国两败俱伤的有利时机,拉开了对外领土扩张的序幕。

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德去世后,其继承者艾卜`伯克尔继续执行其对外军事扩张的“伊斯兰远征”计划。在平定了内部叛乱后,于公元633年秋,组织3支阿拉伯军队,每支7500人,从阿拉伯半岛出发,经叙利亚沙漠侵入巴勒斯坦和叙利亚。此时,拜占庭和波斯帝国因长期战争两败俱伤,无力抵抗阿拉伯人的进攻。

636年,阿拉伯军队由瓦立德率领又向伊拉克、叙利亚进发,首先攻克加萨尼王朝首都巴士拉,尔后占领外约旦的斐哈勒,并乘胜直趋大马士革,围城6个月攻陷该城。此时,拜占庭帝国调兵5万人,解救大马士革。瓦立德被迫放弃大马士革,撤至约旦河东支流雅穆克河畔,以2.5万人采取以逸待劳的战术,打败了拜占庭军队,重新收复大马士革,占领了整个叙利亚。

阿拉伯军队的接连胜利,迫使被围困两年的耶路撒冷于638年自动请降归顺。在进军叙利亚的同时,阿拉伯军队还向伊朗和埃及发动了进攻。633年,阿拉伯军队占领了伊拉克南部的希拉后,开始进军伊朗,伊朗军队用战象作为突击力量,大败阿拉伯军队,曾一度使阿拉伯人深感恐惧。637年6月1日,阿拉伯军队在获得增援后取得卡季西亚会战胜利,轻取波斯帝国首府泰西丰,缴获大量战利品和珍宝。

随后,又攻占摩苏尔和讷哈范德两城,将伊朗并入阿拉伯帝国的版图。639年底,阿拉伯军队对埃及实施突袭成功,一举攻克皮卢希恩,640年,又在开罗大败拜占庭军队。尔后迅速前推,于642年9月占领亚历山大里亚,进至昔兰尼加,从此,拜占庭帝国失去了埃及。

643年阿拉伯军队攻占利比亚,647年又侵入拜占庭帝国在北非的领地突尼斯、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等地。为了进一步控制地中海,阿拉伯征集小亚细亚沿岸居民,建立了一支强大的海军,并迅速占领了地中海几个有战略意义的岛屿。到7世纪50年代,阿拉伯军队向西进占了北非部分省份,向东已逼近印度边境,向北突进至亚美尼亚以北,控制了拜占庭帝国在近东的大部分领土,形成了一个横跨欧、亚、非的新帝国。

659年,由于阿拉伯贵族内讧,阿拉伯军队暂时停止了进一步扩张。661年,倭马亚王朝以叙利亚为基地建立起伊斯兰教阿拉伯帝国的第一个王朝。在平定内乱后,阿拉伯人又重新组织对拜占庭帝国发起新的进攻。阿拉伯军队首先以拜占庭帝国沿海城市为进攻目标,派舰队渡过爱琴海,穿越达达尼尔海峡,进入马尔马拉海,在基齐库斯城建立军事基地。673~677年,阿拉伯舰队连续在每年夏季进攻君士坦丁堡。由于拜占庭军队每次都做好充分准备,精心布置防卫,并采用一种叫“希腊火”的液体燃烧剂,有效地粉碎了阿拉伯舰队的进攻,保卫了君士坦丁堡。

677年6月,阿拉伯舰队被迫撤离君士坦丁堡,在途经小亚细亚南岸海面时,遭到风暴袭击和希腊舰队阻截,几乎全军覆没。陆军在小亚细亚也遭到惨败。678年,阿拉伯帝国和拜占庭帝国再度签订和约,阿拉伯国家被迫向拜占庭纳贡。

在北非,阿拉伯军队却进展顺利。697~698年,夺取迦太基,从而结束了拜占庭对北非的统治。709年,阿拉伯军队进抵大西洋沿岸。711年春,一支由300名阿拉伯人和7000名信奉伊斯兰教的柏柏尔人组成的部队进入比利牛斯半岛,趁西哥特王国发生内讧,社会和宗教矛盾重重之机,占领了半岛大部分地区,建立起阿拉伯人的统治。732年10月4日,阿拉伯军队在普瓦提埃与法兰克人交战,结果阿拉伯军队战败。由于比利牛斯半岛人民的顽强抵抗,驻西班牙的阿拉伯军队内部各部族发生矛盾,阿拉伯军队于8世纪中叶被迫退出高卢,停止了向欧洲的进军。

705~715年,阿拉伯军队侵入中亚细亚的费尔干纳、喀布尔地区。为了占领这些地区,阿拉伯军队与突厥族游牧部落及中国人进行了交战。712年,阿拉伯军队进入印度,这支军队虽不足6000人,但装备精良,有可拆卸后用骆驼运载的掷石器和攻城器等。阿拉伯军队连续击败印度人后,将印度河谷并入阿拉伯帝国。

717年,阿拉伯军队分水陆两路再次对拜占庭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发动进攻。陆路以骑兵和骆驼兵为主,号称12万阿拉伯大军,越过小亚细亚,从阿拜多斯城跨越达达尼尔海峡,进入欧洲大陆,包围色雷斯;水路1800艘战舰从叙利亚和埃及港口出发,直驱博斯普鲁斯海峡,同时20艘各载100名重装士兵的大型战船紧随其后,准备登陆作战。拜占庭军队采用诱敌深入,聚而歼之的策略,拆除设在进港海口的防卫铁链,任阿拉伯舰队驶进港湾。然后,出其不意地发出火箭、火船和火矛,投射“希腊火”。阿拉伯舰队在突然袭击下大乱,在熊熊烈火中几乎全军覆灭。陆路一支因阿拉伯士兵不耐严寒,且供应不足,加之时疫流行,战斗力锐减,被拜占庭收买的保加利亚人乘机进攻,重创阿拉伯军队。另两支运送武器、士兵和粮食的阿拉伯舰队也被击溃。至此,围攻君士坦丁堡长达1年零1个月的阿拉伯军队,以失败而告终。

君士坦丁堡会战之后,拜占庭开始向小亚细亚和叙利亚展开全面进攻,整个战局发生了根本转折,拜占庭转为战略进攻,阿拉伯转为战略防御。746年,在塞浦路斯附近的大海战中,拜占庭击溃了拥有1000多艘战舰的阿拉伯舰队,夺回了塞浦路斯。8世纪后半期,拜占庭在小亚细亚屡获胜利,把阿拉伯人赶到小亚细亚东部,重振了“帝国”的声威。750年,阿拉伯帝国内部矛盾激化,阿拔斯王朝取代了倭马亚王朝的统治,迁都巴格达。

此后,拜占庭与阿拉伯争夺的重点主要在小亚细亚和上美索不达米亚、黑海沿岸及地中海东部和意大利等地,虽然战事连绵不断,但规模不大。

阿拉伯帝国的兴起以及对外的远征扩张,加速了阿拉伯社会封建化的进程,建立了以哈里发国为首的、神权专制的封建中央集权制国家。由于阿拉伯的征战,阿拉伯的宗教,用以维持统治和剥削劳动人民的阿拉伯人宗教,即伊斯兰教,在各个被征服国家得到了传播。阿拉伯军所到之处,掠夺金、银、绸缎等大量财物、马匹和牲畜,使千百万人流离失所,沦为奴隶,他们对待被征服的民族非常残酷,被征服的人民在之后进行了长达1个世纪的艰苦卓绝的解放斗争,才相继结束了阿拉伯的统治。

阿拉伯帝国的对外的远征,丰富和发展了骑兵战术,这是阿拉伯大军对外侵略之所以能够取得胜利的主要因素。阿拉伯军队基本上由骑兵组成,部队具有高度的快速性和机动性,从而能够广泛地应用突然性的原则。战斗队形的编成受拜占庭和伊朗的影响,沿正面和纵深分成前卫、中军、右翼、左翼和后卫几个组成部分。两翼侧用骑兵掩护。通常配有强大的预备队。战术上主要用骑兵连续实施攻击求疲惫战场上的敌人。出现取胜希望时,即将主力投入战斗,追击敌人时迅猛异常,紧追不舍。

    

拜占庭远征波斯

拜占庭与波斯的战争,是双方为争夺东西方商路和小亚细亚霸权,继古罗马对波斯300多年征战之后,拜占庭帝国对萨珊波斯进行的一次长达100年的征战。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几乎同萨珊波斯共始终,它是古代西方势力同东方势力千余年冲突的一个缩影。连年的战争使萨珊波斯也遭到惨败,拜占庭帝国也日趋衰落,不久便在阿拉伯帝国的铁蹄下灭亡。

早在古罗马时期,古罗马与波斯之间围绕美索不达米亚和亚美尼亚等地的归属问题就时有战事。4世纪,罗马帝国皇帝把基督教定为国教,并自诩为基督教的保护人,而萨珊波斯王朝则加强祆教的统治和对“异教”的迫害。从此,两国之间的争斗带上了宗教色彩。6世纪初,两国在领土问题上的矛盾更趋激化,边境冲突不断。527年,拜占庭皇帝君士坦丁一世去世,其外甥查士丁尼继位,为恢复昔日罗马帝国的版图,他对内厉行改革,加强中央集权,对外积极向东、西两个方向举兵扩张。在东方查士丁尼任命贝利萨留为统帅,向东方的波斯开战,长达100多年的征战拉开了序幕。

战争初期,拜占庭军屡屡失利。530年,波斯军乘胜集中4万精兵向美索不达米亚重镇德拉挺进。拜占庭帝国大将军贝利萨留仅有训练很差的罗马兵和雇佣兵2.5万人御敌。然而,他发挥其卓越的指挥才能,在平坦开阔的德拉城外挖掘一条“丁”字形战壕,将骑兵隐蔽其中,当拜占庭军阵地受到强大压力而处于不利地位时,埋伏的骑兵突然冲出战壕,一举挫败波斯军队的进攻。

531年,双方转战叙利亚,互有胜负。查士丁尼一世为从日耳曼人国家手中夺回原属西罗马帝国的西欧、北非疆土,暂时缓和与波斯的矛盾,于532年不惜重金同波斯王库斯鲁一世缔结永久和约,随后挥师西进,占领原属西罗马的大片领上。拜占庭在西方的胜利进军,引起波斯人不安。540年,波斯撕毁“永久和平”协议,在叙利亚重启战端,攻取了拜占庭的东方重镇安条克,进抵地中海东岸,同时向北侵入亚美尼亚和伊比利亚,并企图攻占黑海沿岸的拉济卡,遭到拉济人的顽强抗击。查士丁尼一世被迫将贝利萨留调回东方战场。

542年,由于鼠疫在埃及、叙利亚、巴勒斯坦流行,双方战斗力均遭破坏。545年,两国议定休战条约,拜占庭以3000磅黄金的贡赋换取东南部边境的安宁。4年后,围绕拉济卡地区的归属问题,战事又起。562年,双方签订50年和约。拜占庭为确保拉济卡这一通往东方的商路,忍辱向波斯交纳年贡3万金币。

查士丁二世、提比略二世和莫里斯时期

这一时期,双方争夺的重点是战略要地亚美尼亚。查士丁尼一世死后,查士丁二世、提比略二世及莫里斯先后为帝。他们奉行的政策大体相同,即在西方取守势,把进攻矛头转向东方的波斯。

572年,查士丁二世为缓和财政危机,取消了对波斯的年贡,并把亚美尼亚当作补充兵员的主要基地,同时采用各种外交手段拉拢波斯周围的西突厥可汗、波斯统治下的亚美尼亚人和伊比利亚人,与他们结盟共同对抗波斯。同年,查士丁二世之侄查士丁尼攻占德温。

573年,波斯人攻占德拉要塞。此后,战事长期处于胶着状态,直到莫里斯时期才有转机。589年,波斯国内发生叛乱,库斯鲁二世被废黜。拜占庭于是乘机插手干涉,于590至591年大举进攻波斯,帮助库斯鲁复位,借机收回被波斯占领的德拉和亚美尼亚大部,稳定了东方边境。

公元7世纪初,拜占庭帝国内大乱,君王莫里斯在一次叛乱中被处死。波斯王库斯鲁二世借口为莫里斯复仇为名,于606年举兵西征,攻占德拉等地。610年拜占庭希拉克略即位后,波斯军继续在小亚细亚和叙利亚推进,先后夺取安条克、埃梅萨、凯撒里亚、大马士革等地。614年,波斯军围攻耶路撒冷,用移动木塔作掩护,以攻城锤击毁城墙,进城后烧杀抢掠,把基督徒奉为神灵的“圣十字架”和当地居民掠往首都泰西封。此后几年,波斯军征服埃及,并进抵与君士坦丁堡隔海相望的卡尔西登。为拯救拜占庭帝国于危难,希拉克略进行国内改革,做好了各种东征波斯的准备。

621年,希拉克略与北部边疆劲敌阿瓦尔人暂时议和,随后率军奔赴波斯战场,于622年一举攻取小亚细亚,同时运用外交手段与高加索人和哈扎尔人结盟,从波斯北疆南高加索向波斯腹地进击。627年,希拉克略率军在通向波斯首都泰西封的门户尼微古城旧址重创波斯军队,并乘胜于628年兵临泰西封。

波斯王室被迫缔结城下之盟,交还小亚细亚的全部领地和“圣十字架”。直到630年,拜占庭皇帝希拉克略带兵击败波斯军并在其国内造成政变以后,波斯人才撤出他们夺占的广大领土。长达一个世纪的拜占庭—波斯战争至此结束。

罗马和波斯战争历经400年,双方交战数百次,战争结果虽然波斯失败,但在这场两败俱伤的拉锯战中,对双方都有重大影响,为新兴阿拉伯人的扩张创造了机会。拜占庭帝国作为罗马帝国的延续,虽然已开始衰落,但仍有相当强大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实力。波斯虽是一个处于上升阶段的国家,但经济和军事实力不能与拜占庭帝国相抗衡,加上长达几个世纪的征战耗尽了国家的财政和经济潜力,因而在最后一战中遭到失败。罗马和波斯的战争,严重消耗了交战双方的力量,拜占庭帝国的军事力量由此大大削弱,后来竟无力抵御蛮族和阿拉伯人的入侵,为它的最终衰亡埋下了隐患。波斯经此长期战争更是元气大伤,大厦根基动摇,于651年,萨珊波斯被阿拉伯帝国灭亡。

    赤壁之战是《三国演义》中经典的以寡敌众、以少胜多的战役。电影《赤壁》故事就是以此展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