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富有的种植园主,司马懿其人

最近翻《三国志》,偶然翻到《诸葛亮传》后的引注,说吴国大鸿胪张俨认为司马懿的才能远低于诸葛亮。因为司马懿有十倍于蜀国的土地,据牢城,拥精锐,却不思上进,只求以雄厚之兵力保全自己,所以尽管诸葛亮的兵力甚少,又屡屡粮尽,但司马懿总是无法击破诸葛亮。为什么我对这个说法感到有兴趣呢?因为这个人的身份——吴国的大鸿胪——既与蜀国无关,又与魏晋无染,他说的话应是没有偏袒的。

如果仅仅是个种植园主,华盛顿后来也不可能成为美国首位总统。华盛顿的成功来自他的军事功勋,而华盛顿军事生涯的起点,也和他的哥哥劳伦斯有关。
劳伦斯去世的时候,不仅留给了华盛顿弗农庄园,还有俄亥俄公司的股权,更有一个民团少校副官的职务。
刚开始,华盛顿虽然有了少校职务,但却没有实权。恰好在这个时候,弗吉尼亚当局决定扩大民团,把弗吉尼亚划分成4个地区,每个区都设立一名民团副官。
这无疑是个非常好的机会,华盛顿立即给总督罗伯特·丁威迪写信,希望能够担任这个职务。总督很快批准了华盛顿的申请,并任命华盛顿为弗吉尼亚北峡民团少校副官。1753年2月,华盛顿正式宣誓就职。
华盛顿有了军职之后,他面临的问题就是参加英法战争。在北美洲的冲突中,法国人得到当地原住民的支持,他们联合起来,试图阻止英国人继续向西扩张在美洲的殖民地,并阻挡殖民地内的英国军队。
在这种情况下,弗吉尼亚总督罗伯特·丁威迪命令担任少校的华盛顿,向法国指挥官递交了最后通牒书,要求法国人离开英国的势力范围。
后来,尽管法国方面拒绝了丁威迪的通牒。但华盛顿将这件事的整个过程透露给当地的报纸,他也因此成为传奇人物。
在民团做了一段时间的少校副官后,随着英法矛盾的日益尖锐化,总督丁威迪感到只有民团似乎不能更好地对付法国,于是他重新组建一支部队。这对华盛顿来说,无疑是个升迁的好机会。他一方面毛遂自荐,一方面疏通各种关系。最后,这支部队成立了,华盛顿成为了这支部队的副指挥,军衔是中校。
看到法国人不愿意从英国领土内撤离,1754年丁威迪派遣刚升迁中校的华盛顿率领弗吉尼亚第一军团,前往俄亥俄谷地攻击法国人。
华盛顿率领军队伏击了一队由法裔加拿大人组成的侦查队,经过短暂的战斗后,华盛顿和他的印第安人盟友击败了敌人,并杀掉了法国指挥官于蒙维尔。
和华盛顿后来取得的那些辉煌战绩相比,这场总兵力不超过100人的13分钟战斗简直不值一提。但出乎意料的是,这场战役竟然产生了世界级轰动效应,当时的欧洲和北美的许多报纸,都纷纷在显着位置报道这场战役。
新闻界甚至认为,这一战很可能成为英法两霸全面大战的序幕。而华盛顿这个小小的民团中校,一时间成了报刊热点,声名鹊起。
在这次胜仗之后,华盛顿开始驻守奈塞斯蒂要塞。这一次,华盛顿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因为他将在这里遭遇一次非常严重的惨败。
一方面是法国军队数量众多,又有一部分印第安人和法军一同作战,另一方面英军上层在指挥方面也出现了一些问题。
当时近一千名法军把华盛顿防守的要塞围得水泄不通。华盛顿率领全体三百多名官兵,与法军对峙。当时又遇到大雨,要塞内尽成泽国。战斗进行到当天傍晚,华盛顿率领的英军减员已达三分之一。
处于进攻方的法军处境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没有工事掩护,法军死伤人员更多。但法军人数和补给远远超过英军,所以法军虽然死伤更多,但实力还是远远超过英军。
因为不愿再打这样的消耗战,法军命人在前线喊话,要求英军投降。起初华盛顿拒绝了这个要求,但看到士兵伤亡惨重,军事补给也跟不上,最后华盛顿被迫答应投降。
华盛顿拱手交出了他防守的要塞,整个地区的控制权也暂时落在了法军的手里,这一战也就是后人所熟知的“困苦堡之役”。
“困苦堡之役”的失败,从反面给华盛顿上了极其重要的一课,使他学会了正确对待挫折。后来,在独立战争初期屡战屡败的困境中,华盛顿也能毫不灰心失望,屡败屡战,直至革命胜利。
就在困苦堡之役结束的当年年底,华盛顿辞去了军中的职务。华盛顿这次辞职并不是因为困苦堡之役的战败,而是因为华盛顿不满意英国政府新实施的一项政策:“英王及英王在北美的总司令所委任的军官,其地位应在殖民地总督所委任的军官之上。地方部队的军官在和英王委任的军官一起共事时,不以军阶论高低。”
英国政府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消除北美地区正规军与地方部队之间,在指挥权上的矛盾。但这个做法无疑客观上对北美当地军官构成了歧视,其中也包括华盛顿。
于是,华盛顿一怒之下辞去军职,返回了弗农山庄,过起了一段隐居生活。

在当时来看,母亲阻止华盛顿去读海军军官学校,是阻止了华盛顿的进步。但从长远来看,母亲的这个做法无疑是帮助了华盛顿。试想,如果华盛顿真的读了海军军官学校,毕业以后,他也就顺理成章地会成为英国海军。
当时英国海军战事不断,华盛顿可能还没有等到美国独立战争爆发,就已经提前牺牲了。即使侥幸活了下来,并成为英军军官,这个时候他自然成为英国殖民统治的捍卫者,也就不可能成为北美大陆军总司令,更不可能成为美国“国父”。
可能是母亲管束太严,也可能是性格不合,1747年15岁的华盛顿正式离开母亲的家,搬到弗农山庄与同父异母的哥哥劳伦斯一同居住。
华盛顿并没有接受太多正儿八经的教育,失去这次去读海军军官学校的机会之后,华盛顿不知道下一步自己该去干什么了。正当他有些迷茫和懊恼的时候,一个新的工作机会出现了,那就是土地测量员。
后人可能难以理解土地测量员到底是个什么工作,其实这是一项非常辛苦的工作,华盛顿能够获得这个工作,也和他的哥哥劳伦斯有关。
劳伦斯的岳父威廉是个名门望族,威廉的堂兄托马斯是个勋爵。当时英国查理二世授予了托马斯一大片领土,这些领土一部分已经是勘探过的,但还有一部分只是法律上得到承认,实际上从来没有去勘察测量,而且一部分还被当地农民“占为己有”。
托马斯要经营这片土地,就必须先对这片土地进行测量,认真丈量土地面积、察看地势高低、注明土质特点。这个时候,劳伦斯的岳父想到了没有工作的华盛顿,并让华盛顿来做堂兄土地的测量员。
当时的北美洲非常广阔,人烟稀少,要测量这些土地需要翻山越岭,环境险恶,而且“占地”农民又非常野蛮凶悍,带着弓箭的印第安人也会在这里时常出没。所以,当时华盛顿得到的这个土地测量员工作,无疑是既艰苦又危险。
当然,马斯勋爵家的土地再多,但数量毕竟有限,大约进行了一个月的测量,托马斯家的土地就测量完了。
因为华盛顿工作出色,不久之后,他被正式任命为政府认可的测量员。这是华盛顿第一次有了公职,从此,华盛顿算是有了固定的职业和比较丰厚的经济来源。这一年,华盛顿17岁。
在此后的两三年时间里,年轻的华盛顿常常深入到深山老林里,经风沐雨,并需要和当地的农民打交道。
这段辛苦的经历,不仅磨炼了华盛顿的坚强意志,也让华盛顿获得了一笔不菲的收入。到他19岁的时候,他已经用做土地测量员的收入,买下了1000多亩肥沃的耕地。
当然,后来华盛顿能够成为大种植园主,其土地并非只是来自当土地测量员时的收入所购,还包括了其他几个来源。
第一部分是来自父亲的遗产,当然这个数量不是很多。
第二部分来自他的哥哥劳伦斯。华盛顿和劳伦斯的关系很好,在做土地测量员的时候,华盛顿经常抽空去看劳伦斯。当得知劳伦斯患上肺结核之后,华盛顿陪同劳伦斯一起去西印度群岛疗养。没有想到,劳伦斯的病没有治好,华盛顿却染上了严重的天花,并险些丧命。
哥哥劳伦斯去世之后,华盛顿继承了劳伦斯的弗农庄园。这个庄园对华盛顿影响很大,在他以后的人生道路上,每当遇到失意、挫折,或者无事可做的时候,他常常都把弗农庄园作为自己的避风港。
华盛顿的另一个土地来源和他的婚姻有关。1759年,华盛顿和一个种植园主的女儿玛莎结婚。但华盛顿的这份土地来源,并非来自玛莎的父亲,而是来自玛莎的前夫。
玛莎在18岁的时候,嫁给了一个拥有1.7万英亩土地的种植园主。在生下四个孩子之后,玛莎的丈夫去世了。丈夫没有立遗嘱,玛莎也就拥有了那一万多英亩的土地。
因为拥有如此庞大的土地,玛莎一下子成为了当时弗吉尼亚最富有、最理想的结婚对象。华盛顿两次造访了玛莎的庄园,终于娶回了这个富有的寡妇,他也因此获得了一大片土地。

我查了《晋书》,知道了司马懿重汉轻曹魏,曹操请他出山,曾因为曹操对皇帝的霸道而推脱有病,后来被曹操逼出了草舍,当了一个谋臣。正因为有“前科”,所以曹操和曹丕并不怎么信任司马懿。但是曹睿却对他信任有加,并委以重兵。我想诸葛亮后来为什么明知进兵无法取胜但仍呆着不走,可能就是想让手握重兵的司马懿谋反,以创造《隆中对》中的“天下有变”的事态。诸葛亮去世后,西方较安定了,但此时诸葛亮梦寐以求的“有变”在酝酿中。曹氏猜忌司马氏,处处盯防,处处暗算。司马懿不甘坐以待毙,也处处算计,这也许就是后来诛曹爽事件的起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