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的故事,云长有必要

说说对于东吴问题上关羽的骄傲。

第1任 美国国父——乔治·华盛顿

1732年2月22日上午10时,在北美洲弗吉尼亚华盛顿家的老屋里,诞生了一个男性婴儿,他就是乔治·华盛顿。
当时谁也未曾预料到,就是这样一个普通小孩,43年之后竟成为了北美13州独立战争联军总司令,53年之后又成为了美利坚合众国的首位总统。
在这里有必要提一下华盛顿的家世,这样更有利于理解华盛顿这位“美国之父”与英国的关系。华盛顿家族曾经是英格兰非常显赫的家族,可惜到了17世纪,华盛顿家族开始没落。
1656年,华盛顿曾祖父坐船来到北美洲的弗吉尼亚。当时的北美洲,还是英、法、西班牙等国的殖民地,而其中的弗吉尼亚等13个州被英国控制。本来华盛顿的曾祖父希望运一船烟草就走,但回程时他的船沉没了,他也被迫留了下来。这样一来,华盛顿一家就开始在北美洲定居,后来他们家有了自己的种植园。
后人们对华盛顿童年的故事知道得并不多,后人广为流传的一件事是“樱桃树事件”。据说,一天华盛顿在花园玩耍时,打算试一下手中的斧头是否很锋利。于是,华盛顿随意选中一棵树使劲挥动斧头。很快,碗口大小的一棵树就被砍断了。
如果是一棵普通的树还好说,但华盛顿砍的这棵树偏偏是父亲十分喜爱的一棵樱桃树。这一下,华盛顿闯祸了。
后来,父亲果然十分生气,要追查这棵树到底是谁砍的。正当大家都胆战心惊的时候,华盛顿主动出来承认:“这棵樱桃树是我用斧头砍倒的。我做错了,我不能撒谎,请您不要责骂别人!”
看到华盛顿如此诚实,父亲不仅没有生气,反而高兴地说:“啊,你砍倒了我喜爱的樱桃树固然是不对的,但你已经百倍偿还我了。因为你的诚实和勇敢,比一棵樱桃树更为宝贵。”
这个故事既赞扬华盛顿从小就有不会撒谎的诚实本性,又可以作为后人教育小孩的经典故事,所以被人广为传颂。然而,据后来历史学家考证,华盛顿的这个故事可能是出自后人的杜撰。
虽然华盛顿童年的故事后人难以知道,但他成长的大致轨迹,后人还是可以大致了解的。因为华盛顿成长的轨迹,受到了两件事的影响。
第一件事是父母的婚姻。华盛顿的父亲是在死了第一个妻子之后,才娶了华盛顿的母亲,当时华盛顿的父亲大概比华盛顿的母亲大了15岁。
按照华盛顿家的传统,孩子到了一定的年龄就会被送到英国去读书。因为母亲比较年轻,华盛顿又是她的长子,她不希望华盛顿离开自己,华盛顿父亲也不想违背比自己小15岁的妻子的意见。这样一来,华盛顿就没有去英国读书,而是在弗吉尼亚接受了一些不正规的教育,以至于后人连华盛顿的老师是谁都不知道。
对华盛顿影响比较大的第二件事是,大概在他11岁的时候,华盛顿的父亲去世了。“长兄如父”这个词在美国也适用,父亲去世后,华盛顿同父异母的哥哥劳伦斯成为了对华盛顿影响最大的人。
劳伦斯曾经在英国读书,回到北美洲后成为了一名英国海军军官,在英西战争中表现非常英勇。后来父亲突然去世,劳伦斯继承了父亲的遗产,成为了一名种植园主。
早在劳伦斯在海军服役时,华盛顿听到了哥哥的英勇事迹后,就开始表现出了对海军的强烈兴趣。劳伦斯成为种植园主后,他很快发现了华盛顿的这个爱好,就决定安排华盛顿去英国海军军官学校学习。
华盛顿对哥哥的这个安排非常满意,他立即回去劝说母亲同意这个安排。华盛顿母亲是个极其刚愎自用的人,尽管华盛顿列举出了为国效力等大道理,但母亲还是极力反对华盛顿离开。就这样,华盛顿非常不情愿地放弃了去海军军官学校学习的计划。

从六盘鏖兵到阵斩王双,在蜀汉后期将领里,不能不欣赏魏延的勇猛善战,且魏能够善待卒伍,深得军心,在蜀国他完全称得上一个出色的军事家。

某以为关羽对东吴问题上有一半是和刘备唱双簧。就像要和马超比武,也是一样,因为关羽的骄傲天下闻名,这样干让人觉得自然,如果赵云这样干,就露出”上头授意”的马脚来了。记得有一段刘备同意孙权到荆州接收几个郡县,结果关羽给一个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采取强硬态度,结果东吴也没办法,刘备则表示要慢慢劝说自己的二弟——这不是双簧是什么?

但他也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一直没有大局观。这一点从他的死可以看得出来。在时人眼里杨仪魏延属于一个类型,就是“牧竖小人”。在蜀国他要是和杨仪相争,众人的支持度恐怕不相上下。但他在蜀军退兵的时候发动对杨仪的攻击,一下把自己推上了绝路。当时蜀国上下,最普遍的心情就是失去丞相的哀痛和国家存亡的危机感。这个敏感时刻,驱使部下为个人目的对蜀汉自己的军队发动进攻,无论是谁,都必然把自己放到了蜀国军心民心的反面。魏延的武勇是胜过杨仪的,他的迅速失败和蜀国众臣对杨,魏二者的态度,都说明了魏延的不智。如果魏延是一个有大局观的将领,他一定不会选择这个时机和杨仪兵戎相见。他完全可以等待一个更好的时机,——诸葛亮安排蒋琬作政治继承人,以杨仪之野心,其回到蜀国后的命运几乎已经呼之欲出了。而从军事上,姜维的根底又远不是魏延的对手。他只要做赫鲁晓夫,将来开个大会声讨孔明当年对他的“迫害”都不是不可能。

当时的政治局面,让步只能是中央政府,也就是刘备和孙权之间的让步,如果关羽在荆州自己就退让,那就谈不上守土有责了。所谓远交近攻,刘备集团对东吴也一样,成都和建业大搞亲善,江陵和陆口就只能是剑拔弩张。关羽总是摆出一副傲慢的态度,其实是警告东吴:我这儿是硬骨头,没有好牙口不要来啃。以便收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事实上,东吴在没有把握的时候,还真不敢对夺取荆州进行太多的尝试。在大多数时候起到了安定蜀国东方的作用。

这也说明了诸葛亮对扬仪和魏延定位的正确。这两个人都是优秀的战地指挥官,退军的成功几乎必须仰赖其一。同时都难以和同僚较好的合作,不过杨仪会遵照诸葛亮的调度撤军,而如果遗命给魏延,他一定会抗命继续和魏国交战。由于蜀军长期以诸葛亮为核心,在这个时候和魏军决战,某以为战略上是相当愚蠢的行为。所以诸葛亮明智的选择杨仪指挥这次行动,杨也确实不辱使命。从魏延的观点看,至少,可以他还不懂得军心向背的重要性。和“攻心为上”相比,其短视也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