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十四数据库,陕西凤翔秦雍城城址东区考古调查

图片 1

图片 1

 

 

   
整个城址区约11平方公里,今年目标任务选择于整个范围约三分之一的东区进行,这里也是既往工作薄弱区域,首度工作取得了多项重要收获。   

    2012年6月1日下午,来自加拿大西门•菲莎大学(Simon Fraser University,
SFU)考古系黛博拉•梅里特博士(Deborah C. Merrett,
PhD)在考古所多媒体会议室为所内外学者和学生做了“易洛魁人丧葬习俗 -
Moatfield遗址人骨坑研究”的学术报告。
   
报告由科技考古中心主任袁靖研究员主持,他介绍了西门•菲莎大学考古系和黛博拉博士的情况。
   
黛博拉博士主要研究古病理学、牙齿显微结构研究以及儿童个体性别年龄鉴定方法等方面。目前主要的工作是通过对牙齿显微结构的分析,儿童个体生长发育情况以及健康状况的研究来考察农业起源对人类健康的影响。
   
Moatfield遗址是加拿大易洛魁人的遗址,位于加拿大安大略省大多伦多地区,是最近几十年第一个得到加拿大原住民允许发掘的遗址,1997年9月至12月进行发掘,遗址距今约700年。据某些法国传教士的记载,加拿大易洛魁人是采集狩猎、但又相对定居、从事刀耕火种式玉米种植的人群,他们每隔25-30年就会整体搬迁到其他地点定居,同时也有把过去25-30年内在原地点死亡的人的骨骸挖出并带到新地点重新集中安葬的习俗。Moatfield遗址就有一个这样二次葬的人骨坑。

    城址东区遗存点数大幅增加 
该区域内既往调查工作仅获得极少有关东城墙及南城墙东部夯土结构以及城内遗迹的点状信息,通过此次考古调查,其数量由早先6处增至32处,而且对遗迹点的属性判断较为清晰。不仅如此,不同属性遗迹点所形成面状组合如聚落结构,点线组合如城墙、古河道与古道路等。

 

 

   
该人骨坑共有14层,至少包含87个个体,多为成年人,只有6例婴儿,与其他易洛魁人遗址的人口结构相似。碳十三分析显示,人骨坑骨骼以C4类为主,可能说明玉米在当时已经进入到安大略省南部地区。古病理学研究显示,该批骨骼上有明显的骨折愈合痕迹、头骨穿孔现象、骨髓炎、上颌窦炎、口腔疾病、疑似结核病、疑似脑膜炎以及多发性骨髓瘤和筛状眶病变等现象,这些病变与法国传教士所描绘的易洛魁人的生活习惯和风俗有很多一致的地方。
   
考古学家利用人类学家提供的成果使用三维技术研究了人骨坑内各骨骼的分布状况,认为该遗址可能不存在传教士记录的人骨坑有专门人员负责有意扰乱人骨分布的情况。该遗址的发掘成果是考古学家和生物考古学家共同合作的结果,也为多学科合作奠定了基础。
   
报告后,很多学者和学生就报告内容和自己关心的问题与黛博拉博士进行了热烈和充分的交流。袁靖主任进行总结发言,并表示今后将定期举办各种学术交流活动。

    城址东南角瓦窑头大型宫室建筑的发现 
该建筑残长186米,系组合式结构,显现“五门”、“五院”、“前朝后寝”的格局,既与上世纪八十年代在雍城城址中区马家庄发现的朝寝建筑外形相似,但结构复杂,又与岐山凤雏村宗庙遗址四合院式的组合相类同。根据文献记载及参阅相关研究,这组建筑由外及里可释为五门、五院。有屏、门房、厢房、前殿、大殿、寝殿、回廊、偏厢房、阶、碑、阙等建筑单元。从所处区域地层堆积及采集建筑板瓦、筒瓦判断,该组遗址应早于马家庄朝寝建筑,而晚于岐山凤雏村西周宗庙建筑遗址的年代,属雍城早期宫室建筑。这一发现初步显现出秦早期传承周制,为寝庙合一模式,后来发展成庙、寝分开且平行,再演变到后来咸阳时期为突出天子之威,朝寝于国都中心,而将宗庙置于南郊的情形。这一发现为探讨秦国城市最高礼制建筑的渊源、传承与发展脉络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

 
调查单位:陕西省考古研究院    宝鸡市考古研究所    领队:田亚岐   

    城址以内考古调查也关乎对外廓城探索
秦雍城有无外廓城一直是对其整体布局探讨的重要目标之一。外廓城有两种概念,一是大城中的小城,即目前遗址城址之内的宫区找内城墙;二是大城之外的小城,诸如此前发现的城西塔凌建筑遗址、“年宫”、“橐泉宫”建筑遗址,它们是否具有外廓城性质则值得进一步探索。