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证明中国人民是南海诸岛的真正主人,中蒙联合考古翻开草原丝路文化交流新篇章

图片 1

盖房时在老宅下面挖出一座石狮,并以1.1万元的价格出售。因该石狮的年代为明末清初属三级文物,挖狮人和收狮人,是否构成犯罪?近日,舒城县人民检察院经研讨,认为两人的行为构成倒卖文物罪,鉴于挖狮人为初犯,作相对不起诉;对收狮人作存疑不起诉。

图片 1

新华社记者郑闯

45岁的汤某家住舒城县杭埠镇,汤某现所住房子,原有一座牌坊。
2015年12月5日下午,汤某在盖房挖墙脚时,挖出了一座石狮。后汤某与肥西县三河镇的一家古玩店老板刘某取得联系,以1.1万元的价格将石狮卖给了刘某。汤某挖出石狮出售,被群众匿名举报至舒城县公安局。案发后,公安机关将石狮追回。经安徽省文物鉴定站鉴定,石狮的年代为明末清初,系三级文物。今年1月,舒城县公安局以倒卖文物罪对汤某、刘某立案侦查。

图一水下沉船遗址发掘现场。图二发现的古钱币

夏季的漠北草原,天微亮,中蒙联合考古队员们已全部起床,赶在太阳暴晒前开始一天的工作。

今年3月,该案移送舒城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6月21日,舒城县检察院公诉科邀请县公安局侦查人员、犯罪嫌疑人等对该案进行公开审查。案件承办检察官认为,从现有的证据来看,汤某应知道该石狮是文物仍予以售卖,其行为符合倒卖文物罪的犯罪构成,但鉴于其系初犯、偶犯且主观恶性不深,同时石狮也被追回,依法拟作相对不起诉处理;古玩店刘某辩解为收藏而购买,且侦查机关未找到相关的收买人,因此没有证据证明其收买是为了出卖,依法对刘某作存疑不起诉处理较为妥当。公开审查结束后,两名犯罪嫌疑人对检察院的处理意见均无异议。案件提交到检察委员会讨论决定,最终,该院检委会作出上述决定。

20世纪以来,中国考古学家多次对西沙、南沙群岛进行考察,在岛上发现了大量的遗迹和遗物,充分证明了历代中国人民在南海诸岛上长期生产、生活,中国人民才是南海诸岛真正的主人。

从2005年开始,中国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与蒙古国游牧文化研究国际学院、蒙古国国家博物馆等机构联合在蒙古国开展古代游牧民族考古调查、发掘与研究工作。

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南海诸岛上的古物陆续被发现。二战结束后,随着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从日本侵略者手中回到祖国的怀抱,中国政府和考古工作者加大对南海诸岛的考古科研力度,发现了大量古代人民在此生产、生活的痕迹,其中既包括从秦汉时期一直到近代的铜钱货币,也有中国人民在岛上生产居住的遗物和遗迹。

“苦”中考“古”

考察过程中,在西沙群岛甘泉岛发现了唐、宋时期的居住遗址,出土了50多件日常生活用的陶瓷器,以及铁刀、铁凿等生产工具,并收集到炊具铁锅残片、宋代泥质灰褐陶擂体残片和宋、明代钱币等遗物。在西沙群岛的永兴岛、全富岛、北岛等多个岛礁上出土了明、清时期的中国瓷器。在西沙群岛的琛航岛、北岛等岛礁发现了中国先民自明代以来留下的祭祀遗存,包括土地庙、兄弟庙、娘娘庙、“石庙”等13座小庙。

考古是一个艰苦的行业,而游牧民族考古是苦中更苦。在广袤的蒙古国中北部,考古发掘工地大多远离人烟,工作和生活条件极为不便。

在南沙群岛太平岛上发现明末至清中叶时期中国先民在岛上生活的遗迹,包括瓷器、铁钉、打火石、动物遗骸,以及清代船家墓碑等遗迹。在郑和群礁发现有秦汉六朝时期的陶片和五铢钱、唐代钱币、宋元时期福建民窑仿龙泉窑产品、明清时期广东民窑产品等,还发现清代船家留下的墓碑、神庙、水井等遗迹。在道明礁发现有六朝时期陶片,大宗明代景德镇窑系青花瓷。在永登暗沙发现有唐代四系陶罐,在福禄暗沙发现有宋代钱币,以及清代青花瓷器。在大现暗沙发现宋元青瓷器和明清青花瓷。在皇路礁发现有“熙宁重宝”钱币和闽粤地区民窑青花瓷器。在南通暗礁发现有宋元青瓷和明清青花瓷。

联合考古队野外作业的时间集中在夏季,但即使是这个一年中最舒适的季节,当地的自然条件也很恶劣,狂风沙尘、突降冰雹、瓢泼大雨、蝗虫遍地,都是考古队员会遇到的情况。

南海诸岛的考古发现表明,最晚至唐代,中国人民已经在南海诸岛有关岛礁定居,留下了瓷器、铁刀、铁凿等生活用品以及鸟骨、螺壳等生活遗弃物。当时中国渔民的航行、生产范围更是遍布南沙群岛海域。进入宋代,南海成为重要的中外贸易通道,进入繁盛时期。从中国沿海福建、广东等地起航的船队,满载瓷器等中国产品和中国货币,驶经南海海域,从事远洋贸易。明清时期,南海海域还呈现出繁荣的捕捞景象,福建、广东、海南岛以及居住在南海诸岛上的渔民,在这里从事捕鱼、养殖等生产活动。西沙、南沙群岛的许多岛礁上留存着中国人民的居所、水井、庙宇、墓葬等遗迹。

图拉河流域的蚊子很厉害,为了对付蚊子,考古队员们就地取材,用马粪烟熏。常常可以见到考古队驻地和工地旁烟雾袅袅。即便如此,队员们还是被叮得“遍体鳞伤”。

大量的考古证据表明,中国人民最先来到南海和南海诸岛,他们在这里劳动、商贸和生活,历经千年,延绵不断。这充分说明,中国人民是南海诸岛的真正主人。

中方执行领队萨仁毕力格博士说:“这些都丝毫阻挡不了队员们的考古热情,一旦有重要发现,我们就会伏在地上聚精会神地清理,蚊蝇的肆虐早被抛诸脑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