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原文意思赏析,原文及赏析

火焰的顶端落日的脚下

露堤平,烟墅杳。乱碧萋萋,雨后江天晓。独有庾郎年最少。窣地春袍,嫩色宜相照。

野凫眠岸有闲意,老树着花无丑枝。

黄昏,既漫长又短暂。正是因为如此,诗人才感受到精神上的痛苦和寂寥。“落日殷红”,生命的血液向外倾洒,最后留下的只有诗人的痛苦挣扎。黄昏,是痛苦与绝望的发源地,也是痛苦与绝望的终结地。过去在转瞬间成为历史,不再提起锈迹斑斑的历史,是一种无奈的解脱,诗人对过去的失望和绝望使这种解脱更显沉重和无奈。秋日,赋予黄昏以成熟与华美。然而,秋日最终都会随着时间而渐趋衰老,直至灭亡。成熟与华美,在世间只能作短暂的停留。黄昏灯盏的燃起,必将带来漫长黑夜的恐惧,高蹈独立或特立独行的人必将深陷于黑夜,直至被吞没。而海子却在这种情况下去寻找一种寄托,这就注定了希望的渺茫。

注释

⑴东溪:即宛溪,在作者家乡安徽宣城。溪发源于天目山,至城东北与句溪合,宛、句两水,合称“双溪”。溪中多石,水波翻涌,奇变可玩。

没有谁来应允我

朝代:宋代

创作背景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鉴赏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百姓一万倍痛感黑夜的来临

译文

“野凫眠岸有闲意,老树着花无丑枝。短短蒲茸齐似剪,平平沙石净于筛”,四句具体描绘东溪风光。坐临孤屿,诗人看到的是野鸭眠岸,老树着花,短短蒲茸和平平沙石,平平常常的野鸭在岸边栖息,诗人竟看到了其中的闲意,不是“闲人”哪有此境界?这正是推己及物,物我两忘。又看到老树着花,盘枝错节,人老心红,焕发了诗人的青春气息。“无丑枝”新颖俏皮,恬淡悠然的心绪又一次得到深化。再看那“齐似剪”的蒲茸,“净于筛”的沙石更觉赏心悦目,心灵也得到了净化。

《秋日黄昏》——海子

芳草把路边一个又一个的长亭连接起来,使得远道凄迷。那萋萋的芳草,仿佛是在埋怨宦游的王孙公子已经忘记了归期。眼看梨花落尽,春天马上又要过去了。日光渐暗,暮霭沉沉,那翠绿的春草也似乎变得苍老了。

⑶蒲茸:初生的菖蒲。

日落大地 大火熊熊 燃红地平线滚滚而来

⑺长亭:古路旁亭舍,常用作饯别处。《白孔六帖》卷九有“十里一长亭,五里一短亭”。《一切经音义》有“汉家因秦十里一亭。亭,留也”。

“行到东溪看水时,坐临孤屿发船迟”,诗人专门乘舟到东溪去看水,一是说明东溪水好,再就是诗人自己“爱闲”’整天挣扎在名利场中的过客是无暇欣赏山水的;第二句写到了东溪,登山孤屿,被眼前的美景所陶醉,不由地流连忘返。“发船迟”正见此意。

赏析:

⑵墅:田庐、圃墅。杳:幽暗,深远,看不到踪影。

赏析

唯黄昏华美而无上

词的下片转而抒写宦游少年春尽思归的情怀。过片二句化用李白《菩萨蛮》词末二句“何处是归程?长亭连短亭”之意。接下来两句,词人流露出对宦海浮沉的厌倦,用自怨自艾的语调表达了强烈的归思。“落尽梨花春又了”,化用李贺《河南府试十二月乐词·三月》诗句:“曲水飘香去不归,梨花落尽成秋苑。”以自然界春色的匆匆归去,暗示自己仕途上的春天正消逝。结拍两句渲染了残春的迟暮景象。

行到东溪看水时,坐临孤屿发船迟。

万寿无疆或早夭襁褓

堤坝上的绿草含水带露,远处的房屋在如烟春色的掩映下若隐若现。雨后天色变晴,江水开阔,到处都是萋萋的芳草。离乡宦游的才子年少成名,他穿上及地的青色章服,衣服颜色与嫩绿的草色互相映衬,十分相宜。

情虽不厌住不得,薄暮归来车马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