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高窟危在旦夕,再探武则天墓神秘圆环之谜

图片 3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专家已经将这块此马赛克图案的玻璃制品恢复原状

航拍照片显示神秘圆环

莫高窟属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俗称千佛洞,坐落在河西走廊西端的敦煌,以精美的壁画和塑像闻名于世

以色列文物管理局的有关人员宣布,当地专家已经将一块此前出土的马赛克图案的玻璃制品恢复原状,这件文物已经拥有1400年左右的悠久历史。

考古人员日前对乾陵遗址调查时,意外发现陵区南部存在十余处神秘巨型圆环状遗迹,其中最大一处的直径约达110米。这一前所未有的发现为原本充满神秘的乾陵更增添了几分神秘。

当您阅读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国第六大沙漠库姆塔格沙漠正在以每年1到4米的速度逼近敦煌。倘若现在还不加大生态环境治理的力度,半个世纪以后,您将再也无法看到举世闻名的莫高窟、鸣沙山、月牙泉……

据美国媒体报道,以色列文物管理局表示,他们确信这件文物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从它的保存质量可以断定其制造时间,从精湛的雕刻工艺又能看出其与基督教的渊源。

埋葬着中国惟一女皇武则天与唐高宗的乾陵,因其宏大的建筑格局以及难以估量的地下遗存而举世瞩目。西安文物保护修复中心与乾陵博物馆组成的调查组日前通过航拍照片,

因为,届时敦煌将成为第二个楼兰。楼兰古城是丝绸之路上的另一个站点,比敦煌更靠西,约在1600年前被沙漠吞噬。

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约瑟夫教授表示:“这是绝无仅有的,它是件艺术珍品。”他认为,这个马赛克玻璃板因为正面朝下所以其表面的绿色、蓝色以及金色光泽被保存了下来,并没有遭到严重破坏。

发现了许多巨型圆环,而最先引起调查组注意的是其中一处直径最大的圆环。

月牙泉萎缩敲响敦煌生态警钟

这件文物是2005年在位于地中海沿岸的凯撒里亚被发现的,该地区以拥有丰富的古罗马、古拜占庭时期以及十字军时期的遗迹而闻名于世。考古学家们在挖掘一座宫殿的过程中,在地板下面发现了这块雕刻有马赛克花纹的玻璃板。

西安文物保护修复中心秦建明研究员告诉记者,“从原始航拍图片可以看到这处若隐若现的圆环影像,起初我们以为这只是虚幻的光晕现象,但仔细分析,结果却大出所料。”秦研究员指着经西北工业大学计算机信息工程系图像专家特效处理后的图片介绍,这一圆环直径约110米,环宽约为3米左右,处在较为平坦的耕地中,呈淡淡的暗色调,与周围田野的色调明显有别。除西南部约1/4不清楚外,圆环的其余部位十分规整,只是在一处道路经过处出现断缺,通过与早期的航空图片比较,专家基本确定圆环应是历史遗迹。

从敦煌市区出发,驱车向南5公里,“沙水共生、山泉共处”的“沙漠奇观”月牙泉便映入眼帘。

约瑟夫教授表示,在冒着很大的风险把玻璃板从地板上拆除后,如何保存这件文物就是更大的难题,因为这所建于公元6世纪晚期或公元7世纪早期的宫殿已经被尘埃与废墟覆盖,清除玻璃板表面的灰尘与附着物也不是件容易事。

历史上乾陵拥有至少30平方公里的广袤土地。在远离梁山主峰之南的3~5公里处,大片的农田和一些沟壑间隐藏着这些神秘遗迹,这一地区依然属于乾陵的范围。“调查组在现场地表几乎看不出任何痕迹,但是通过地层校正,发现圆环确为遗迹。之后,我们对这批航拍图片进行大面积搜索,又发现了与大圆环类似的总计十余处小环。”秦研究员介绍,发现的这些小环直径多在30~40米左右,错落分布在东西长4公里,南北宽约2公里的地带,分布状况目前看来并不规律。其中的一些圆环已经有所残缺,据推测还应有类似遗迹,但可能因自然侵蚀和平整土地等活动导致已然消失。

2000多年的沧桑巨变,漫漫黄沙淹没了多少个像楼兰一样的古城,却从未侵袭过这潭清泉。然而,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这潭清泉的水位逐年下降,最大水深已由1960年的7.5米下降到目前的1.1米。

有专家表示,目前还不能断定这座宫殿的主人及起源,不过可以确定其居住者是基督教徒,此外这件出土的马赛克玻璃板的用途也无从得知。

这些圆环究竟是什么?设置在当地有何用途?与乾陵有着怎样的联系?专家查阅了大量资料,却尚未找到这些圆环的相关线索。秦建明研究员认为,根据多年考古经验判断,这些圆环有可能是人工掘出的壕沟,由于年代久远,这些圆环被深埋于地下成为潜沟。

传说中,美丽的月牙泉中曾生长着铁背鱼和七星草,服用七星草能催生治病,吃了铁背鱼能长生不老。它们与鸣沙山上的五色沙合称为“月牙泉三宝”,可如今再也寻不见铁背鱼和七星草的踪影了。

古人设置圆环的目的究竟何在,是出于迷信的厌胜术,还是法象天上的星宿?是一种地域的划分,还是军事防御的环壕?现在这些都暂时无法确定。

严冬时节,美丽的月牙泉已经上冻,月牙泉水位下降应急治理工程仍在紧张施工当中。“总投资4100万元修建的4个渗水场将在今年5月完工。”鸣沙山月牙泉风景名胜区管理处主任马生凯说,届时月牙泉水位有望得到稳定并逐步提升。

目前,这些圆环中的大圆环因拥有着特殊的“圆心”成为专家为破解圆环之谜而确立的研究重心。据乾陵博物馆樊英峰馆长介绍:图片中显示大圆环的圆心其实是已发掘的唐朝燕国公李瑾行的墓葬,系乾陵陪葬墓之一。圆环是否属这座乾陵陪葬墓的建筑遗迹目前还不好说,因为自新
石器时代起,乾陵所在地便一直有人类活动,
秦始皇曾在此建梁山宫,唐安史之乱之后,一度又为叛军所占据。但如果确定该圆环与李墓有关,则应当属于乾陵的遗址。

“这只是一个应急工程,月牙泉的水位下降,是整个敦煌盆地地下水下降的一个缩影,只有敦煌地下水位回升了,月牙泉才不会干涸。”马生凯说。

这一新的发现,证明乾陵地区可能蕴藏有更多不为人知的历史遗迹。截至目前,考古人员正在对这些圆环深入调查。

近几年来,敦煌市每年向月牙泉人工注入地表水1000万立方米,才保住了月牙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